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28 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

批评者:中共在对内对外展开宣传游击战


一名戴着口罩的妇女从上海街头一幅习近平的画像前走过。(2020年3月12日)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借着中国共产党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的掩护由武汉扩散全中国,如今蔓延至全世界,给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威胁和重创。在中共当局宣扬已经在中国控制住了疫情、并力图通过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等方式以修补疫情给中共当局的形象造成的损害、展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掌控下的中国大国气概之际,批评者注意到中共当局正在全力对内对外展开一场宣传游击战。

批评者所说的宣传游击战是指中共当局在进行宣传的时候常常不像是展示堂堂大国的风范,而像是打游击,打一枪就跑或躲藏起来,不敢公开坚持自己所宣传的东西,不敢明确说明自己所要反对或批驳的东西,不敢应对质疑者提出的质疑,反而对质疑进行全力的封杀。

在批评者看来,眼下中共对外进行宣传游击战的例子很多。其中一个国际知名的例子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公开声言从武汉传出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肇事病毒是美国军人传输到武汉的。然而,在被外国记者追问这种说法是否是中国政府的正式立场时,中国外交部另一位发言人顾左右而言他,拒绝对这个问题做出明确的回应。这种局面导致一些中国网民惊呼:外交部还有统一领导吗?外交部发言人到底是哪个说话代表哪?

与此同时,观察家们指出,中国政府对内宣传采用游击战的战术也非常明显,例如,中国网民抱怨说,先前中共当局大力宣传自己十分关心在海外的中国人和华人的安危,愿意尽力给他们提供援助,并表示愿意在疫情危机期间派遣包机把他们接回中国,但现在中共当局则大力宣传所谓的防止疫情从国外输入,防堵从海外归来的中国人、华人,理由是他们带病回国会导致疫情从外国输入,挤占中国的医疗资源。

这些抱怨的网民问:为什么政府要如此出尔反尔?为什么中共当局可以如此惊人地阔气,动辄把上千亿美元抛撒给外国,现在又向外国提供抗疫援助,却不肯用少得多的资源来救助归国的国人,救助华人,为什么要恶狠狠地对归来的国人和华人说治疗病毒引起的疾病的一切费用必须自理?为什么许多其他国家可以为在其国家的中国人、华人提供医疗援助或治疗?

中共当局截至目前对中国网民的这种抱怨和质问采取游击战策略,不回应、不承认、不评论、不反驳。

近几天来,中共当局的批评者又注意到当局的宣传游击战的一连串新操作,其中一个是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西班牙作家略萨的书在中国下架,中国驻秘鲁大使馆还针对略萨所谓的【不当涉华言论】发表正式声明予以谴责;另一个是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宣传说,“美籍华裔演奏家蒋逸文发表涉疫情不当言论,解聘!”

然而,中国公众看到中国驻秘鲁大使馆的声明说,略萨在西班牙《国家报》上发表的“文章中 ‘病毒来自中国’,这一表述很不准确”,但他们不明白,中国政府为什么要为一个作家的“不准确”的病毒来源表述如此在意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一度长时间被称作武汉肺炎,中国直到今天也有许多官方的专家、研究者、官方媒体普遍认为病毒来自武汉一个海鲜市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如此在意略萨所说的“‘病毒来自中国”这一表述呢?

与此同时,也有中国网民好奇,除了“病毒来自中国”这一所谓的很不准确的表述之外,略萨还在他的文章中写了什么让中国驻秘鲁大使馆所说的“不负责任、充满偏见的恶劣言论”呢?

然而,这些好奇的网民查遍中国官方媒体却得不到答案。

其他网民则通过非官方渠道发现,官方媒体所报道的中国驻秘鲁大使馆谴责略萨的声明其实是声东击西、顾左右而言他,完全回避了略萨让中共当局恼火的主要言说,这就是“似乎没有人警告过,如果中国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国家,而不是极权的国家,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至少有一个,或者是多个优秀的医生提早发现了病毒的存在。政府不但没有采取措施,而且还试图隐瞒消息,并强行要求这些理性的声音噤声,并且就像其他独裁国家一样,阻止疫情消息传播。”

在另外一方面,美籍华裔演奏家蒋逸文究竟发表了什么“涉疫情不当言论”受到了中国官方所认为的正当谴责和惩罚,这个问题截至目前在中国官方媒体中还是一个不解之谜。

有人说,令蒋逸文遭受无妄之灾的是他在微信朋友圈当中的一句话:“据说墙内的(猪)们看不了”,但许多网民纳闷为什么中国官方要在意一个美籍华人在朋友圈中说的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怎么就是“涉疫情不当言论”了呢?另外,蒋逸文所说的墙是怎么回事?他以网络图画表示的(猪)跟疫情是什么关系?跟中国是什么关系?中共及其支持者为什么要为此恼火?为什么要把自己设定为猪?

在观察家们看来,中共当局及其宣传部门在这些问题上又是跟中国公众和网民打游击战,不肯做出说明。

在加拿大的作家盛雪认为,中共在秘鲁/西班牙作家略萨和美籍华人小提琴演奏家蒋逸文问题上的这种以打游击的方式进行宣传的做法展示出了中共的一种奇特的心理分裂状态,这就是,一方面中共这些年来靠搜刮民脂民膏变得财大气粗,在国内国际动辄耍横,另一方面又对自己的合法性十分心虚,因此总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动辄对本来是稀松平常的言论也要上纲上线,大加讨伐。

盛雪说:“所以,中共针对一个政府,针对一个机构,哪怕针对一个个人都可以用类似的方法。所以说,我们所看到的这两个例子只不过是中共现在在意识形态霸凌的做法上是愈加肆无忌惮,没有任何的底线。事实上,中共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到了没有回头余地的境界,只能是今后以更加蛮横、无理、狂躁的态度应对外界。”

在过去的两天里,中共当局在对内对外的宣传游击战又有了新发展,这就是中国的国家监委调查组发布“李文亮有关情况调查通报”。

李文亮曾经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他2019年12月底在他的医生同事朋友圈中转发武汉肺炎的消息,随后李文亮和他的七个医生同事被武汉公安机关训诫。李文亮等8人因所谓传播疫情谣言被训诫的消息在中国中央电视台被反复播放十几次,中国医务人员从此人人自危,无人敢谈疫情。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展开疫情可防可控、未见明显的人传人之类的误导性宣传。成千上万的人在中共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营造的虚假安全感中染上病毒,导致疫情在武汉大爆发,并最终扩散全中国,蔓延全世界。

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在内的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共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是导致疫情在中国大爆发并祸及全世界的罪魁祸首。

李文亮后来死于官方所说的谣言疫情。李文亮之死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悲愤。许多人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封锁消息害死了李文亮,害死了至少3000多中国人,祸害了全中国和全世界。显然是为了平息众怒,中共当局在李文亮死后宣布调查李文亮被训诫之事。

在经过40多天的调查之后,国家监委调查组发布调查情况通报,通报给出的调查组结论和建议是:“中南路派出所出具训诫书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调查组已建议湖北省武汉市监察机关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督促公安机关撤销训诫书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及时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随后,武汉武昌区公安分局钟南街中南路派出所对其一个副所长和一个民警分别给予了行政记过和行政警告处分。

中国网民对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最高当局这种明显是向下推诿责任的做法提出了质疑。他们指出,训诫李文亮的消息被中国中央电视台反复播放了十几次,八个人的消息可以得到中央电视台如此这般的高度重视非寻常,难道武汉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及其副所长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如此调遣和指挥习近平所掌控的中央电视台吗?

在观察家们看来,对于中国网民的这种质疑,中共当局再度以逃跑和隐身的游击战方式应对,不承认,不回应。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