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5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美促科技脱钩 中国科技产业或入寒冬


US-China Relations

特朗普总统有关美中经济脱钩的说法在不少人听起来更像是竞选语言,但近来特朗普政府已开始将脱钩从口头落实到具体的行动。华盛顿已在运用美国在半导体技术上的绝对优势,迫使北京应对接二连三的科技脱钩动作。在其科技产业计划面临一场寒冬期,中共领导层是否会借强于预期的疫后复苏彰显其体制“优势”?

美促科技脱钩 中国科技产业或入寒冬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41 0:00

上周五(9月4日),有关中国最大芯片制造企业中芯国际或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因为对该公司的制裁,相当于掐住了中国科技业的命门。

中芯国际:中国技术“命门”

美中贸易争端转战到科技领域后,特朗普政府已经对从中兴、华为到字节跳动和腾讯等中国科技行业翘楚施以制裁。而中芯国际则是中国在半导体产业领域赶超美国的希望所在。

路透社上周五发布的独家消息来源于美国国防部。国防部一位女发言人透露,五角大楼正在和特朗普政府的其他部门讨论是否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一旦被加入该清单,美国供应商需要申请一个难以获得的许可证,才能向清单上的公司出售产品。

特朗普政府已经将275个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其中包括违反制裁令的华为和中兴,以及因帮助当局压制维吾尔人的海康威视。

国防部未提及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的原因。路透社报道援引未具名美国官员和前官员所透露的信息,称该公司与中国军方的关系引起美方的关注。

“命门”被掐,中芯震惊

中芯国际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对美方可能将其加入实体清单感到“完全震惊。”该公司在声明中否认与中国军方有关联。

成立于2000年的中芯国际虽是中国最大芯片生产商,但与美国和台湾的芯片厂商还有大约4年的差距。

在2018年美中贸易争端初期,中兴一度因禁止美国公司为其出售芯片而几乎关门。美国高通和英特尔目前占全球芯片市场份额近一半。自那以后,中国当局开始重视本土芯片产业发展。目前,中国政府已经在这个领域投入290亿美元。

业界人士认为,中芯国际如果现在就被堵住从美国供应商那里得到设备和技术,就得到别处去找。但是IMA Asia的董事经理理查德·马丁(Richard Martin)在CNBC上谈到这样的情况时说,即便找到欧洲和日本公司,那些公司也都在某个环节使用美国的生产设备。马丁指出,唯一的路就是把芯片制造的供应链移到中国,但那需要数年时间,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中国芯片业难逃一劫

美国芯片业界也面临因失去中国客户而蒙受巨大损失。CNBC援引业内人士的估计,中国占今年全球芯片销售的24%。

美国芯片商已经就此加紧游说当局。但是IHS Markit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对美国之音说,无法依赖芯片商改变境况。他说:“那都是些关乎国家安全的问题,所以国家利益在其中有更重要的作用……他们在其他国家也有巨大的市场,例如欧洲和其他亚洲国家,所以并不完全依赖中国。”

在中芯国际面临受制裁的消息传出一周前,中国在8月28日发布自2008年以来首次调整的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因当时正值字节跳动和潜在买家就出售TikTok谈判期间,外界对当局此举感到意外,因为新的技术出口限制可能导致TikTok出售交易流产。

参与该目录更新的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崔凡说,字节跳动在人工智能(AI)领域有多项前沿技术,并说国际业务取得快速发展,依靠的是国内强大的技术支持。

中国以人力优势领跑AI 美自信仍有优势

中国政府制定的产业计划“中国制造2025”中致力于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居于全球领先地位。有分析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的一些领域已经全球居先,但美国并没有输掉这场竞赛。

据突破防务(Breaking Defense)网站报道,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滕 (Gen. John Hyten)将军近日提及5年前关于中国在2020年在人工智能领域超越美国的预言时说,他并不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袖。

海滕将军近日在五角大楼联合人工智能中心举行的一个公开会议上说:“这是遍及整个国家的工作,我们整个产业都参与其中,而那就是能够让我们保持优势原因。”

美国军方认为中国在用于人群控制的视频图像确认系统,以及防火墙内容过滤等威权政体需要的具体领域领先,而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重点是在军事和作战能力方面。

该中心的作战行动负责人布拉德·博伊德上校(Col. Brad Boyd)说,美国有世界最好的数据集,目前问题在于没有有效整理。博伊德说,中国处理数据是让很多人坐在电脑前用手工标识,而美国则会与学术界和产业界合作,避免那样的运作。

外部敌意加深 中共转向“内循环”

中共领导层对于中国内部经济增长和外部来自美国的挑战有所认识。习近平提出的所谓“内循环”也是在中国所处外部环境不友善的情况下,将增长方式转向内部,希望在扩大内需上得以突破。

但当局在疫情控制,香港国安法、新疆维吾尔人权,以及南中国海等方面的做法招致特朗普政府以强硬的实际行动做回应。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的中国项目负责人孙韵认为,中共提出“双循环”是其作出的一个反应。她认为中方当时设计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时,应该没有意识到整个世界的反弹之强烈。

同样,孙韵认为中方在美中关系方面也判断不足。她说:“甚至对于中美之间关系恶化的程度,以及美国对中国反推的力度,我认为中方之前的估计是不足的。”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贺凯为亚洲新闻频道网站(Channel News Asia)撰写的一篇意见文章认为,中共当局对特朗普当局在上述争议问题上采取的实质性行动的反应令人惊讶地保持和解姿态。中国一再表示无意卷入冷战。但中方再提商谈已无人理会。

中共仍欲掌控全球数据监管

贺凯认为美国大选前的这段时间对两国关系的走向非常重要。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贸易专家盖瑞·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也认为,中国看起来是在等待美国总统大选再做判断。

哈夫鲍尔说:“中国在制定具体政策前,看起来是在等待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以及在今后一年中会发生什么。”

9月8日,中国外长王毅在一个国际研讨会上提出《全球数据安全倡议》,其中包括美国认为中国公司对美国可能造成的安全问题,如非法采集他国公民个人信息,呼吁不得滥用信息技术从事针对他国的大规模监控,企业不在服务中设置后门和非法获取用户数据等。

美国方面对该倡议没有官方反应,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共此举未脱近几年来试图影响和设立全球技术规格的策略。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公共政策助理教授、布鲁金斯学会学者希娜·格里滕斯(Sheena Greitens)在推特上就此作评写道:“毫不奇怪。中国这几年的战略优先考虑制定对其有利的全球数据监管框架。美国迫切需要一个积极、有实质、民主/隐私兼顾的替代方案……而且昨天就需要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