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30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中国投资解巴基斯坦燃“煤”之急 同时被批转移污染


中国在巴基斯坦设计建造的恰希玛核电项目

全美亚洲研究所(NRB)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说,2017年5月到8月,巴基斯坦的电力短缺达到5000兆瓦到7000兆瓦,能源短缺近年来给巴基斯坦GDP带来的损失最高达到4%。而在中国投资的帮助下,巴基斯坦的燃煤电厂的装机容量可望从目前的190兆瓦增加到15300兆瓦。

中国投资解巴基斯坦燃“煤”之急 同时被批转移污染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48 0:00

巴基斯坦的电力来源主要靠水力和石油、天然气发电。《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报道说,经过几年的大规模发电设施建设,今年8月,巴基斯坦的高峰电力缺口降低到了12%。新增发电能力主要靠的是中国公司投资的火力发电厂。

2015年以前,煤电厂的电力输出不到巴基斯坦全国电力总量的2%。而巴基斯坦的已探明煤炭储量为1850亿吨,90%以上的煤矿位于南部沙漠地区的塔尔。由于生产能力不足,巴基斯坦煤炭消费需要大量进口。据报道,中国计划在巴基斯坦在2030年之前开采煤炭1900万吨。

中巴经济走廊信息网站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指定了16个能源项目,发电能力可达10400兆瓦,在建工程的包括三个煤电站和多个水电站、风电场和太阳能电站。

建厂送电迎合巴政坛选举话题

如何解决断电问题也是巴基斯坦选举中的热门议题,由此不难理解,巴基斯坦领导人对中国投资的发电厂项目为何大开绿灯。

时任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2015年4月在中巴经济走廊主要项目动工仪式上说,这些项目将使“巴基斯坦所有省份和地区都受益、能将巴基斯坦转变成一个地区枢纽,并引导商贸和投资。”

“巴基斯坦总理在2013年为了连任竞选时,他的一个竞选议题就是要降低电力短缺、要让巴基斯坦的灯能亮得更久。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看来中国能发挥一定作用。”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和公共事务学者、华盛顿智囊研究机构CNA中国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邓丽嘉(Erica Downs)对美国之音说。

巴基斯坦旁遮普省首席部长穆罕默德·夏巴兹·谢里夫今年10月誓言他的政党将解决停电问题。

中国煤电外输被质疑转移过剩产能

而中国正在极力推进能源结构的改变、降低煤电比重、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煤电行业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

《纽约时报》引述德国环保组织Urgewald的数据说,全球未来10年的新增火力发电产出将近一半来自中国能源企业,从装机容量来看,中国企业新建煤电厂中的五分之一在国外。自2000年以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已经提供了超过430亿美元的海外煤炭项目融资。

CNA中国研究项目高级研究员邓丽嘉对美国之音说:“目前,煤炭火力发电设施是中国经济中由于产能过剩身处困境的行业之一。所以,在现阶段,这些企业很自然地在寻找海外市场,它们当然把目标集中在那些有电力短缺、煤炭资源丰富的国家。巴基斯坦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那里有长期的电力短缺。”

邓丽嘉还认为,中国火力发电企业“走出去”战略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她说:“为什么一方面中国一直在试图遏制国内的火力发电能力、但另一方面向国外输出?基本来说,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中国希望控制国内的火力发电,但这么多企业如果拿不到足够的合同、不能维持足够的就业就很难继续健康运行;当然中国政府不想让这些企业陷入困境,因为这会面临金融风险和失业问题,所以他们想在国外寻找生意,这对中国企业有好处,对政府也有好处。”

美国在南亚的战略劣势加深

中巴经济走廊引起了美国和印度等国在地缘政治上的疑虑,有人认为,中巴加强合作可以让中国在南亚获得更多的战略和政治优势,让中巴共同对抗亲美的邻国印度。

巴基斯坦对中巴经济走廊持十分欢迎的官方立场,巴方认为这一倡议带来的一系列项目将化解该国的能源危机、改善基础设施、进一步将巴基斯坦融入全球经济,并在战略上加强与中国的结盟关系。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巴基斯坦在经济上过分依赖中国存在风险,外国投资者也普遍认为,中国在巴基斯坦享有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中巴经济走廊计划自2015年实施以来,美国对这一项目一直持观望态度,既不公开支持、也不反对。

美国现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在今年10月在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对“一带一路”的评价被印度和巴基斯坦媒体解读为美国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反对。

马蒂斯说:“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有很多个‘带’和很多条‘路’,没有一个国家可以自居能支配所谓的‘一带一路’。”

马蒂斯还说:“一带一路还经过了有争议的地区,我想这显示了试图建立这种支配地位存在的问题。”

亚洲开发银行北美副代表于飞(左)、全美亚洲研究所高级副总裁甘浩森(右)(美国之音许宁拍摄)
亚洲开发银行北美副代表于飞(左)、全美亚洲研究所高级副总裁甘浩森(右)(美国之音许宁拍摄)

前美国陆军军官、全美亚洲研究所(NRB)高级副总裁甘浩森(Roy Kamphausen)认为,马蒂斯的表述不应该被解读为美国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官方立场,但他同时认为,美国对南亚地区的影响本来就比较薄弱,中巴经济走廊给美国带来了更深一步的战略难题。

甘浩森曾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武官。他本星期在华盛顿的一场座谈上表示,他从与巴基斯坦军方官员的交谈中可以体会到,中巴经济走廊给巴基斯坦方面能带来的现实好处超出了美国能对巴基斯坦施加的影响。

他说:“有巴基斯坦的将军对我说,‘我们巴基斯坦有非常严峻的基础设施需求,特别是在能源领域、发电和输电领域。这是我们巴基斯坦的问题;中国给区域安全问题带来的挑战是你们美国的问题,不要把这两个问题混为一谈。如果你们美国从安全角度有自己的担忧,所以要求我们要小心谨慎、甚至拒绝那些可以解决我们引资困难的投资机会,是我们巴基斯坦要为这个后果买单。’”

环保人士批评中国转移煤电厂污染

环保人士批评说,中国借“一带一路”输出煤电行业产能,把污染问题转移到了巴基斯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

不过,亚洲开发银行北美地区副代表于飞认为,中国投资巴基斯坦的煤电行业,并不意味着未来不会投资清洁能源。

她在华盛顿的一次讨论会上说:“巴基斯坦的情况特殊,因为那里有很多煤炭资源,煤炭火力发电对巴基斯坦来说是比较便宜的选择。中国的这些环保倡议主要都是受到地方空气污染的驱动。我不会排除中国未来会出口(清洁能源科技)的可能,因为中国是风能和太阳能行业的领军人,它可能也希望向‘一带一路’有关国家出口这些可再生能源技术。但这必须要等到在经济上的条件成熟时才有可能。”

另外,巴基斯坦是一个严重的缺水国家。中巴经济走廊的诸多项目将给西部干旱的俾路支省和其他地区增加更多的用水需求。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