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43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中国操纵温室气体排放相关叙事


资料照片:烟雾和蒸汽从中国山西省河津市的一家煤炭加工厂升起。(2019年11月28日)
赵立坚

赵立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美国才是历史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科学研究表明,全球气候变暖是温室气体累积排放的结果。”

误导

世界各国领导人、谈判代表、气候专家和商界领袖将于本月底齐聚英国格拉斯哥市,参加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缔约方大会(COP26)。大会议程呼吁各国提出大幅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计划。

大会目标是将全球变暖控制在升幅不超过1.5摄氏度的范围内,以防止气候和全球经济发生灾难性的变化。COP26官方网站将本次大会称为“全世界控制住失控的气候变化的最好的、最后的机会。”

10月14日,湖北广播电视台的记者就“一些政客将应对气变责任压给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错误观点”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请求置评。该记者提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教授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发表在《海峡时报》(Strait Times)上题为《气候正义:真实的故事》的观点文。

马凯硕在文中表示,仅就新近温室气体排放量而言,中国是世界最大排放国。但就始于工业革命的历史累计排放量而言,美国才是世界最大排放国。

他争辩说,气候变化由新排放和历史“存量”共同造成。因此,对温室气体“存量”贡献最大的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需对气候变化负更大责任。

赵立坚对此说法表示称赞。“他之所以说得好,是因为他坚持实事求是。”

“例如他指出,美国才是历史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赵立坚说。“科学研究表明,全球气候变暖是温室气体累积排放的结果。发达国家在过去200多年的工业化过程中,一直向大气排放温室气体,对全球气候变化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美国是历史累计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这一点没有疑问。但中国自2004年以来就已是世界上碳足迹(人类活动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和)最大的国家。中国现在排放的温室气体比美国和所有发达国家相加的总和还要多

这使得赵的言论具有一定误导性。随着COP26开幕在即,事实上,全球能否完成将变暖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事关生存的紧迫目标,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采取什么行动。但这一点尚不清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将与其他世界领导人一起出席会议,同样尚不明了

人类活动排放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一直是全球变暖的主要成因。2018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排放量的28.5%,占比最大。二氧化碳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

根据市场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2021年5月的一份报告,中国2019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其中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氢氟碳化物、全氟化碳和六氟化硫——达到全球总量的27%左右。相比之下,世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占总排放量的11%,不到中国的一半。

“一旦中国的排放量达到峰值,全球峰值几乎就是定局,”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在推特上表示。

中国的巨量排放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燃煤发电的依赖。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国,煤炭消费量占全球一半。从2000年到2018年,源自煤炭的二氧化碳排放约占中国二氧化碳总排放量的75.5%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燃煤电厂融资方,中国也一直因此承受舆论压力。根据CREA的统计数据,从2010年到2020年,中国在海外投资的燃煤电厂发电量总和达180千兆瓦,是欧盟和英国全部煤电发电量的1.5倍。

近年来,中国政府做出了减排和应对气变的诸项承诺,其中包括在2016年加入《巴黎协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9月承诺,中国将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即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即碳净排放量为零或为负)。

上个月,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进一步出人意料地宣布,中国将停止在海外建造燃煤电厂,尽管这一声明缺乏细节。中国银行随后宣布,中国将不再向海外新建煤炭、煤电项目提供融资。

今年4月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有关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与1.5摄氏度升温上限这一目标基本一致”,但前提是中国必须在未来30年左右的时间里实现碳排放和非碳排放方面的“大幅”减排。

格兰瑟姆气候变化与环境研究所(Grantham Research Institute On Climate Change)的研究员谢春平(Chunping Xie)在接受网刊《碳简报》(Carbon Brief)采访时表示,“中国必须立即采取符合升温小于1.5摄氏度这一目标的减排路径。”

“中国在世界上的角色现在非常重要,这使得它在不久的将来采取的行动对世界如何向前发展至关重要,” 她补充说。

资料照片:位于中国甘肃玉门的一家风能发电站。(2020年9月29日)
资料照片:位于中国甘肃玉门的一家风能发电站。(2020年9月29日)

COP26的目标之一是确保全球承诺在本世纪中叶实现碳中和,也就是比中国自己制定的目标时限提前了10年。

“(全球)这一目标只有在中国的排放量大幅减少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 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哥白尼可持续发展研究所(Copernicus Institute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教授德特列夫·范维伦(Detlef Van Vuuren)告诉《碳简报》。“在政治上,中国的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的行动也可能为其他国家提供采取措施的机会。”

柳力对此保持谨慎态度。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长持续到这一个十年的末期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这一点需要向中国谈判代表表明。但中国永远不会就这么‘屈服’而在格拉斯哥作出比习近平所承诺的更早的碳达峰日期,” 他在推特上写道。

“要想改变中国决策者的想法,得需要更多的压力、哄劝和杠杆力,而不是在格拉斯哥提供一次拍照机会就可以的。”

据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10月19日报道,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已确认将前往格拉斯哥出席COP26。解振华在10月19日的记者会上表示,COP26具有深远的意义,中国正在为会议的成功而努力。

尽管解振华表达了中国在气变问题上与国际社会合作的意愿,并表示将尽最大努力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但中国尚未在COP26举行前更新其在2016年《巴黎协定》框架下作出的承诺。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