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5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中韩关系紧张 更多朝鲜难民或被遣返


朝鲜黄海北道新坪郡背负木柴的朝鲜妇女

一名熟悉朝鲜事务的美国前官员说,在现今中国与韩国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中国可能会遣返更多的在中国的朝鲜难民。研究朝鲜人权问题的学者和活动人士说,中国强制遣返朝鲜难民是在支持金正恩政权的反人类罪行。

美国前官员:是否遣返脱北者取决于中韩关系

冒险穿过中朝边界藏身在中国的朝鲜难民人数可能有3到5万,有些报道认为实际数字会更高。中国往往将这些脱北者视为非法经济移民,他们一旦被发现就会面临遣返的可能。

美国国务院2016年度人口走私报告说,这些朝鲜人被中国遣返回国后可能面临严厉惩罚、劳动教养、甚至是死刑。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3年设立了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2014年发表的调查报告中提到,很多在中国的朝鲜国民应被视为逃避迫害的难民或就地承认为难民,有权受到国际保护。报告说,中国强制遣返朝鲜国民,也违反了遵守国际难民和人权法的不驱逐义务。报告还说,在某些情况下,中国官员似乎还向朝鲜政府的有关部门提供关于被拘押者的情况。

曾经担任美国朝鲜人权特使的罗伯特·金3月27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说,曾经有一段时期,中国愿意允许朝鲜难民前往韩国。

去年4月,13名持“合法证件”在中国的朝鲜餐厅打工的朝鲜人成功逃到韩国,朝鲜方面因此表达了对北京的不满。

罗伯特·金说:“有关朝鲜难民的问题,他们的唯一出路是通过中国。有些难民其实被允许离开中国,有些人中国不允许他们离开,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我想,现在朝鲜难民想通过中国前往韩国一定是非常困难的,他们会被遣返。”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主席迈克尔·柯比2014年2月17日在日内瓦介绍朝鲜人权调查报告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主席迈克尔·柯比2014年2月17日在日内瓦介绍朝鲜人权调查报告

韩国学者:“合法雇佣朝鲜外劳等于参与强制劳动

一些学者和活动人士认为,那些在外国“合法”打工的朝鲜人受到朝鲜当局的严重剥削,实际上成为了强制劳动的受害者。

韩国情报部门和联合国官员说,超过5万名朝鲜劳工被派往50多个国家,其中大部分在俄罗斯和中国。

据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研究学者高明铉(Go Myong-hyun)介绍,在中国的朝鲜劳工一部分从事服务业,还有很多人在中国的制造行业工作,他们生产的产品以“中国制造”的名义销售到全世界。

高明铉27日在布鲁金斯学会表示,估计在中国工作的朝鲜人大约有2万到3万。

关注朝鲜外劳的活动人士说,朝鲜劳工在海外的工作条件极为艰苦,他们的大部分工资需要上交国家,朝鲜政权从他们身上每年获取20多亿美元的收入。

高明铉建议,需要弄清哪些中国企业雇佣了朝鲜工人。批评人士认为,雇佣朝鲜外劳的公司应被视为参与强制劳动这一违法行为。

高明铉还说,中国工厂雇佣朝鲜工人不是因为朝鲜工人工资低,而是因为朝鲜工人的流动率极低。

他说:“他们在三年内不会去任何地方,所以工厂愿意用朝鲜工人。这些在海外工作的朝鲜工人的工作条件非常糟糕。他们受到持续的监视,他们与当地人的交流受到高度限制和禁止。如果他们希望了解和体验当地社会,会受到非常严格的控制。

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朝鲜人愿意到海外工作。不过,高明铉说,朝鲜劳工回国后面临很高的政治风险,他们因为政治原因受到惩罚、甚至被送入政治犯监狱的机率都高于没有出过国的朝鲜人。

联合国前官员:将金正恩送上国际刑事法庭

对于如何应对朝鲜的人权问题,各方有不同看法。

韩国外交官认为,在朝鲜核威胁问题越来越严峻的情况下,朝鲜的人权问题必须和地区安全问题合并处理。

韩国外交部朝鲜人权问题特使李钟勋说: “对于朝鲜人权,现在已经不能把它分离出来作为独立的问题来对待。我们必须同时把朝鲜的人权问题与朝鲜的导弹弹道和核威胁问题、朝鲜的跨国犯罪问题和恐怖主义问题全面、整体地对待。”

不过,曾经担任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主席的前澳大利亚大法官迈克尔·柯比(Michael Kirby)仍然坚持认为,朝鲜政权在人权问题上劣迹斑斑,应该追究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直接责任。

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的报告认为:“联合国必须确保追究对在朝鲜所犯危害人类罪负有重大责任的人的责任。实现这一目的的可选择办法包括由安全理事会将情况提交国际刑事法院或由联合国成立一个特别法庭。”

柯比在2014年1月在直接写给金正恩的信中明确了这一建议,表示安理会可能将追究包括金正恩本人在内的所有涉嫌犯下危害人类罪的人的责任。

有些认为,以这样的方式“威胁”朝鲜政权对全面解决朝鲜半岛的复杂问题没有帮助。

柯比3月27日在布鲁金斯学会说,在报告作出结论后不采取任何行动,这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

他说:“有人说,有那种报告是全面解决问题的障碍,我理解这种论点。但是,作为一名调查专员,我的工作是查明事实,我们也这么做了。外交官的工作可能是达成某种交易,但是我不能支持这样的做法,因为反人类罪必须要受到追究,这也是调查委员会所建议的。”

柯比还说,国际法中的“指挥责任原则”(command principle)可以适用于金正恩的情况。他解释说,如果当权者有能力阻止危害人类的罪行却未能执行这一权力,当权者本人也应对发生的相关罪行负责。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