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2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中菲渔业协定或能化敌为友


在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附近,一艘中国海警船向一艘菲律宾渔船靠近。2015年9月23日)

地区专家们说,中国和菲律宾正在讨论的渔业联合协定有可能进一步平息由来已久的海上主权纠纷,并加深两国间的友谊,而曾几何时,这样的友谊还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马尼拉媒体报道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今年4月会晤时同意探讨渔业合作问题后,这两个亚洲政府的官员如今正在讨论达成一项临时渔业协议。

台湾战略研究学会东亚与太平洋问题研究员杜允士(Fabrizio Bozzato)说:“如果真的能够达成、签署并落实,这将显示出,这不仅仅是两国关系的一个里程碑,还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资源分享可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菲律宾的官方立场是反对中国渔船、海警船和海军舰只利用南中国海菲律宾海岸线外370公里以内的专属经济区。

但是杜特尔特2916年上任后几个月,两国领导人会面,并建立了友谊关系,让双方把海事纠纷搁置一边。为了加强关系,中国承诺提供240亿美元的援助和投资,帮助菲律宾的发展。

仍然心存芥蒂?

中国援引历史地图说,南中国海大约90%的海域自古都是中国所有。但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和台湾都提出主权声索。

2012年到2016年,北京和马尼拉为渔业资源丰富的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不断争吵。军力要强大得多的中国最终获得了控制权。

杜特尔特2016年10月访问中国,进行破冰之旅。当时,中国官方的新华社说,习近平呼吁在包括渔业在内的多项领域加强双边合作。

然而,一些学者说,渔业协议有可能走得太远。

菲律宾大学国际海事教授贾伊·巴汤巴卡(Jay Batongbacal)说,由于宪法,菲律宾在“法律上被束缚住手脚”。他说,任何协议都可能只是“权宜之计”。

菲律宾德拉萨大学政治学者安托尼奥·孔特雷拉斯(Antonio Contreras)说:“如果是在我们的经济专属区(EEZ)内,那不能是协议,应当是捕鱼许可。”他认为,理想来说,这不应该是平等协议,而更应该是“我准许你按照我的条件捕鱼”。

一项更正式的协议可能会说哪一方可以在哪一处捕鱼,并涉及双方对有争议水域的准入。

“因为如果没有实际协议的话,我们有可能再次出现纠纷升级的局面,”巴汤巴卡说。

在东亚其它地方,菲律宾在2015年与台湾签署了一项渔业执法协定。越南和马来西亚去年讨论渔业协定。

向它国发讯息?

台湾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教授黄介正(Alexander Huang)说,中国可能希望这项协议能够向其它提出声索的东南亚国家释放善意。

中国在有争议的小岛礁进行扩建,有时还作为本国军用设施,而且每年在总面积350万平方公里的这处国际水道的北部海域宣布休渔期。这些做法激怒了其它国家。

黄介正说:“中国可能是希望建立某种先例,好让其它国家参照或思考。我不认为跟菲律宾达成渔业协议会和解决主权纠纷有任何关系。这将被视为防止纠纷的措施。”

菲律宾曾把中国大面积的权利声索告到海牙国际仲裁庭。2016年,仲裁庭做出对中国不利的裁决,但中国拒绝接受。此后,中国通过双边协议和经济援助手段与其它声索方言和。

杜允士说,如果与菲律宾达成协议,这意味着中国“得到了获取资源的渠道,他们可以把自己的人派过去,而且在国内和本地区显得有面子。”

弄不好会吃亏?

根据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中国项目的研究,在南中国海,所有国家的渔船加在一起多达160万艘。

但是,巴汤巴卡说,菲律宾渔船通常不越出370公里的界线以及附近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的传统渔场。他们的渔船通常太小,无法远洋捕捞。

而来自中国、台湾和越南的渔船经常驶得更远。

一些学者担心,两国如果达成渔业协议,可能造成的实际效果是允许中国船只自由自在地进入菲律宾声称拥有权利的海域,而不会有任何菲律宾人远航驶入靠近中国的海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