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24年3月4日 星期一

澳前总理双双出书谈中国,专家: 澳中关系难修补 关键在中国


澳大利亚和中国国旗在天安门前飘扬。(资料照片)
澳大利亚和中国国旗在天安门前飘扬。(资料照片)

两位前澳大利亚总理今年各自出版了新书,他们在对中问题的切入点上有所差异。专家指出,两本书的共同点是反对中国在地区造成的威胁,并认为澳中关系短期内不会改善。

共同点:反对中国造成的区域威胁

两位前澳大利亚总理在今年各自出版了新书,虽然所设定的读者对象与目的不同,但是在中国问题上有些共鸣。澳大利亚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9月5日对于两本新书中论及中国的内容做了简略的分析,指出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在他的新书《平衡之道》中认为,澳大利亚可以实现在主要盟友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平衡,而陆克文(Kevin Rudd)在他的著书《可避免的战争》则认为,美国不该低估中国在两岸统一问题的决心与能力,这样才能避免与中国发生战争并发生灾难性的结局。

资料照: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
资料照: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

属于自由党的霍华德是澳大利亚任期第二长的总理(1996-2007),他在任内保持对华友好政策,但也加强对台关系。他的新书《平衡之道》包括对一系列国内和外交政策问题的观察,是以其从政的时间和长期担任总理期间的角度思考,对象是澳大利亚民众。他认为,平衡之道是澳大利亚立国并保卫其未来的主轴。

资料照: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
资料照: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

属于工党的陆克文(Kevin Rudd)曾经两度担任澳洲总理(2007-2010、2013年6月至9月),能说流利汉语,他在任时与中国领导高层建立起既好的关系,但因为中国逮捕澳大利亚人的间谍案等事件,澳中关系在他第一任执政后期走下坡。陆克文今年在美国发布了他的新书《可避免的战争》,内容聚焦于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矛盾冲突。他认为,在美国与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之间的灾难性冲突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战争”,惟有“可控的战略竞争”才能实现美中力量平衡。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表示,霍华德在任内曾经完成多项内政改革,在外交层面比较没有显著的个人色彩,而继任的陆克文在澳大利亚的中国政策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对于美中关系的分析十分犀利。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学教授萨尔瓦托·巴博斯

巴博斯认为,关于这两本书的中国问题分析,在定义对中政策的重点方面有所不同,在执行面上是有共同点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陆克文希望澳大利亚在面对中国崛起的事实上有更佳积极地对应政策,而霍华德对于澳大利亚在区域内扮演的角色并未抱持过高的愿景,差距是,陆克文希望澳大利亚更积极进取地制定中国政策,霍华德则认为应该低调一些,与其试图改变中国在世界上愈来愈重要的角色,西方民主国家应该共同努力控制中国崛起对其他国家造成的伤害。”

巴博斯指出,即使切入点不同,双方的观点所指向的政策,都是反对中国对于非其主权所及地区的威胁。

任职于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钟锦江博士
任职于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钟锦江博士

任职于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钟锦江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霍华德在总理任期内,澳中关系很好,他认为澳大利亚可以低调保持美中之间的平衡是很自然的,而陆克文执政时,澳中关系开始下滑,直至现在中国对澳大利亚更加不友善,并造成印太区域的严重威胁,民主国家就应该共同面对。

他说:“在陆克文当政时,中共本来期待这位研究中国出身的澳大利亚总理会让澳中更好,结果恰恰是由于陆克文对于中共有着比一般西方国家更深的理解,在其执政后期澳中关系相当差。我认为,澳大利亚确实应该积极与价值观相同的国家,以及英美等同文同种的国家建立联盟,例如AUKUS(澳英美军事合作伙伴)、四方安全对话(Quad)形成亚洲的北约,以共同抵抗中共势力的向外扩张。”

钟锦江认为,民主国家往往透过机制来实现目标,中共则是透过诈骗达到目的,陆克文所主张的“可控的战略竞争”恐怕不易实现。

中国或因内政问题持续攻击澳大利亚

霍华德在他的新书中预测,澳中之间的恶劣关系将持续下去,因为北京觉得“攻击澳大利亚是安全的”,而中国不敢对美国这么做。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学教授巴博斯表示,工党政府政府逐渐了解,中国对澳州的态度其实与堪培拉无关,而是取决于中国内部的政治需求,习近平政权必须继续攻击澳大利亚以符合内部需求。

他说:“如果澳大利亚发现中国对澳大利亚更加不友善,那通常是因为习近平政权觉得应该对整个区域抱持更有侵略性的政策,并非针对澳大利亚,因为澳大利亚在中国的外交政策中根本就不重要。除了俄罗斯之外,中国几乎对所有亚洲区域国家都造成威胁了,而这是因为中国的外交政策已经成为中国政治的重要议题,习近平在国内经济面临困境时就要使用外交来转移焦点。”

巴博斯指出,澳大利亚工党政府5月底上台之后,确实有意修补澳中关系,在修辞上避开让中国感到敏感的话题,例如台海问题。大约一个月后,澳大利亚发现问题并不出在外交,而是中国内部政策,中国的侵略性态度不会因为澳大利亚的转变而有所减弱,工党政府与中国的蜜月期就结束了。

任职于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钟锦江博士认为,近年来中国在区域咄咄逼人的态势直接威胁到澳大利亚的和平与安全,使得“对中强硬”成为澳大利亚工党与执政的自由党的共识。

他说:“澳大利亚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贸易都是通过海上航运实现的,所以海上的自由航行对澳大利亚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中共在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已经直接影响到我们(澳大利亚)的自由航行,尤其是前一段时间,中共有意在南太平洋岛国建立军事基地一事,激怒了澳大利亚。当时在野的工党认为,执政的自由党在这件事情上处理失职,对自由党多有批评,所以在南太平洋岛国外交上,工党的抗中立场恐怕只会比自由党更强硬。”

台海战争可能性低 但会发生局部冲突

对于台海战争爆发的可能性,霍华德较为乐观。他认为,与台湾开战会招致美国干预,使中国付出过高的代价,因此中国只会加大对台施压,但不敢入侵台湾,局部性的冲突更有可能发生。陆克文则表示,台湾冲突将很快演变成一场灾难性的全面战争,而不会是有限的冲突。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学教授巴博斯同意霍华德的看法。他认为,台海不会真正发生战争,但是会发生类似飞机被击落等局部冲突。

他说:“中国与台湾不会有任何一方发动象目前俄罗斯与乌克兰一样的全面性战争。如果发动台海战争,将重挫中国的经济。另一方面,即使中国夺取了金门与马祖,台湾会对中国宣战吗? 我想不会,台湾会抗议,民主国家会对中国有所制裁,但两岸的经贸往来还是会持续,还是有上百万的台湾人在中国工作。”

巴博斯表示,预料今后会更常发生中国飞弹通过台湾领空、两岸任何一方飞机或无人机被击落等突发冲突,但引发全面性战争对任何一方的损失都太高了,几乎不可能发生。

任职于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钟锦江博士认为,自从AUKUS成立以后,澳大利亚在自由地区担任抗中的任务更大,台海问题会直接影响澳中关系。由于中国对台湾的施压与日俱增,也使澳大利亚更加担忧台海局势。

他说:“如果单以中国与台湾对比,中国的武力确实太强了,但是台海的安全与和平保障取决于美国和自由世界介入台海问题的程度。我觉得,今年中国应该得到警示的就是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一事,在短期内,俄乌战争的结局将影响台海局势。这次美国和西方国家基本上一致支持乌克兰反侵略战争,因此如果台海发生战争,我们对于美国和自由世界为保卫台湾不惜倾力参战这一点愈来愈有信心。”

钟锦江表示,毕竟战争是比实力,如果澳大利亚、美国等自由世界盟友能明确表示抵抗中国吞并台湾的态势,习近平肯定不敢对台湾发动战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