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7 2020年2月21日 星期五

中国国家人权报告交联合国审查 批评者: 空喊口号


位于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中国将于11月6日至9日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当局表示高度重视此项工作。然而近几年以来,中国频频传出发生人权遭严重践踏事件的消息。批评者认为,中国的人权和法律是空喊口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此次审查工作,已向联合国提交了《国家人权报告》,并将派出以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为团长、中央政府相关部委、新疆和西藏自治区、港澳特区政府代表组成的高级别代表团参加审查。陆慷称,中方愿本着开放、坦诚的精神与各方开展建设性对话。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定期对联合国成员国的人权状况进行审查,中国上一次接受审查在2013年10月。维权人士曹顺利2013年9月14日准备前往瑞士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会议,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带走。曹顺利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曹顺利的家属和代理律师王宇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被拒,曹顺利于2014年3月去世。

曹顺利生前曾向中国外交部申请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的编纂工作,并在中国外交部门口静坐。为了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材料,曹顺利收集了上千份调查问卷。

2017年12月,美国宣布根据《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美国政府的通告指,曹顺利在高岩任内被拘禁至死,当局拒绝予以治疗。

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调任新疆以来,新疆的维稳力度空前强化。海外媒体曝光新疆大规模修建集中营,指受波及人数或达百万。中国官方罕见回应称建造“教育培训中心”的目的在于“去极端化”。有消息称,新疆还引入科技手段建立视频监控网络,大量招聘警察、辅警。部分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呼吁启动《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陈全国。

2016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加拿大时,一名加拿大记者提人权问题,王毅反问“你去过中国吗”,并且怒斥该记者“充满偏见”。这位中国外交部长称,对于中国人权,有发言权的,是中国人。

今年6、7月,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和提高待遇,上百高校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从各地前往声援,但后来遭到警察暴力清场。多名工人遭逮捕或失踪,学生领袖岳昕等一些声援者下落不明。

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2014年从新疆沙雅出狱后被软禁陕北老家。据海外中文媒体报道,2017年8月13日凌晨,高智晟被支持者营救逃脱,但同年9月在山西再度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

2018年8月1日,山东大学84岁退休教授孙文广接受美国之音电视直播采访时批评中共领导人的援外政策,被警察破门而入带走。两个星期后,孙文广在家中接受美国之音现场采访时,揭露警察逼迫其妻对外谎称他们夫妇出门旅游刚回家,被他们拒绝。此后两位老人再度失踪至今。

2015年7月9日,中国当局开始在各地大规模抓捕、打压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 709事件被国际社会认为是凸显近年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一个代表性案例。被捕的涉案者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刑罚 ,其中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多名律师和雇员。

709案唯一尚未结案的被捕者王全璋律师遭关押已经超过三年四个月,至今未能会见其家属聘请的代理律师。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一家的经历足以证明中国的人权状况。

李文足:什么人权?一个人,我丈夫被抓,失踪了三年,生死不明。不让律师会见,完全剥夺了律师的会见权、辩护权。我们因为丈夫被抓,我的家庭也遭受了株连,我的孩子不能上学,在北京没有稳定的住所。我们被警察监控,被他们威胁恐吓。这有人权吗?没有。所以,从我个人、我的亲身经历来讲,我觉得,人权和法律都是喊口号,空喊的,就是纸上谈兵。

去年冬季,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数以万计的外来务工人员和小业主遭地方当局强行驱赶至寒冷街头,许多私人财产被捣毁,有抗议者被抓。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召集会议要求清理运动“刺刀见红”,受到舆论强烈指责。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因一些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获得成员国资格而备受诟病,美国于今年6月宣布退出该机构。人权理事会对一些国家的侵害人权现象极少谴责。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在人权理事会的会议上发言曾经遭到阻挠。近年来,联合国门前不时有中国访民举牌喊冤,成为当地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评论 (80)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