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4 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

中国应对疫情:封城与封口同步


武汉中心城区实施机动车禁行管理后的星期天1月26日的市内空荡如野

在中国武汉、北京、汕头等中部、北部和南部城市采取不同程度的封城措施试图制止由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疫情进一步扩散之际,中国当局持续对公众采取封口措施,以维持官方对疫情的信息垄断。批评者指出,当局的信息封锁和垄断已经恶化了局势,造成和加剧了公众的恐慌。

1月25日星期六,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天津)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奚某某(女,29岁,天津市人)于2020年1月24日11时至14时期间,在微信朋友圈内编造涉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人数的不实言论。1月24日19时,公安和平分局将奚某某抓获。奚某某对上述违法事实供认不讳,现其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报道没有说奚某某究竟编造了什么不实言论需要公安机关抓捕,但中国公众和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注意到,在今年元旦,武汉市公安机关以散布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导致的武汉肺炎的谣言为由对8人进行了查处。但随后的情况发展显示,武汉公安所追究的“谣言”正是中国公众所说的“遥遥领先的预言”。

武汉当局在查处所谓的造谣者之后长时间错误地宣称武汉肺炎不太可能人传人,武汉疫情完全可控。批评者指出,这种官方宣称给中国公众造成明显误导,并造成严重后果。中国各地发表的传染报告显示,被传染者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在武汉公安查处所谓的造谣者以及武汉当局发表误导性言论之后到武汉旅行被传染的。

许多中国公众抱怨说,假如武汉当局在第一时间不是把主要精力用于封口并对公众封锁消息而是向公众发出警报,本可以避免如此之多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前往武汉中招;武汉公安机关和市政府应当向被查处的那8个人表示道歉并给予表彰。中国当局对公众的这种批评和抱怨保持了沉默。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星期天(1月26日)下午就新冠肺炎防控召开发布会。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介绍了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就湖北官方是否存在瞒报人数的问题,国家卫健委表示,所有信息均已公示(没有隐瞒)。

然而,许多中国公民和在中国、在武汉的外国公民(其中包括美国之音采访的在武汉的美国公民)报告说,中国当局对疫情的隐瞒或淡化处理十分明显。

在另外一方面,中国各地的公安机关在继续威胁和处罚那些传播与官方公告不一致的有关武汉肺炎消息的人。

1月24日,湖南长沙县公安局“依法对周某裁决行政拘留处罚”,理由是周某在前一天造谣说该县一小区有4名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但实际为1人。然而,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随后发布公告明确宣布,该小区发现4例核实的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已经在接受隔离治疗。现在还不清楚长沙县当局是否已经解除了对周某的处罚并向周某道歉或做出赔偿。

青岛市公安局22日发布通报说,“青岛四人编造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谣言被处理 一人被刑拘。”报道说,其中三人被处以行政拘留七日,五日的行政处罚。但报道没有说明这些人究竟编造或传播了什么谣言。

中国当局坚持垄断信源、封锁信息的做法使当局的公信力受到质疑,并导致公众的惊慌。武汉1月23日突然宣布封城,湖北其他城市和地区随后采取封闭隔离措施,中国首都北京和金融中心上海等大城市接着宣布采取措施限制公共交通和公众活动,显示了当局先前所宣称的武汉肺炎“可防可控”的说法是明显的不实言论。

眼下还没有迹象显示中国当局打算为自己发出的不实言论表示道歉或计划对自己进行处罚。而完全由中国共产党当局掌控的中国媒体也没有对当局发表的不实言论进行问责。

1月22日,总部设在上海的财经新闻媒体第一财经似乎是对当局进行了委婉的劝导和问责。第一财经发表一篇署名文章称,“新病毒传播渠道都没搞清,慎言‘可防可控’”。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