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20 2023年12月9日 星期六

高校也要“去英语化”?中国一些年轻人学英语热度不减


资料照:上海复旦大学学生在校门拍摄毕业照。(2021年6月25日)
资料照:上海复旦大学学生在校门拍摄毕业照。(2021年6月25日)

中国西安交通大学教务处上星期发布通知,表示不再将英语四六级考试成绩与本科生毕业和学士学位挂钩,引发了媒体和网络的不少争议。有人称,西安交大“打响脱钩第一枪”,有人感慨“一个时代结束了”,还有人乘机鼓吹“英语无用论”,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目前就读于四川大学新闻专业的Jenny (化名)。

一些中国年轻人学英语热情不减

她告诉美国之音,她所在的学校并不需要通过四六级才可以拿到学位证,对她来说,“考过四六级也仅仅是很基础的。” 早早就把将来前往美国留学深造作为目标的她知道学好英语并不是一个选项,而是必须。她说:“因为如果要从事新闻方面的工作,需要阅读英文内容,或者用英文进行采访,流利的英语也必不可少。”

除了学校的英文课程,Jenny还选择了在课外进行拓展的阅读和听力训练,并找了留学顾问做咨询。她计划在今年寒假开始参加雅思或者托福的培训,她的家人也大力支持她对未来的规划。

刚从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大学毕业的Jacky (化名)也在一如既往地努力学习英语。他告诉美国之音:“我觉得英语在当下也是很必要的一门语言,在当前英语依然作为全球占比大的主要语言之下,依然需要研学。”

Jacky在采访中还提到近来中国和西方国家交恶,网络上对于西方国家的批评声也越来越多,但他说,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他学习英语的积极性,连他的父母也非常支持他学习英语。在大学中就读商务英语专业的他从小就有学习英语的热情,一直以来丝毫都没有变过。

擅长英语的他认为英语让他能够更好地与外国人进行交流,拓宽了他的眼界,也让他借此扩充了人际圈。在进行雅思培训时,他认识了不少外教,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也认识了国外不同职业的友人,比如画家、作曲家、配音员等等。

因为掌握了英语,他会去阅读能够看到的英文新闻,来获取更多资讯,免得被中文自媒体误导。他说,他注意到“一些微博上的中文自媒体即使在搬运新闻和翻译时,常会有差错,而且也懒得进行证伪与查看刊载时间等因素就去断言。”。

近日,苹果中国大陆官网上刊登出了一位美国印第安人员工照,却被大批中国网民批评“辱华”。中国网民认为该员工留了清朝的辫子,是专门针对中国人的羞辱。Jacky,这些没有没有经过证伪的言论在互联网上大肆传播,让他“看着很不爽”。

家住广州的Jacky告诉记者自己还从未出过国,但他有去英语国家工作或者生活的打算,但目前的经济条件尚未能允许。

“去英语化”等同文化自信?

虽然西安交大一再强调自己并不是第一个将“英语四六级与学位脱钩”的学校,但是,他们这次的决定还是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并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上掀起了新一轮有关“去英语化”的讨论。虽然一些人认为英语还是很重要,但是不少民族主义者表示赞赏,认为这是“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的开始。“文化自信”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强调的东西。

有人在网上写道:“中国人用中文把论文写在华夏大地上,才有了这个取消英语能力作为科研前提的底气。微博上有664万粉丝的民族主义账号“地瓜熊老六”就发帖表示“英语很重要,但是,随着中国的发展,英语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也该轮到外国人学中文了”。

不仅是民族主义者在网上的言论,中国政府其实这几年也一直在推行“去英语化”政策。2021年,中国的两会期间有官员建议不再将英语列为高考必考、义务教育必修的课程,结果去年9月教育部就在上海试点,取消了小学生英语考试。2021年底,北京天津地铁标识中的英文元素就一律改为拼音,“站“从英文的“station”改成了拼音的“zhan”。最新版的《义务教育课程方案》规定,各科目课时比例为:语文20%-22%,数学13%-15%,体育与健康10%-11%,外语6%-8%,外语的比例已大大降低。

今年初,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第二中学校长庹庆明则提出将高考中的英语分数下降到100分。此外,也有不少学者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与综合国力的变强,学英语已经不是刚需,应该取消英语作为高考科目。

美国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学院历史系副教授,中国研究专业负责人伍国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网络上的这种舆论只是一种盲目的民族主义情绪,是没有真正学习历史和中外文化的结果”。他还说:“总体上弱化英语教学,贬低英语学习本身的意义,这个趋势,或者这个心态本身我觉得是很成问题的”。

英语是全世界的普通话,专家:“去英文化”不可取

美国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学院伍国说,不将四六级考试与学位挂钩倒不是不可以,但是“去英语化”却不可取。他解释说,四六级或许并不是帮助学生熟练掌握英语的最好途径。四六级考试以标准化选择题为主,存在和实际生活脱离的问题,即使四六级考试全部通过,对工作和生活的作用也不大。他说:“如果有持续高质量的英语教学和大量的使用英语的机会,四六级考试也并不是不可以取消或者只作为一种选项”。

从事美国留学咨询服务十八年的教育管理博士崔凯认为,中国经济提倡的“内循环“等政策,让很多人低估了英语的重要性。他说,对于有些人来说,确实可能一辈子都用不到英语,但是,对于本科毕业后直接工作,或者读研、出国留学的同学来讲,四六级证书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他告诉记者:“对于公司,特别是全球化的大公司来讲,良好的英语沟通能力是一个必须,而不是一个加分项。”

伍国认为, 弱化英语教学如果在总体上成为一个趋势,对中国融入世界,包括在心态上接纳全球文化以及被接受,是极其不利的。

他对记者说:“全球的经贸,学术,外交中的日常交流,通行语言都是英语,互联上绝大多数的表达都是以英文进行,这是一个客观事实。”

根据他个人的观察,在参加学术会议时,明显感觉到台湾社会的英文程度和学者的英语水准都高于中国大陆。日本和韩国的学者在英语国家参与学术会议,也几乎都可以不经过翻译就直接和其他参会学者沟通,但大多数中国的学者还未达到这种水平。

曾被临时找去做学术会议口译的他觉得有些中国教授虽然可以宣读英文论文,但全程充满奇怪乃至错误地英语发音,让他觉得中国学者的英文水平仍待加强。学者研究的成果用英文出版出来,和用中文出版出来,其全球影响力,受众面也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中国中产留学欧美热度也没减少

虽然网上的民族主义者强调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但是多年从事留学顾问的崔凯观察到了现在想要出国留学的人越来越多了,特别是经历了过去几年严格的疫情防控政策之后,“润”学大行其道,他收到的有关留学和移民的咨询非常多。

他说, 他观察到虽然有不少人选择去泰国等之前较为小众的国家留学,但是美国依然是许多人的首选,并没有受到中美关系变差的影响。他还注意到现在申请留学的学生有低龄化的趋势,他告诉记者:“我2005,2006年开始从事留学行业时,留学生主要申请的是国外的硕士,2010年开始越来越多人申请去国外读本科,现在家长希望尽早把孩子送出去,寄宿类的中学变得很热门。”

根据美国国务院发布的美国海外各使领馆签赴美签证数量报告显示,2023年一季度,共有5413名中国大陆籍学生获得赴美留学F1学生签证,人数已经超过了2019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获得美国F1学生签证的人数。

他告诉记者,那些早就设定目标希望孩子早日留学的家长在让孩子的英语教育上都非常内卷,这些来自中产阶级或者以上的家庭的家长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们参加课外的英文辅导班,为孩子请外教,报名参加海外游学等等,孩子学习的程度早早就超过了四六级考试所要求的内容,因为“对于读研、出国留学的学生来讲,四六级作为最基础的英语能力入门测试,是远远不够的”。

他说,还有不少学生向他反映,大学的英文课程的设置并没有很大作用,“是需要的基本不讲,讲到的基本都是用不着的”。

不过,崔凯指出,网络上的民族主义者,和现实生活里努力学习英语想要留学的年轻人,以及花大钱让自己孩子学习英语的家长并不是同一种群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