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0 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中国从俄罗斯“抄作业”,从“讲好中国故事”转向散布假信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2020年4月8日)

中国“大外宣”以前的目标一直是“讲好中国故事”,但是,观察人士说,自从新冠疫情开始以来,中国越来越像俄罗斯一样,通过外交官、甚至特工人员,在美国的社交平台上采用制造和散布有关新冠疫情的半真半假或是纯粹的虚假信息的“下三滥手段”,试图在美国制造恐慌和混乱。

传播“七分真,三分假,或者八分真,两分假”的假信息

请看下面的微博:“英国这次终于舍弃特朗普站在中国这一边了。 英国首相成功脱离ICU中国医护人员功不可没。 首相不仅生命得到了救助,头脑都越发清楚了! 这几天,英国做了两件让特朗普气得牙痒的事:第一,在世界顶级学术刊物《自然》上,连续3天向中国道歉,承认不应将中国和新冠命名联系在一起。第二,承诺向世界卫生组织捐款2亿英镑。

微博还说,“新冠让首相大彻大悟, 跟着美国和中国唱反调是害人害己!当然让英国首相心悦诚服不仅是中国的医术,还有中国不图所报的为人态度。”

这个名叫“罗爷说法-Law”的微博内容被分享到了一个拥有390名成员的美国华人微信群中,这个群的目的是为美国当地医院筹措医疗物资的平台。美国之音记者的调查发现,转发这个微博的人的微信账户显示是在中国武汉设立的。这名群友还在群里转发过类似向美国捐赠口罩和医护用品,“小心‘秋后算账’”等帖子。不过,他有时也会被其他群友斥责为“大外宣”。

《自然》杂志确实在4月7日以英文社论的方式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了题为《停止新冠病毒的污名化》(Stop the coronavirus stigma now)的文章。4月8日和4月9日,同样的内容也发布于《自然》杂志的社交账号上,包括其官方微信公众号。

文章中也确实有说:“世卫组织在提出这个命名的时候,委婉地提醒了曾经在新闻报道中错误地将新冠病毒与武汉和中国关联在一起的人和组织,这其中包括了《自然》杂志。我们当初的做法确实有误,我们愿为此承担责任并道歉。”

不过,《自然》杂志道歉的初衷应该是担心“种族主义和歧视”,以及随之而来对教育和科研的影响。《自然》杂志在自己的公众号上用醒目的黑体字写道:“新冠病毒大流行之际,令人震惊的种族主义和歧视甚嚣尘上, 尤其是针对亚洲人的歧视。教育和科研将为此付出代价。”

英国也确实表示要继续为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款项,英国首相发言人强调说,英国不打算停止提供款项是因为英国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在全球卫生应对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英国既没有表示要跟美国唱反调,或是为中国背书。

英国首相鲍里斯病愈后的确感谢了医护人员,特别是一名从新西兰移民来的护士。

像这样在中国加工后的似是而非,“七分真,三分假,或者八分真,两分假”的信息在海外华人的社交媒体上并不少见。

不久前,海外华人社交媒体上还充斥着主题为外国新冠病毒“疫情失控”、“华商关门歇业”的假信息活动,甚至出现了疫情假信息的模板。比如,“XX国家疫情失控,我从XX医院的朋友那里打听到,每天无数人问诊,但是没有试剂检测,只能把患者打发回家。XX老龄人口多,无数患者就死在自己家里了。” 这里的XX可以更换成任何国家和城市,土耳其、都柏林等。

不仅是在海外华人圈,中国也加紧在美国其他族裔的社交媒体上的展开(假)信息攻势。

《纽约时报》4月22日的报道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3月中旬,中国特工人员在数百万美国人的手机和社交媒体上散播“特朗普政府即将封锁整个国家”。这些信息在48小时内被广泛传播,以至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过Twitter发布声明,称它们是“假的”。

报道还援引官员的话说,他们不认为中国特工创造了关于封锁的信息,他们是对现有信息做了放大。他们的工作使得这些信息能够吸引足够多的人注意,然后它们就会自行传播,不需要外国特工做进一步的工作。

从俄罗斯抄作业,在美国社会制造混乱和分裂

《纽约时报》的报道还说,中国这些特工采用了受俄罗斯支持的网络人员掌握的一些技术,比如建立虚假社交媒体账户,把信息推送给易受打动的美国人,这些美国人反过来又不知不觉地帮助传播了这些信息。

俄罗斯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和2018年的国会选举中都曾利用社交媒体和众多的假冒角色在美国社会制造混乱和不和。

德国马歇尔基金争取民主联盟的中国分析师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告诉美国之音,从俄罗斯抄作业,在美国和西方传播半真半假和假信息制造混乱和分裂,超出了西方对中国曾经的认知。

他说:“对中国的传统看法是,中国正试图打造负责任的崛起大国的形象,而其塑造观念和产生影响力的工具主要取决于经济规模,用授予市场准入或拒绝市场准入来影响舆论。它不需要参与这种具有破坏性和制造混乱的在线诱导行为,并且实际上,也选择不这样做,因为这可能会损害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中国的做法已经引起了美国议员的注意。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联邦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星期四(4月23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他一个月前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他已经发信给包括Youtube, 脸书和推特等美国的社交媒体公司,敦促它们控制来自中国的宣传机器,阻止它在美国散布虚假信息,企图在美国制造不和和恐慌。麦考尔说,一定不要让中国利用这次它自己导致的危机。

不过,马歇尔基金的施拉德说,了解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人对中国采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其实应该不会感到吃惊,因为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内斗中,中国共产党曾毫不犹疑地使用过这样的抹黑手段。在2019年的香港大游行以及台湾选举期间,中国共产党也已经试验过这样的手段。

施拉德认为,中国可能认为这是最有效的转移疫情方面遭遇的指责的方式。

几个星期以来, 北京方面开足马力通过外交渠道、国家媒体和社交媒体散布有关冠状病毒的各类大量信息,来转移在疫情方面遭遇的指责,并且在全世界树立自己是能力卓越且慷慨大方的问题解决者形象。

这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爆发大流行的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出的“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的推文。赵立坚的推文很快被中国十几个使馆的外交账户用推特转发。值得一提的是,赵立坚在推文中转发的文章来自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加拿大全球研究机构(Global Research Canada)。

德国马歇尔基金争取民主联盟研究人员发现,转发来自俄罗斯和伊朗政府资助的媒体和研究机构的消息也是中国“大外宣”的新做法。

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将加入假信息大战

除了外交部、情报特工人员外,有研究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考虑、也可能即将在海外社媒平台建立帐号。

美国防务和安全问题智库兰德公司政策分析家莫小龙(Nathan Beauchamp-Mustafaga)4月13日在一场在线讨论会上说:“我们认为,中国政府深入社交媒体的下一步可能是人民解放军自己、可能是(通过)中国国防部,开设推特帐号,作为直接接触外国受众的一种手段。”

中国方面的文献显示,解放军正在开发包括在脸书、推特、LINE等平台上进行的下意识信息植入(subliminal messaging),AI换脸(deep fake),公众情感分析(public sentiment analysis)等技术,可以用来恐吓和污名化某些政客,以及拉拢普通网民进行大外宣。

分析人士担心,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介入会让网民们对信息真伪的辨别变得更加困难。

台湾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解放军如果加入(推特)的话,问题会比较严重,……它会比较知道生产什么样的信息,去影响对方的认知,混淆你的想法,因为它们做的那些新闻和内容可能会七分真,三分假, 或者是八分真,两分假。如果你要针对内容去打假,说它有问题,其实很麻烦。”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