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2 2024年6月14日 星期五

美军可望重返苏比克湾 牵动南中国海、台海局势


2023年2月6日人们在菲律宾马尼拉西北部三描礼士省苏比克湾自由港区欣赏日落
2023年2月6日人们在菲律宾马尼拉西北部三描礼士省苏比克湾自由港区欣赏日落

在中国于南中国海扩张动作不断,以及台海紧张局势升高之际,菲律宾官员透露,美军可能重返昔日在海外的最大军事基地、位于菲国的苏比克湾,当地国防工业活动也可望复苏。

不过,观察人士表示,菲律宾目前的国防工业发展对美国海军的支援或协助恐有限,美菲扩大安全合作也未必能全力遏止中国在南中国海上的扩张,但却能因此协防台湾,而民主或西方国家未来也不会全然对中国的扩张行径让步,避免北京趁势改变南中国海或台海现状。

在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冲突风险升高之际,路透社周二(2月28日)报道,菲律宾驻美国大使何塞·罗穆亚尔德斯(Jose Manuel Romualdez)表示,菲国正与美国进行谈判,可能将澳大利亚与日本纳入菲美在南中国海的联合巡航的行动中。罗穆亚尔德斯表示,澳日两国希望加入联合巡航,以确保当地有“行为准则和航行自由”,尽管这个想法仍在讨论中。

报道指出,这项举措是对北京在这个战略水域活动表示担忧的另一个迹象。在此之前,中菲关系近期才因一艘中国海警船被指控在南中国海对一艘菲律宾巡逻艇使用军用级激光而陷入紧张,菲国总统小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并因此召见中国驻菲大使黄溪连,对激光行为表达“严重关切”。

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则在激光事件后与菲律宾国防部长加尔维斯(Carlito Galvez)通话,重申华盛顿对菲律宾的支持承诺,讨论深化两国行动合作,包含最近决定恢复在南中国海的联合海上活动。

不过,《日经亚洲》(Nikkei Asia)上周二(2月21日)一篇报道指出,在北京对南中国海和台海问题上实行更为强硬的政策之际,美国对菲国的支持可能不限于此。

专家:菲国防工业对美海军帮助有限

菲国苏比克湾大都会管理局(SBMA)负责人保利诺(Rolen Paulino)对《日经亚洲》说,苏比克的深水港和其通往南中国海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军事用途的明显选项。报道指出,此地昔日的美国国防工业活动可望因此获得振兴、美军在菲律宾的定期军事演习也将获得后勤支持。

苏比克湾原本是美国在境外的最大军事基地。小马科斯于2月稍早同意新增4个军事基地供美军使用,尽管美菲均未对外透露新增的基地地点,不过外界猜测,美军有可能重返战略地位相当重要的苏比克湾。

报道表示,去年4月美国博龙资产管理公司(Cerberus)收购位于苏比克湾、先前破产的韩进(Hanjin)造船厂后,两国的国防交易进一步扩大,此造船厂重建也被菲国官员视为与美国间的“最大公私合作伙伴关系”。

苏比克湾大都会管理局官员指出,造船厂计画恢复修船和造船业务,以满足美国海军舰艇、商船和菲律宾船只的需求。苏比克湾大都会管理局经理马格诺(Karen Magno)则说,在此造船厂营运的美国主要国防承包商Vectrus,将提供美军像是仓库、帐篷和发电机等定期军演所需要的物品。

另外,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海上透明倡议(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则对《日经亚洲》说,菲律宾和美国海军可能与商业营运商签订补给、维持和维修服务,这可能让苏比克湾“再次成为美军海军后勤链的重要一环,尽管这将通过与当地民用公司签订合约来实现,就像现在在新加坡的情况一样”。

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国际研究教授雷纳托·德·卡斯特罗 (照片提供: 卡斯特罗)
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国际研究教授雷纳托·德·卡斯特罗 (照片提供: 卡斯特罗)

美菲的防御合作预期将更为扩大,但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国际研究教授雷纳托·德·卡斯特罗(Renato De Castro)认为,即便报道描述的情况在未来进一步落实,依目前菲国的国防工业发展来看,短期内对美国海军的支援或协助恐怕有限。

卡斯特罗告诉美国之音:“菲律宾国防工业的当前状态的本质处于‘婴儿阶段’,主要是因为菲律宾武装部队的要求主要是反叛乱,所以我们还没有真正发展出那种类型的国防工业,能够满足美国海军的先进要求。我认为这不会让我们的国防工业得到显著发展,主要是因为美国的需求,当然还有菲律宾国防工业目前的能力。所以这是显著鸿沟。

“因此,如果当地情况如报道所述,之后可能会有美国国防承包商进驻,并与菲律宾签订合约。 但同样地,这还需要一些时间(发展菲国国防工业)。 菲律宾国防工业要真正满足美国海军的要求,可能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北京会进行经济报复吗?

在美中加剧对抗、中菲因海上冲突导致关系紧张的同时,美菲深化军事联系是否将挑动北京敏感神经、甚至再次运用经济手段,对马尼拉进行报复,也成观察人士关注焦点。

中国与菲律宾的经贸合作相当紧密。中国是菲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最大进口来源国,也是其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另外据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消息,在新冠疫情前,2019年来菲的中国游客数量达176万人,是菲第二大外国游客来源国。

然而,中国与菲律宾于2012年,因位于南中国海的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菲律宾称帕纳塔格礁)主权的争议,两国为此出现龃龉,中国当时发出“谨慎考虑赴菲旅游”的通知;此外,菲律宾于2014年正式将中菲在南中国海的争议提交国际仲裁后,中国也于同年向国民发出赴菲旅游警告,一度导致菲国中国游客人数锐减。

菲律宾大学政治学教授卡夫特 (照片提供: 卡夫特)
菲律宾大学政治学教授卡夫特 (照片提供: 卡夫特)

对此,菲律宾大学政治学教授卡夫特(Herman Kraft)表示,美军重回苏比克湾,有可能让北京重启减少赴菲游客的报复措施,但有鉴于美菲正扩大安全合作,中国应不致立即采取重大的经济威吓手段。

卡夫特告诉美国之音:“我不认为中国目前有兴趣再次用其政治力量影响菲律宾,中国不过度对菲国采取激进措施也符合自己的利益,因为菲律宾正与美国加强安全合作,这意味着中国不会立即切断经济联系来惩罚菲律宾。”

美菲合作能否遏止中国的海上扩张?

虽然北京不见得以经济制裁威胁马尼拉,但卡夫特示警,其在南中国海的扩张行为可能不会因美军国防活动在苏比克湾的复苏而受到大幅度限制。

卡夫特说:“我们主要担忧的是中国(在南中国海)建造了那些人工岛。 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确实扭转这个过程? 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认为仅仅因我们加强了与美国的双边关系,并不会让中国放弃这些岛屿。不论我们是与美国加强或扩大关系,都会(对中国)产生威慑作用,(但)这种威慑作用效果实际上是有限的,因为中国现在正在进行扩张。我认为我们将在关注的争议区域上看到,中国的强势作为有所减少,或者这至少是期望的结果。”

不过,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的卡斯特罗认为,美军重回昔日在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以及美菲之后在南中国海的联合巡航活动,可能会使中国的海上侵略行径有所减缓,以避免与美国在此主权争议海域正面交锋。

卡斯特罗说:“这是中国必须考虑的事情。在美国(海军)重返之前,中国已经如此咄咄逼人,但现在他们必须考虑美国会如何回应。我们现在有联合巡航,包含菲律宾和美国海岸警卫队,以及两国海军都将参与,这种情况必会让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海警船,甚至是中国海上民兵考量到,他们将面对与美国海军或海警队一同巡航的菲律宾船只。如果他们想正面对决,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苏比克湾支援美军后勤 学者:有助协防台湾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也认为,美军可能重返苏比克湾的举措能够健全南中国海的安全防护体系,更有助协防台湾。

苏紫云告诉美国之音:“菲律宾苏比克湾,藉由美军来协助菲律宾稳固住南海(南中国海)的安全情势,那当然对于说台海的这个协防,就会有实质的助益了。毕竟苏比克湾是美国以往长期经营的海空基地,所以如果美军可以由造船业,还有就是可以支援军舰的后勤,还有修护的这些行动,它对美国海军在南海的军事力量、制衡中共人工岛礁(扩张),还有就是协防台湾,就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菲国苏比克湾大都会管理局负责人保利诺也对《日经亚洲》表示,有鉴于苏比克湾距离台湾不算远的距离,美军在此扩大部署“非常具有战略意义”,他说:“这边离台湾仅一个小时,若乘坐F-14只需30分钟就可抵达。”

小马科斯在今年1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FT)专访时曾表示,美中在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升温“令我们非常非常担忧”,他预期马尼拉政府将加强与华盛顿的军事合作。

然而,彭博社本周三(3月1日)报道,美军在菲国加大部署的计画遭到马尼拉部分政界人士反对,忧心如果台海局势升级,菲国将被卷入其中。

不过,苏紫云表示,无论之后美菲将如何扩大军事联系,中国长期对外推展其战略布局的野心不会轻易改变,因此民主或西方国家不应也不会全然对中国采取“绥靖主义”(Appeasement),也就是对其侵略势力做出政治或物质让步的政策,避免出现反效果,让北京趁势创造出台海或南中国海的新现状。

苏紫云说:“毕竟它(指中国)是一个land power(陆地强国),然后走向变成一个sea power(海洋强国),它就会不断地向外扩张,那其他国家如果说过于担忧北京的反应的话,那可能就会掉进这个所谓的‘Appeasement’,就是‘绥靖主义’,那这样反而会鼓励中共使用军事力量,去改变南海(南中国海)或是台海的现状,所以我想北京的预期的一些反应,不在西方国家主要的考量范围之内了。”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