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8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当局以颠覆罪指控维权律师李和平


维权律师李和平和妻子王峭岭

中国丝毫没有显示出要放松打压维权律师的迹象。本周早些时候,人权律师李和平被当局正式起诉,而包括公益律师江天勇在内的另外三名维权律师在两个多星期前失踪后,现在仍然下落不明。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和律师马连顺向天津当局施压,要求给个说法之后,才最终得知自己的丈夫被控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

王峭岭聘请了马连顺做李和平的辩护律师。李和平是中国最知名的律师之一,他在中共去年7月开始的大规模抓捕维权活动人士期间从北京家中被带走。

马连顺对美国之音说:“今天(星期四)嘛,王峭岭女士又去天津去问了,问了以后,问出来了,涉嫌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其他的情况没有问出来。”

但是马连顺律师说,他从未被允许见他的委托人,而当局将李和平单独监禁,也未依照正当法律程序。

马连顺说,李和平的情况就如同用黑壶烧水,盖着盖子,谁都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被判有罪在预料之中

但是,李和平的命运也许是清楚的。经验表明,他也许很快就会受审,而且最有可能的是,在判决下达之前,他就会被迫认罪。

但是马连顺说,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是荒唐的。他说,李和平律师除了倡导基本人权,没有做过任何事。

马连顺律师怀疑,李和平在境外机构资助下所做的反酷刑和反死刑研究也许是他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主要原因,但是给他安这种罪名实在没有道理。

他说:“在我们看来呢,人权是高于主权的,因为我们国家的人权不太理想,所以就人权和改善人权这些问题进行研究,应该是学术方面的,都是很理性、很和平的。所以说不存在颠覆国家政权的问题。”

过去几年来,李和平为地下基督徒、政治异议人士、被中国当局禁止的法轮功的学员以及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做过辩护。马连顺说,这些都是会触怒中国当局的人士。

没有效果的打压

马连顺认为,中国政府的打压并没有达到让敢言律师噤声的目的,反而是揭开了那些有权势之人的虚假面目,因为国内和国际上给予这些被拘押民权人士的支持越来越多。

尽管如此,当局仍继续打压异议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江天勇和其他两名人权活动人士——黄琦和刘飞跃在11月底失踪。代表江天勇的陈进学律师说,他们至今下落不明。

江天勇被失踪

过去两个星期来,陈进学陪同江天勇的父亲到警察局报案。但是陈进学说,警方不是拒绝立案调查,就是刁难他们。

他说,警方要求江天勇父亲证明父子关系,或是自己调取长沙的监控录像,所有这些都是警方故意不作为的表现。

据悉,江天勇11月21日在湖南长沙上了一列火车之后就失踪了。他当时是去湖南,试图探望在中国当局709抓捕维权律师行动中被逮捕关押的谢阳律师。与他一同去探望的有谢阳的妻子及其他律师。

江天勇没有回到北京。人们怀疑他遭到强行拘押。

陈进学说:“大的形势可能是对维权律师的抓捕还在扩大吧。江天勇这个是自去年、2015年709这个律师抓捕事件的一个继续。“

根据法律,警方应当在逮捕江天勇后24小时内将他的下落通知家属。

可能遭受酷刑

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是被秘密关押,江天勇有可能会遭受酷刑,他之前的几次被失踪就被不断暴打过,造成他的记忆力和听力受损。

她说:“我是非常非常地担心他这次会受到酷刑,并且他需要每天吃降压药。如果是不能保证他吃降压药的话,他的身体会很不好。”

金变玲目前与女儿居住在美国。她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运动,敦促中国公安部门尽快调查江天勇的失踪,或是对那些秘密拘禁江天勇之人进行问责。”

到目前为止,一封致中国公安部长的公开信已经获得了数百名支持者的签名。

金变玲星期三还在一个听证会上表达了她对丈夫失踪的担忧。

包括自由之家在内的人权组织以及联合国的专家也都发表声明,表达了类似的关切。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