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0 2023年1月29日 星期日

三年防疫成本高昂 中国地方政府财政吃紧


中国湖北武汉居民排队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检测。(2021年8月5日)

尽管中国已放弃新冠清零政策,但三年来大规模防疫累积的经济成本动摇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基础。专家表示,财政负担将影响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并拖累中国的经济复苏步伐。

在中国中央政府于3月召开全国性立法会议前,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近日陆续公布了2023年的政策目标和预算计划,这些政府文件凸显出地方政府在过去几年维持新冠清零政策的巨大经济压力。

三年防疫成本高昂

据中国媒体财新报道,广东省各级财政在过去三年累计投入1467.93亿元用于疫情防控。这三年里每年的疫情相关支出都比前一年增加约50%,这个数字在去年达到711.39亿元的最高值。广东是中国经济总量最高的省份。

中国其他主要省市也面临新冠疫情支出的大幅度攀升。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中国首都北京去年在新冠防控上的支出近300亿元,比2020年增长140%;福建省在去年将130.4亿元用于新冠防治,同比增长56%。

近三年来,中国地方政府在执行中央政府严格的新冠清零政策方面首当其冲。他们不得不支付大规模、常态化的新冠核算测试费用,还要负责强制隔离和其他疫情相关的花费。

然而,相比于支出上涨,地方政府面临收入急剧收缩的问题。疫情导致经济增长乏力,房地产行业陷入危机致使土地销售收入急剧下降,一些地方还给企业减税以帮助他们应对经济放缓。

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克雷格·辛格尔顿(Craig Singleton)认为,维持新冠清零政策的高额成本给中国经济带来了破坏,使中国的公共财政陷入混乱。

辛格尔顿告诉美国之音:“飙升的地方债务对中国经济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并增加了地方政府违约的风险。这些债务挤压了政府刺激增长、稳定就业和扩大公共服务的能力。”

发债刺激经济

中国官方在防疫政策放开后重新聚焦经济增长,地方政府正通过发放债券的方式为经济刺激政策寻求更多资金支持,这可能导致地方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增长3%,低于政府5.5%的目标。中国官方寄希望今年经济能够迎来反弹,一些专家预计,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将设定在5%左右。

伦敦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中国经济研究员谢娜·岳(Sheana Yue)认为,重新开放还不足以支撑经济复苏,中国将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支持增长。

谢娜·岳告诉美国之音:“官员们可能会依靠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的旧增长模式来支撑经济。已经有迹象表明,今年的财政政策将更具支持性。”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报道称,中国当局正在讨论最高3.8万亿元的地方政府特别债券配额。为了稳增长,目前已有十八个地方政府表示,会在今年第一季度发行累计超过一万亿元的新债券。

经济学家警告称,中国地方政府面临的偿债负担大,债务可持续性不断下降。

中国人民大学财税研究所近日发布报告警告称,去年中国各省份债务规模增速明显超过GDP增速和财政收入增速;疫情后新增专项债发行规模达到3万亿元,去年更首次超过4万亿元。

薄弱的地方财政正在拖累中国整体财政状况。中国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前11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超过收入4万多亿元。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同比下降23.8%,而卫生健康支出同比增长15.3%。

彭博社的报道指出,中国官方考虑将今年的赤字目标定为占GDP的3%左右,这将高于去年2.8%的目标,但小于2020年的3.6%。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近日预测称,2023年中国经济增长将上升至4%,但代价是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更加紧张。

穆迪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地方经济在2023年面临负面的信用状况,土地销售收入依然疲软,财政赤字持续高企,直接债务和或有负债不断上升。”

财政恶化或引发社会后果

地方政府财政状况恶化不仅将损害经济增长,还可能会进一步影响社会稳定。

近日,中国医保局因价格原因未能将被视为新冠特效药的Paxlovid纳入医保,引发大批中国民众的质疑,一些居民批评三年的新冠清零政策导致财政亏空。

三一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文贯中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当时坚持要搞核酸检测,抗原,后来又要建方舱,强制隔离,有些小区要封锁,里面的人要积极转移,这都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所以就把这个资金耗尽了”

由于资金紧张,一些地方政府推迟了或暂停向新冠测试商和其他服务商付款,欠薪事件已经导致社会抗议冲突。

美国之音本月报道称,重庆的新冠抗原试剂制造商中元汇吉药厂传出多达2万名临时工在厂内示威抗议,要求返还积欠的工资,引发了大规模流血冲突。

另有报道称,广州市以财政紧张为由计划缩减退休人员的医保待遇,导致大量退休人员前往人社局示威表达不满。

地方政府将在未来几个月支付更多的到期债务,这预示着更多的财政痛苦。路透社报道称,许多地方政府已经采取了减薪、裁员、降低补贴,甚至施加不成比例的高额罚款来解决资金短缺问题。

仲量联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庞溟(Bruce Pang)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寻求以渐进和审慎的步伐实现宏观经济政策正常化,他们将需要继续抗击不断上升的债务和资产泡沫,以确保疫情后经济在没有过热和金融风险的情况下实现自我持续的复苏。”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