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美国地方层级疫苗海外捐赠遇阻,中国官媒歪曲当中障碍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登载于其网站上的讽刺漫画的屏幕截图。(2021年11月26日)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国向全世界广播的国家广播电台

“但白宫疫苗工作组却表示新冠疫苗属于联邦财产,不允许捐赠,并销毁了这些疫苗。”

误导

10月26日,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下属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幅漫画,标题为:“毁了也不给你。”

这幅漫画描绘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代表一名白宫官员——挥舞着锤子砸碎了一辆载有COVID-19疫苗的集装箱卡车。集装箱上印有“民间捐赠团体”字样,卡车停在美墨边境。墨西哥境内一位身着宽边帽和斗篷的人物露出失望的表情。

“近日,美国民间团体计划向墨西哥捐赠数千剂新冠疫苗,但白宫疫苗工作组却表示新冠疫苗属于联邦财产,不允许捐赠,并销毁了这些疫苗,” 漫画下方的文字描述写道。“阻止民间团体向有需要的国家捐赠多余疫苗,美国政府不止干过这一回。”

这一描述具有误导性。

美国联邦政府确实已数次阻止州和地方卫生当局跨国捐赠未使用并快要过期的疫苗,但这一禁令是出于合理的法律和后勤障碍。随着保质期结束,疫苗就被销毁。

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贝尼托·华雷斯国际机场,首批运往墨西哥的辉瑞COVID-19疫苗从敦豪(DHL)国际货机上卸货后,在停机坪上进行运输。
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的贝尼托·华雷斯国际机场,首批运往墨西哥的辉瑞COVID-19疫苗从敦豪(DHL)国际货机上卸货后,在停机坪上进行运输。

事实上,墨西哥是中南美洲国家中接受美国疫苗捐赠最多的国家。截至10月20日,美国已向墨西哥交付近1100万剂疫苗。

这幅漫画发表之前,《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10月22日曾发表一篇报道讲述了南加州的一组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和官员原先计划向较短车程外的墨西哥捐赠几千剂即将到期的COVID-19疫苗。报道中称,白宫疫苗特别工作组否决了该计划,这些疫苗最终被扔掉了。

拜登政府解释说,疫苗是联邦财产。《华盛顿邮报》这篇报道称,“这意味着联邦政府要对其使用负责,捐赠活动必须经由华盛顿。”

美国通过COVAX捐赠的COVID-19疫苗抵达安哥拉首都罗安达。(2021年8月24日)
美国通过COVAX捐赠的COVID-19疫苗抵达安哥拉首都罗安达。(2021年8月24日)

运送、储存和处理疫苗必须满足严格的条件,特别是辉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公司和莫德纳(Moderna)公司生产的mRNA疫苗。

例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规定,对于运送和交付辉瑞疫苗而言,疫苗抵达时必须被装在“-90摄氏度到-60摄氏度温度范围下的保温运输容器中,并有干冰以保持适当温度。”

尽管CDC允许使用不同类型的温度范围各异的冷藏设备用于疫苗储存,但每种冷藏方法之下疫苗的保质期各不相同。而目前并没有标准来确保州和地方上的疫苗提供方能够符合安全标准地收集并运输那些即将过期的疫苗。

“至少目前,还没有任何形式的系统或机制来为这一点提供任何质量保证,” 美国州和领地卫生官员协会(Association of State and Territorial Health Officials)首席医疗官马库斯·普莱西亚医生(Dr. Marcus Plescia)告诉《华盛顿邮报》。

普莱西亚6月就曾向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表示,有几个州曾试图在今年初夏自行将过剩疫苗运往海外。但各州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联邦政府“更有能力解决复杂的捐赠后勤问题。”

“最大的担忧是它们即将到期,” 普莱西亚对POLITICO说。“一些疫苗离过期仅剩几周。”

“随着失效期的临近,试图把它们运往另一个国家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普莱西亚补充道。

虽然联邦政府正在探索重新召回未使用疫苗以捐往海外的方法,但联邦官员告诉《华盛顿邮报》,由于疫苗被分发得如此广泛,将它们重新收集起来可能会很棘手,成本也很高。

这项工作的法律障碍之一来自特朗普政府时期与疫苗制造商签署的合同。合同内容最先由美国的《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于今年4月报道。这份联邦政府与辉瑞公司、莫德纳公司、阿斯利康( AstraZeneca)公司和杨森(Janssen)公司的协议规定:“政府不得使用或授权使用本项目协议下提供的任何产品或材料,除非此类使用发生在美国”或美国领地。

这一条款由疫苗制造商添加,以确保他们在疫苗造成伤害的情况下有免责保护。在美国,一项名为《公众准备和应急准备法案》(Prep Act)的法律能为疫苗制造商提供豁免权,并向因接种疫苗而受伤害的个人提供赔偿。

美国政府此前曾通过向墨西哥和加拿大“借出”疫苗以绕过合同中的这一障碍,不过这些国家仍必须向疫苗制造商授予赔偿免责。

印度的网络报纸ThePrint今年7月曾报道称,赔偿免责问题成为当时阻碍美国向印度捐赠疫苗的关卡。

丹佛大学斯特姆法学院(Sturm College Of Law)教授戈文德·佩尔萨德(Govind Persad)敦促美国政府对其他愿意达成类似协议并“有信心可以使用即将到期的疫苗”的国家采用同样的捐赠方式。

由于疫苗短缺仍困扰着世界许多地区,拜登政府因坐视数百万剂剩余疫苗被浪费而受到批评。美国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国内和国际压力,要求其想法将未使用的疫苗转移到有需要的国家。

“很难相信任由疫苗过期并扔掉它们会比将它们投入使用更好,”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医学院肺部和重症监护医学主任杰斯·曼德尔(Jess Mandel)告诉《华盛顿邮报》。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一些公共卫生官员表示,如果受援方愿意签署疫苗制造商的赔偿豁免协议,就应当允许州和地方的海外捐赠努力。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