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5 2023年10月4日 星期三

习近平“着魔”于安全问题,国安部高调为中国外交指明方向


2023 年 3 月 5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美联社照片/Ng Hanguan)

中国国家安全部近日在其微信公众号频频评价外交事务,甚至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否应该出席11月在美国旧金山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发表意见。分析人士认为,国安部之所以敢站到外交的前台,是因为习近平对于安全问题到了“着魔”的地步,把国家安全放到了外交的中心位置。他们还说,习近平内阁的两位重要成员前外长秦刚和国防部长被解职都跟习近平对安全问题的执着有关。

国安部指点外交越界了?

2023年7月31日,中国国家安全部开通微信公众号,正式入驻中国几乎所有网民都在使用的社交媒体。该公众号的简介是:国家安全是民族复兴的根基。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9月3日,该微信号发表一篇名为“新瓶装旧酒:美国对华战略‘新两手’实际还是‘老两手’”的文章,通篇点评美中关系。文章称美国的“竞争+管控竞争”的“新两手”表面上代替了“接触+遏制”的“旧两手”,但是没有本质区别,注定要失败。文章结尾说:“中国绝不会因为美国的几句漂亮话放松警惕,中国只会“愈战愈勇,更加自立自强”,要真正实现‘从巴厘岛到旧金山’,美国需要拿出足够的诚意。”

文中提到巴厘岛和旧金山,是指2022年11月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和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 举行的会晤,以及今年11月,习近平和拜登可能在美国旧金山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的再次会晤。

目前还不清楚,国安部的这篇“檄文”是否会影响到习近平和拜登在旧金山的会晤。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 9月16日至17日在马耳他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谈。有报道说,两人的会谈可能为拜登和习近平今年晚些时候的会晤奠定基础。

不过,国安部对中国外交指手画脚的文章后来被中国国内各大媒体转发,也引起关注美中关系学者的注意。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对《纽约时报》说,这篇微信文章极不寻常。他说国安部“不负责外交”,因此没权力就中美关系发表看法。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认为,一般有涉外业务的机构比如商务部,有时候的确会对外交上的事务做一些评论,这是正常现象。“但是一个涉外机构,如果他不是主管外交政策的,他对两国元首,尤其是中美,这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关系的两国元首见不见面,开出条件,指明方向,这就很不寻常,显然是越界。”

杨建利告诉美国之音,这还有另外一个不寻常之处。“在习的政治之下,大家都知道,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你有外交的管外交,我不说话是不会犯错的。说话可能就会犯错。所以一般来讲这些部长、官员的选择是不乱说乱动。那显然陈一新掌管的国安部在这里高调的乱说乱动了,这就更加不寻常。”

截至目前为止,国安部微信公众号一共发布40篇文章,其中14篇为原创文章,内容大都和反间谍有关,比如7月31日的首篇文章“反间防谍需要全社会动员”、8月1日的“依法惩治间谍行为与尊重保障人权并重”、以及关于新生效的《反间谍法》的问答,包括几篇细节甚少的破获间谍案的案例。此外,原创文章有几篇是批评美国和日本,比如“美国‘国家安全’的本质,就这六个字”、“起底美国新发布的《国家情报战略》‘四种危险思维’”、“从强推核污染水排海看日本‘国家安全观’”,等等。

情报系统是否才是“管事儿的”?

位于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行长陈闯创律师在9月8日参加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栏目时表示,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都在外交事务中发挥作用,只不过这次在陈一新就任新部长后,国安部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一些重磅文章站到了前台。

他说:“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时期,中美当时的(正式)交流是很少的。但是国安部下面的这些智库这些学者,又有官的名义,又有民的名义,和美国进行沟通其实是常见的。比方说和特朗普的智囊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中共这边有袁鹏那些所谓中国的鹰派。在现实操作中,国安部这些智库、学者,一直都有给习近平提供外交方面的建言,他们对于习的判断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陈闯创补充说,习近平把经济的发展都归结到要安全的发展,把外交方面归结为安全的外交也就毫不意外。“很多人都知道,俄罗斯在处理外交事务的时候,外交部长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情报系统才是。所以俄罗斯一定要求美国CIA局长访俄来沟通外交问题。就像前不久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华之前,其实美国第一位内阁级的官员是CIA的局长,他5月秘密访华。当时大家都很奇怪这个人去中国干什么。可见习近平大概也是有普京式的思维,所以他把CIA局长招到北京来谈中美如何恢复接触。”

美国中情局(CIA)局长威廉·伯恩斯(Bill Burns)于今年5月秘密访华。据报道,伯恩斯在中国期间与中国的安全官员进行了会谈。伯恩斯还曾于2021年前往莫斯科,试图就阻止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进行斡旋。

陈闯创说:“我想事后过了3个月,中国的安全部就跳出来为习近平代言,为习近平访美开出条件这就不奇怪了。重点还是习近平歇斯底里的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这就是所有奇怪的事情为什么发生,包括秦刚为什么消失,都和习近平这一套思维有关系。”

杨建利认为,如果说中共外交由国安部主导,未免言过其实。“国家安全成为中国外交的一个重心,这是一个新的现象。但是完全由国安部主导可能性不大,习近平的个人因素也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知道,一个国家领导人,如果他权力过于集中,而且认为自己是伟大领袖,大搞个人崇拜,这就给了他很多政治上的空间,不尊重体制。”

他还说:“在不尊重体制的情况下,可能部门之间的界线就会打破,尤其他觉得需要用一个部门去冲击另外一个部门,用自己的一个亲信去限制另外一个亲信的时候。‘文革’时期出现了很多这样的现象,党委都不存在了,中国的最高机构是中央文革,这都是反体制的。但是他发生在毛和习这种领导人的统治之下,所以也可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现在的现象。”

习近平对安全问题 “着魔”导致内阁成员相继消失

习近平对安全的执着已经影响到他的内阁成员的安全。中国外交部长秦刚的失踪大案尚未落下帷幕,国防部长李尚福的消失又掀起新一轮狂热议论。9月15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一篇报道,题为“美国政府认为,中国国防部长李尚福被北京当局调查”,称“这是北京军事和外交政策精英阶层出现动荡的最新迹象”。

著名时评人,油管频道主五岳散人直接在他最近的一期节目里这样评价习近平对于安全问题的执念:“他已经对周围的人绝对的缺乏信任了。所有的人都是‘总有刁民要害朕’,大概就是处于这种精神状态。所以现在圣上的‘龙体’,‘龙精神’都处于一个非常紧绷的状态,这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像现在这种情况再发展下去的话,离心离德是早晚的事请。因为你最核心的圈子里的人,支持你的人,他们不能从你这里得到利益,总觉得自己会在某一天直接被清洗掉,那二心就会生出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杨建利用“着魔”一词来形容习近平对于安全问题的极度重视。“习近平给自己的亲信陈一新,在国安部有一个对于外交进行介入的使命。而这个使命我们想来也不觉得太奇怪,因为我们都知道,尤其是海外的评论非常多,说习近平着魔于安全思维。他也明白中国的经济非常重要,中国经济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而经济的表现长期以来是中共在执政正当性最主要的来源。但是他太着魔于安全思维,所以他很多政策严重影响了经济的发展,而且还要往更严重的程度上发展。”

据《纽约时报》报报道,在2011年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的私下交谈中,习近平曾表示,中国是“颜色革命”的对象。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中国事务的何瑞恩(Ryan Hass)说,后来习近平访问白宫时一直在谈“颜色革命”:“对他来说,那显然是占据首要地位的问题。”

2022年9月,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的上合组织国家元首理事会上,习近平发表讲话,号召上合组织各国加大相互支持。他说:“要防范外部势力策动‘颜色革命’,共同反对以任何借口干涉别国内政,把本国前途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杨建利分析,在目前内外交困的大环境下,习近平可能把外交政策转攻为守。“国际上,美国试图和中国周边国家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比如日本、韩国、印度、越南,菲律宾、蒙古,甚至澳大利亚,来阻止中国的扩张。而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又因为不久前的‘地图事件’变得更糟。就连中国之前引以为豪的‘金砖国家’组织的扩张,如今印度更显得占据领导地位。”

习近平最近缺席了一系列国际会议,包括在印度举行的G20峰会,在俄罗斯举行的第八届东方经济论坛,而他是否会参加11月旧金山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也尚无定论。

杨建利补充道:“不过,这不代表习会放弃他的全球扩张雄心。他是毛主席的学生,他深谙毛主席的那句话 - 我们退下来,不是因为怕敌人,而是为了把拳头收回来,等到时机成熟,也就是我们出重拳的好日子。”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习近平国庆警示前途非一马平川 有哪些内外忧患?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3:01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