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1 2024年2月21日 星期三

趁欧洲能源荒大捞一笔?中国转卖天然气从中渔利


图片显示天然气管道、欧盟和俄罗斯的旗帜(2022年7月18日)。
图片显示天然气管道、欧盟和俄罗斯的旗帜(2022年7月18日)。

由于国内能源需求疲软,中国正在向欧洲转售液化天然气,这令一些中国公司获利颇丰,并可能在长期扩大中国在能源市场和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

据中国当地媒体报道称,被中国转卖的液化天然气总量可能超过400万吨,相当于欧洲截止6月底半年内天然气进口量的7%,其中中国能源巨头中石化就已出售45船液化天然气,约315万吨。

中国的高价天然气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欧洲对能源的迫切需求。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俄罗斯将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削弱至40年来的低点。但专家警告称,虽然这将减少欧洲对俄罗斯的依赖,但可能会造成对中国的新依赖。

威尔逊中心负责战略和新计划的副总裁伍德(Duncan Wood)对美国之音表示: “像这样的天然气套利将使中国在建立关系和短期利润方面受益匪浅。然而,我预计欧盟和美国将迅速采取行动,阻止俄罗斯天然气的转售。”

过剩的天然气

俄罗斯的大幅折扣和与美国公司的长期合同为中国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液化天然气,但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导致经济放缓,国内对能源的需求下滑。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六个月,中国从俄罗斯购买了235万吨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同比增长28.7%。这主要是因为在西方的制裁下,俄罗斯加强了与中国的能源合作,以大幅折扣向中国出售燃料。

美国也是液化天然气的主要出口国,但在前五大出口目的地中,只有西班牙位于欧洲,占约6%的出口,而约12.6%的出口流向了中国。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能源管理与创新中心联合主任罗恩(Ehud I. Ronn)表示,美国公司已经与中国签订了供应合同,美国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生产力向欧洲供应更多的液化天然气。

罗恩告诉美国之音说:“如果我们已经将液化能力分配给了现有的合同,比如与中国的合同,那么无论如何竞价,都无法使我们获得额外的能力。”

《华尔街日报》的统计,自2021年以来,美国供应商和中国买家宣布了17项交易,每年供应总计约1900万吨液化天然气,这些交易将在未来五年逐步生效。

上述报道还援引数据公司安迅思(ICIS)称,今年中国可以通过合同获得7200万吨的液化天然气供应,但预计只需要6600万吨。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梅利维尔塔(Lauri Myllyvirta)告诉美国之音:“从本质上讲,中国今年已经获得了太多的天然气,包括来自俄罗斯的新管道和与卡塔尔签订的新液化天然气合同,而欧洲发现自己严重短缺。”

过剩的液化天然气使得中国公司可以在全球市场上转售获取巨额利润。中石化在4月的一次财报会议上承认,该公司一直在将多余的液化天然气输送到国际市场。

中石化公司北京办公楼 (2015年9月14日)
中石化公司北京办公楼 (2015年9月14日)

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的能源金融分析师雷诺兹(Sam Reynolds)对美国之音说:“欧洲目前是液化天然气的高端市场,这意味着买家愿意支付比其他地区进口商更高的价格。”

雷诺兹估算称,按照目前的市场价,中国从美国购买液化天然气,再出售给欧洲进口商,一船液化天然气(约6万吨)可以获取约1.2到1.4亿美元的利润。

对中国产生新依赖?

为了避免在即将到来的冬季面临严重的天然气短缺,欧洲正竭力储备更多的天然气。批评者担心,这可能给予中国更大的影响力。

市场研究机构Kpler的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欧洲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同比增加60%。欧盟天然气储气量正接近此前设定的过冬所需的目标,即在11月1日前达成总容量的80%。

分析称,欧盟从中国的进口挫败了俄罗斯试图通过停供天然气来分裂欧洲的意图,但这也增加了中国的砝码。鉴于中国和俄罗斯的亲密关系,一些专家认为,不排除中国可能会帮助俄罗斯维持其对欧洲的影响力。

中国一直拒绝公开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行为,并且在西方对俄罗斯施加经济制裁后,北京和莫斯科的能源关系不断加深。

俄罗斯能源部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上月中旬宣布,通过波罗的海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号项目将被一条通往中国的管道取代,这条名为“西伯利亚力量2号”的新管道计划每年输送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罗恩说:“中国正在以大大低于世界价格的价钱购买俄罗斯能源,在帮助俄罗斯的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这与西方旨在制裁俄罗斯的政策背道而驰。”

资料照片:位在俄罗斯东部小镇斯沃博德内的“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线 (2019年11月29日)
资料照片:位在俄罗斯东部小镇斯沃博德内的“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线 (2019年11月29日)

但一些专家也指出,欧洲不能指望来自中国的供应商弥补其能源短缺,因为与俄罗斯的供应相比,中国能够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总体有限。

华沙东方研究中心能源政策高级研究员斯特拉乔塔(Agata Loskot-Strachota)表示,中国的影响力取决于北京是否会或在什么情况下决定介入并利用这一点,以及再出口量是否大到足以成为一种有效的工具。

斯特拉乔塔告诉美国之音:“我不确定中国公司届时是否愿意向欧洲转口,以及转口多少,因为中国的需求在冬季也在增长,而且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也有一些限制。”

欧洲的液化天然气进口能力也是有限的。长期以来,俄罗斯的地理位置使得其能够通过管道向欧洲供应天然气,而来自大多数地区的天然气需要在码头先进行液化,通过货轮运往欧洲,再利用功能相反的设备将液化天然气气化,才能输送至欧洲各国使用。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说法,欧盟的整体液化天然气进口能力足以满足目前天然气总需求的40%左右,但在东南欧、中东欧和波罗的海地区,许多国家较难获得液化天然气和/或严重依赖单一天然气供应商。

雷诺兹表示,全球市场的重新平衡很可能导致中国的再出口量在未来下降。

雷诺兹说:“随着北美、中东和其他地区新的液化天然气供应设施的投产,欧洲和东北亚的液化天然气价格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内稳定在更合理的水平。这意味着中国贸易商的套利机会也可能开始关闭。”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