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3 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一带一路中的中国私营安保


一带一路示意图

去年一部以中国海外安保为线索的电影《战狼2》以50亿票房的成绩登顶中国电影史票房榜总冠军。这部民族主义动作大片的主角在非洲某国的内战中保护了中国在当地的工厂,并展开了一系列营救行动,在与雇佣兵殊死搏斗后帮助中国科学家和工人安全撤离。

而现实中,中国的海外安保是一个刚刚起步的行业。中国政治经济和安全专家、上海社会科学院安全与危机管理项目联合主任阿列桑德罗·阿杜伊诺(Alessandro Arduino)表示,中国私人安保行业发展迅速,但面临着质量参差不齐、训练不专业、招工难等种种问题。

一带一路和安保挑战

安保公司的发展与“一带一路”项目是分不开的。随着“一带一路”项目不断向外延伸,中国企业遭遇安全危险的事件也更多地见诸报端。

今年2月,两名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卡拉奇遭遇不明身份枪手袭击,一人丧生;去年底,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参与建设项目的中国劳工遇袭,一名男子向中国劳工宿舍投掷手榴弹,造成26人受伤;2014年,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在喀麦隆遭遇武装分子袭击,10人失联……

各种原因多种多样,一方面,一些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项目规模大、施工速度快,有时会给当地的社会政治环境施加压力;中国企业出于沟通成本等方面考虑往往不愿雇佣外国工人,而是选择从中国雇佣工人,这也会引起当地人的不满。另一方面,沟通不畅、仇外情绪也导致一些国家对中国人负面看法。

中非关系咨询公司Cowries and Rice的创始人温斯洛·罗伯森(Winslow Robertson)对美国之音表示,非洲一些国家对中国人观感不佳,民间一直流传着针对中国人的谣言。罗伯森说,流传较广的谣言之一是“在赞比亚的中国劳工都是犯人”。罗伯森说,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工人工作时间很长,而且都穿着统一的制服,可能在一些当地人中引起了误解。

阿杜伊诺也表示,在中亚一些国家流传着“中国人抢走了本地的漂亮姑娘”这样的说法,但实际上中国工人与当地人结婚的情况非常少见。

种种原因叠加起来,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安全状况愈发引起人们的关注。

但是尽管如此,许多“走出去”的企业还没有完全意识到为高水平安保买单的必要性。

阿杜伊诺表示,一方面一些大型国企的决策者认为,如果在海外遭遇危险,中国政府会通过使馆、军队等途径实施救援,因此没有必要自己出钱雇佣安保。另一方面,规模较小的企业则出于减少开销等方面的考虑,不愿在安保方面出资太大。

阿杜伊诺认为,了解和管理海外投资风险是实现中国企业的基础设施项目利益的一不可忽视的挑战,而私营安保公司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私营安保正在起步

相比美国和欧洲等国,中国的私营安保行业开始较晚。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才开始组建商业化的保安公司。2010年中国国务院出台《保安服务管理条例》之后,中国才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私营安保公司。

但中国私营安保的发展很快。据估计,目前中国有超过5000家私人安保公司,雇佣约300万安保人员。

阿杜伊诺表示,与俄罗斯和以色列等国的安保公司相比,中国安保在人员素质和招工方面都面临挑战。

俄罗斯和以色列的安保公司雇佣的通常是有实战经验的退伍军人,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上;但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没有大规模的战争,因此退伍军人大多没有实战经验,人员组成年轻。

同时,由于中国企业在招标安保公司时最看重的往往是低廉的价格,安保质量受到的重视不足,因此安保公司为人员提供的训练也较有限。

美国媒体披露说,因伊拉克战争期间车队保安打死巴格达平民等事件而在美国引起争议、移居海外的前黑水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如今被聘请参与培训“一带一路”项目的中国安保人员。

在招工方面,阿杜伊诺表示,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让父母不愿让孩子从事长期派驻海外且危险性高安保行业。同时,中国其他领域的发展也给了年轻人找工作的机会,因此安保行业面临的人才缺口很大。

也有一些学者担心,中国私营公司与政府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随着中国“一带一路”项目的延伸,中国政府是否会试图通过这些私营安保公司影响当地的政治局势?

对此阿杜伊诺认为,目前刚刚起步的中国私营安保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阿杜伊诺说:“北京(给私营安保)传递出的信息很清楚:做解决问题的人,而不是惹麻烦的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