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 2021年9月28日 星期二

台日首次准“2+2会谈” 提高层级大谈安保


台湾和日本的执政党8月27日举行双边“2+2安全对话”视频会议。(照片来自台湾民进党推特)

日本与台湾的执政党在8月27日举行首次外交与国防在线安全对话,被视为双方执政党之间的准“2+2会谈”。日台国际关系专家分析会谈举行的背景因素、预期影响、以及中国的可能反应。

台日首次准“2+2会谈” 提高层级大谈安保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34 0:00

超越以往框架的准“2+2会谈”

台日执政党民进党与自民党在8月27日上午首度举行议员版的双边外交与国防政策安全对话,双方将各自派出一名国防与一名外交领域的议员进行讨论,被视为准“2+2会谈”。

新台湾国策智库执行长陈致中(照片提供: 陈致中 )
新台湾国策智库执行长陈致中(照片提供: 陈致中 )

新台湾国策智库(Taiwan Brain Trust, TBT) 执行长陈致中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次的会谈对台湾意义非常重大。

他说:“台湾和日本虽然没有邦交,但透过两国执政党议员进行国防等议题的讨论与研究,这就形同是两国双方政府直接进行安保对话。日本是内阁制国家,日本负责国防与外交的执政党国会议员与台湾执政党立法委员直接对话,这样对于两国双方关系的推进,以及双方的安保、繁荣与安定,必定有相当正面的帮助。随着中国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升温,中国海警船只也屡次进出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台日往后必定也有许多安保相关议题值得在会谈上讨论。”

陈致中表示,这次会谈不仅是史上首次,更是台日关系的历史性突破,台湾的民意非常支持,感谢日本主动提出提高台日交流的层级。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照片提供: 门间理良 )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照片提供: 门间理良 )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Rira Momma)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中国近来不断加强对台湾的政治和军事压力,关系到了日本西南群岛的安全保障。依他的个人观察,在这个背景下日本与台湾之间交流的重要性得到了强烈的认可。

说:“日本和台湾之间举行正式的国防与外交2+2会谈是极其困难的。其中原因除了没有邦交之外,双方也都要面临中国的批评与威胁。 因此,日方提出在网上举行国会议员版本的2+2安全对话,避开官方层级会谈的问题。虽然不是正式的政府部长,表面上或许看起来重要性不高,但这是第一次任执政党要职的议员发起的会谈,是一个超越以往‘议员外交'框架的新型式,对于日台关系的进展将是非常大的推动力。”

东亚国际关系专家,东京大学大学院教授佐桥亮(Ryo Sahashi)对美国之音说:“日本和台湾议员版2+2会谈的举动证明了自民党对台湾的关切正在大幅增加。从今年开始,日本政界高层一再公开对外表示台海稳定可能会受到侵扰,应该更加强调维护日美同盟台湾的重要性应当受到更多的关注,这次的议员版2+2会谈也是延续此前各种对台海问题发言的方向,日本提出了一个具体的动作。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对台政策与以前相比,其实并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化,也没有超出维护地域稳定的范围。然而在日本,日华议员恳谈会等组织中双方议员向来交流密切又活跃,是为日台关系发展上具有历史的‘特殊管道'交流。这一次这么大的动作,也应该被视为政府用独特的手法加强议员之间的交流。”

鹰派部长级议员促成多种共识

佐桥亮教授表示:“本次会谈日方的出席议员为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参议员佐藤正久,自民党国防部会会长、众议员大冢拓。这两位都是自民党内经验丰富的部长级议员,为会谈发挥了划时代的力量。但需要注意的是,两位部长级议员的角色与美国国会委员会主席或副主席不同,并没有直接的政策或立法上的权限。”

本次会谈内容主要是中国对于日台在军事以及灰色地带的胁迫动作进行交流。除了安全问题之外,还讨论了促进包括经济领域在内的日台交流方法。

门间理良部长指出,佐藤正久和大冢拓都是反对中国的鹰派成员,因此可以与台湾方面在上述安全、经济、交流等议题上达成相当大程度的共识。

自民党内的外交部会(外交组)于今年2月成立“台湾政策检讨项目小组”(简称“台湾PT”),佐藤正久是小组的召集人。他一直在讨论双边国会的理想外交模式,把强化国会外交与日本对台关系订为政策方向。

佐藤正久公开表示:“今年6月在英国召开G7七国领袖峰会前,菅义伟首相就提议“设置日本与台湾议员的外交管道”。由于正式的日台官方国防与外交2+2会谈目前有实际困难,我们就着手协调举行执政党成员之间的会谈。”

关于当前台湾周边局势,他说:“自去年7月中国政府在香港实施国安法,‘一国两制’实际上已经崩溃,台湾被称为‘第二个香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周边的军事活动应该要受到重视。台湾的稳定对日本很重要,不仅从国防的角度,从经济安全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

台湾方面出席者为民进党立委罗致政与蔡适应,罗致政是现任民进党中央党部的国际部主任,与蔡适应都是长期在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的资深立委。

陈致中执行长说: “这两位立委对于台日与台美关系十分熟稔。罗致政在会后表示日方承诺协助台湾参与CPTPP (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议),以及会谈焦点的科技合作,包括半导体产业; 蔡适应也提到会中讨论中国机舰在灰色地带的活动,台日都认同在海巡合作上,应该要有官方的意见跟交流,以上这些信息足以反应会谈达成很高程度的共识。巧合的是,昨天是拜登上任后第一次有美国的海军与海巡双舰通过台海,具有指标意义。可望未来除了本次会谈讨论的台日海巡合作,可延伸至美台日三国在海巡事务上的共同训练与合作。”

陈致中强调,台湾和日本原来就有地缘上唇齿相依的关系,因此日方代表大冢拓在会谈中说台日是“命运共同体”;佐藤正久表示这次的安全对话将对于未来自民党的政策决策有所帮助,足以显示日本外交和区域安全政策的重大调整,这对于台湾深具正面意义并且影响深远。

美国海军第七舰队8月27日宣布,伯克级驱逐舰纪德号(USSS Kidd DDG-100)和美国海巡舰穆洛号(Cutter Munro),按照国际法例行通过台湾海峡,为拜登上任后,美国海军和海岸防卫队的舰艇首次同时通过台海。

定期举行 跨大至美日台三方对话

门间理良部长说:“可以肯定的是,日本政府会将此次会议视为议员交流的一部分,会议的结果暂时不会对当前的日台关系框架或日本政府的对台政策造成重大的改变。不过,改变在过去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一直没有讨论过,那么现在就提供在政策上重新考虑并实施的可能性。如果这次会谈只进行一次就结束,给日台关系带来可能反而是退步感。 所以要真正推动日台关系的进步,最重要的是定期举行这个会谈并建立起固定可以遵行的模式。 迫于国际情势的现况,日台交流必须要用渐进战术,在共识的基础下慢慢深化内容再视情形升高层级,才能达到对双方都有长期效益的结果。”

他表示,虽然外务省和防卫省会根据日本政府的政策采取行动,但外务省尤其对可能导致双重外交的局面是不太乐见的。

他也提醒台湾不宜期待过多,因为即使是执政党议员,其立场也不能公开代表政府的立场,双方都要对这样的“非官方”对话的形式有所共识,慢慢建立长久的交流常规。

东亚国际关系专家,东京大学大学院教授佐桥亮(照片提供: 佐桥亮 )
东亚国际关系专家,东京大学大学院教授佐桥亮(照片提供: 佐桥亮 )

东京大学大学院教授佐桥亮说:“以在政治为主导推动日台关系进步,从今以后更大有发挥的空间了。不过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的举措还是以美国政府的反应为基础。 因此,任何的进展都不太可能超出‘一个中国'政策的范围。然而以目前日本社会的倾向观察,民间也越来越支持日本将台湾视为一个成功的民主国家,以及日本在东亚的重要伙伴,因此以政治主导的各种举措作为日台关系的支柱,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重要。”

佐桥亮表示,台湾问题已成为日美关系中的重要安保议题,日台的合作应该会因此加速向前推进。日台政府之间的关系会有多大变化目前尚不得而知,这将取决于台湾如何克服从前的种种障碍,加强与日本的合作。

陈致中执行长说:“以台湾民意代表来说,当然希望未来能够定期举行这一类的会谈,更希望不仅限于台日,连台美之间,甚至是台美日三方,甚至在更扩大到其他国家,台湾都能参加这种安保对话的机制。这不只是对台湾,对其它参与对话的国家彼此之间也能有更正面的安保、稳定、繁荣的发展。”

他指出,美国总统拜登8月19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的采访中第一次将台湾与日本、韩国、北约并列,视为美国的盟邦,这是美国破天荒第一次把台湾置于美国与日本战略地位上如此重要的位置,对于台美日安保对话是很好的契机,或许本次的台日议员版2+2会谈只是开始,往后台湾参与国际战略对话的机会大幅提升了。

专家:中国例行公事表示不满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会谈当日,针对台日议员版2+2会谈的相关问题说:“要求日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他表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并指“日方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人民负有历史罪责”、“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区域研究部部长门间理良表示: “中国在外交上最可能的回应就是例行公事一般召见日本驻北京的大使表达不满,除此之外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毕竟日美同盟更加紧密对中国是不利的,中国也不想太刺激日本,如果日本更靠向美国与中国对抗,这会是中国的心头大患。如果再要有什么具体行动,或许就是中国军机再进入日本与台湾的防空识别区,再次表达抗议,预料不会有很戏剧性的变化。不过可以见得中国对于以前不那么在意的日台议员交流、经贸交流,甚至提供疫苗这种人道援助上,现在都特别敏感,跟美中关系恶化,日美同盟屡次提高台湾议题的重要性很有关系。”

新台湾国策智库执行长陈致中说:“台湾对中国这些无理的反应是不会屈服的。中国愈是在国际上打压台湾,就离台湾的民意更加遥远,北京当局也应该要思考现在的态势并不利于中国。台湾加强自己与民主国家之间的合作与发展,是属于台湾自己的内政,我们要跟日本、美国或其他国家发展关系,不关中国的事情。台湾不需要受中国影响,对的事情坚持到底就好了。”

他指出,台湾应该趁着中共因为处理北戴河与二十大等重大会议分身乏术的时候,积极地加强与日本、美国与其他亚太国家的交流与合作,为自己在对抗中国威胁方面获得更多筹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