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7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中国在本届联大遭遇强劲“逆风”,受到多方狙击


2020年联合国大会现场

中国在本届联大遇到了强劲的逆风,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中国为新冠疫情负责之外,中国在人权、南中国海、台湾,甚至习近平近年来不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等议题都分别遭到了不同国家的抵制。

特朗普在新冠疫情、环境、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开火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22日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中国必须为向世界“释放”新冠病毒负责。

特朗普还抨击了中国在环境问题上的记录。他指责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是以牺牲人类环境为代价的。

特朗普还要求联合国关注“恐怖主义、压迫妇女、强迫劳动、贩毒、贩卖人口和性交易、宗教迫害以及对宗教少数派的种族清洗”。

除了特朗普总统指出的问题外, 中国在人权、南中国海、台湾等问题上的立场和做法遭到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批评和谴责。

马克龙首次要求派出国际调查团前往新疆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9月22日在联大会议上发言时要求派出国际调查团前往新疆展开调查。这是法国总统首次在联合国大会上针对中国维吾尔人权问题发言。评论认为,这意味着欧洲对中国人权问题上愈来愈旗帜鲜明,立场坚定。

马克龙说,基本人权是普世的,并不只是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念,不能一提到人权就拿出干涉内政的理由来对抗。他说,尊重人权是联合国的基本原则,它早已写进《联合国宪章》,各成员国自由地签署了这一宪章,并且承诺尊重人权。

马克龙在这里指的是北京当局一贯的态度,每当西方领袖或西方团体向中方提出人权问题时,中方总是以“不能干涉内政”予以拒绝。

马克龙说,这就是法国提出派国际代表团前往新疆,实地了解当地维吾尔少数民族的生存处境的理由。

马克龙现在对待新疆问题的态度与他在2019年访华时对待新疆问题的态度截然不同。2019年马克龙访华时没有公开提及中国政府对新疆穆斯林的大规模压迫。

马克龙的态度是西方国家对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做法越来越反感的体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东亚研究学者吴玉婷(Andrea Worden)9月23日在美国智库国家亚洲研究局的视频会议上说,越来越多的国家决定顶回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做法。

她说:“因为战狼外交, 因为新冠疫情,你知道,大家被惹毛了。我想,就是受够了的感觉。是该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人权理事会不再任由中国摆布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最近的一次会议上,人权理事会主席无视中国代表敲桌子反对,让非营利组织“联合国观察组织”的执行长(Hillel Neuer)努尔继续就中国政府强制关押新疆维吾尔人发言。

2018年3月和2020年6月,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包括中国人权标准的决议,虽然决议两次得到人权理事会的通过,但是吴玉婷认为,两次投反对票的国家数目的对比显示,中国的人权标准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警觉。2018年3月,只有美国一国反对中国提出的“人权领域促进合作共赢”决议,但是,2020年6月,有16个国家反对这项决议。

2020年6月,50位联合国人权问题独立专家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安理会召开特别会议,针对中国人权问题确定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或者联合国特使。

9月10日,本届联大会议前不久,超过300个人权团体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舍莱(Michelle Bachelet)及联合国成员国发表公开信,呼吁对“中国政府侵犯人权”进行国际调查。

杜特尔特强调南中国海仲裁决不容讨论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同一天的联大会议的视频讲话中强调: “海牙仲裁法庭的裁定已经成为国际法的一部分,这里没有讨价划价的余地,任何政府更迭都不能弱化或出卖这一裁定。”

杜特尔特的此番表述令人感到意外。2016年,菲律宾将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诉诸海牙法庭,并最终获胜。但杜特尔特上台后,将这一裁定束之高阁,不再过问,他选择了亲近北京的外交路线。杜特尔特主张淡化同中国的领土争议,强调扩展中菲合作。

观察家们认为,杜特尔特在联大讲话中重提2016年的仲裁结果就是为了缓解来自国内的压力,但是,这可能也与国际社会对海牙仲裁展示的越来越多的支持有关。杜特尔特在演讲中对国际支持也表示感谢。

9月16日,德国、法国和英国在致联合国的照会中表示,(中共)在南中国海以"历史"为理由提出的主权要求不符合国际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的规定。

在此之前,美国7月13日表示, 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声索“完全不合法”。7月23日,澳大利亚向联合国提交的声明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反对任何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相抵触的中国主权主张,特别是不遵守公约对基线、海事区域及特征分类规定的海洋主张。

美、澳等国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事务

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召开期间,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公开呼吁各界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自1993年第48届联大至2008年,台湾的邦交国连续14年在联合国提出让台湾参与联合国的提案,不过都失败了。目前,至少有三个国家的主要官员表示支持台湾参与联合国事务或是重返联合国。

台湾的友邦史瓦帝尼的总理戴安伯(Ambrose Dlamini)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高阶会议上发言时表示,联合国不应遗漏任何人,因此史瓦帝尼政府敦促联合国应对全世界所有国家与人民敞开大门。

戴安伯强调,台湾在联合国各项发展工作中已扮演有意义角色,将台湾纳入联合国大家庭是实现联合国“不遗漏任何人”这一承诺的关键一步;相关过程不仅有助提升联合国正当性,也让联合国的各项努力更具公信力。

除史瓦帝尼外,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高官也先后表态支持台湾。就在联合国大会开幕第二天(9月16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与台湾驻纽约办事处长李光章高调共进午餐。

克拉夫特当天对媒体确认,她与台湾办事处长李光章午餐,并说这场餐会是“历史性会面”,美国正在推动台湾重返联合国。

克拉夫特说,“我一直想做总统觉得对的事,我认为总统一直在努力强化与台湾的双边关系,所以我想代表政府继续保持这种关系。”

克拉夫特强调,台湾正在被北京边缘化,台湾有近2400万人的声音想被听见,这真的很遗憾,台湾应该像其他所有人一样能够参与联合国事务,“如果美国不挺身而出对抗中国(中共),那么在台湾问题上谁要去做呢?而且不仅是台湾,还有香港和其他国家呢?”

美联社引述克拉夫特的话说,她和李光章“讨论了如何更好地帮助台湾参与联合国的不同方法”。

今年五月,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团发表推文,表达对台湾加入联合国的支持。推文写道:“阻挠台湾涉足联合国,不仅是对自豪的台湾人民,也是对联合国原则的一种冒犯”。

澳大利亚驻台代表高戈锐(Gary Cowan)9月22日说,“欢迎台湾为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发展全民健康覆盖成果的持续贡献”,台湾能帮助提升全球卫生安全,澳洲也与印太及其他伙伴合作支持永续发展倡议。

高戈锐在推文上说,台湾在应对中共病毒方面表现出色,澳洲也尽其所能与印太及其他伙伴合作,来支持全面性暨永续的发展倡议,以帮助经济体及社群来建立韧性并促进发展。高戈锐也特别在文末打上“台湾能帮忙!”(Taiwan can help)字样。

六国反对把 “人类命运共同体”写进今年的联大决议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按照中国官方媒体的说法,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世界未来的方向提供的愿景和“中国方案”。

2017年1月18日,习近平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首次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后来,这个理念几次被写入了联合国的决议。

但是,今年6月底,在75届联大会议之前,印度、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六个国家提出反对把“人类命运共同体”写入联大决议,因为这个短语是“中共语言(Chinese Communist Party Language)”。

本来联大决议草案中纳入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短语, 后来,联合国大会主席将将这个短语修改为“为了今世和后代的共同未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