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2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何清涟:我看“宝万之争”的王石归宿


万科公司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董事长王石在敲锣之后(2014年6月25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3月30日,《万科收归国有,王石已是正厅级》这条消息在网上流传,持续一年多的万科股权之争终于以“宝恒捕万,深铁在后”划上句号。相关人士评曰:万科“从各家眼中的肥肉,一跃成为了不能惹的自家人”。

王石作此选择的必然性

文中所言“正厅级”,其实是王石的身份标签的转换,实质意义不大,很难想象王石真在意这个标签。这种身份转换方式并非王石独有,2016年11月格力集团的董事长董明珠弃体制身份换市场薪酬,正好与王石的身份互换呈反方向。董女士弃之不顾的身份是副厅级。这个级别的干部的退休年龄都以63岁为限,也就是说,两人都是以一种身份转换作为对人生的阶段性结算,董女士已经另开人生新篇章,王石是否这样做,完全看他自己的心愿。

万科股权战,应该是王石商海一生当中最凶险的一战,多年与团队一道倾尽全部心力,打造出一家年净利润高达200多亿元的霸主级房地产公司,只因为在股权持有上缺乏战略眼光,相信“没有王石的万科就不是万科”,相信在这块充满不测与变数的国土上可以凭借自创的职业经理人模式永据万科。这点失误,已经被媒体评论及业界彻底反思,相信会被所有民营企业家引为“商海风月宝鉴”。

万科是家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现有的非国有企业多半是这种形式。比万科更庞大、更招风的多的是,为何只有万科被盯上?除了人们通常剖析的万科王石及经营团队失去了控股权之外,最重要的还是靠山的类别问题。

在这场开局就几成败局的股权收购战中,王石经过艰苦努力,最终让宝能未能如愿坐上董事长宝座,从这一结局看,万科没输,宝能没赢。站在王石的立场想想,辛苦多年种出一座硕果累累的桃园,与其让入侵的“野蛮人”如愿成为桃园新主人,还不如让一个没伤害自己的无关者成为主人,附带让看客积攒了一年多的奚落得不到最佳爆点。至于他请来的“白衣骑士”深铁将来对他是否取而代之,那已经是另一个故事的内容了。

万科找靠山,为何要“公对公”?

王石以“从不行贿”标高自许,但他也知道,在中国这块地呆着,经营企业总得找些靠山,他找的是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据介绍,这是一家在香港注册和运营的多元化控股企业集团,它的前身“联和行”于1938年在香港成立,旨在接受和保管各界抗日捐款和物资,为抗日根据地采购军需物资及药品。这奠定了华润未来76年显赫的红色地位。华润改为现在的名字是在1948年,即中共与国民党逐鹿中原,胜利在望之时,“华”代表中国,“润”取自毛泽东的字“润之”。钱之光任首任董事长,以后其隶属关系几经变动,但从未脱国企身份。近年来跻身全球500强企业之列,2013年排名第187位,自2005年起连续获得国资委A级央企称号。华润在万科的持股比例最后增加到15%以上。

要说华润的牌子也算够硬,王石当初找它做依傍不算错误的选择。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10年之后,中国十八大权力交接过程中,发生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权力斗争,主掌华润集团十余年的宋林也被波及。2013年7月17日和2014年4月15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以个人身份,两次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宋林在华润收购山西金业资产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渎职行为,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以及包养情妇并涉嫌贪腐等事。2014年4月宋林被免职后,招商局集团董事长傅育宁接任华润集团董事长一职。华润集团的人事变化,让宝能及其后台看到了巧取万科的可乘之机。

其间发生的种种故事,无论真假虚实,都已尽见于媒体,各种高高低低的喝彩声也经久不息。只有那些自己在做企业并深知其难的人,才对王石的遭遇抱持同情之心,希望能通过“资本与经理人的协商以实现共赢”。任志强曾明确表示过::任何人都不可能用“赵家人”背景与华润对抗(此语似指安邦的赵家人特殊背景)。但实际情形却是,华润似乎无意也无力对抗宝能,这就迫使王石继续寻找新的依傍,引入深铁,最后出现了目前这一结局。

这种公对公的靠山,其实关系不会很铁。但王石只能这样找。其间原因,他从来未对外公开说过。我作为当年的深圳人倒也略知一二,1989年深圳市在“六四”期间曾发起过几次游行,参加者身份各异,但企业集体组织员工自愿参予的,就只有万科公司。6月2日,当我们这些发起人拿着标语横幅站在深圳大剧院前的广场上等候参加者时,看到万科逾百员工穿上标有万科字样的绿色马甲,在王石带领下举着标语横幅出现之时,在场上千人欢声雷动,游行队伍立刻出发,沿途都有人自动加入,游行至深圳大学门口之时,据说已经有五千人左右。六四事件之后,王石的万科在公司入口处为受难者设了灵堂,持续了好几天。

这种经历在官方看来当然是“底儿潮”。王石用了很大力气,才让当局“忘记”这笔旧帐。估计他为万科找靠山时,选择“公对公路线”,找家国企作依傍,就是出于政治保险考虑。王健林、马云等其他人,因为没有这种心结,也就不找这种不铁的靠山,直接将新老常委家人亲属尽收股东囊中。

这些往事,我从来就不写。如今王石的董事长宝座极有可能“禅让”,写出来大概也不会影响他的个人前程了。

中国财富故事的主轴:政商结合

对“宝恒捕万,深铁在后”的结局,评者认为:“中国顶层政治渐渐尘埃落定的当下,深铁的背景及能量确实比华润更能帮到当下的万科”。是否能帮到,这种帮助是否是万科想要的类别,那是后话。再说回中国的政商关系,王石选择公对公的政商关系,似乎于他个人安全而言,也不算不智。

在中国经商离不开官的“帮衬”,但商人也大都知道这种政商之间的关系“离不开、靠不住”。所谓“离不开”,是指办企业的人,从行业准入、税收,直到获得资源分配方面的特权,完全离不开政府(官员)。所谓“靠不住”,是指以下两种情况:

一是原来的靠山因调任、官场沉浮而无力保护。2013年7月湖南吉首曾成杰因集资案获死刑就是一例 。民营企业主曾成杰的集资事业依赖两个关键人物的支持,一是湘西自治州州长杜崇烟的弟弟杜崇旺,二是吉首副市长的妻子范吉湘。曾成杰的不走运在于:2007年7月杜崇烟因为与其儿子的北大同学石瑶 的一夜情丢了乌纱,杜的倒台使曾成杰失去了靠山。当湘西集资风波成了影响地方安定的大事件之时,曾成杰就成为湖南省用来祭刀的倒霉鬼。无巧不成书的是,王石曾对曾成杰之死表示同情,在2013年8月13日北京的一次研讨会上,王石呼吁企业家合法集资成立基金,对企业家进行救助,再发生类似的纠纷,涉及到刑法并且还不上钱,基金就可以启动起来,实行救助。

二是商人被动卷入权力斗争,他们的命运与其政治保护伞同沉浮。这方面的例子,仅十八大权力交接以来就数不胜数。其中因薄熙来案牵连入狱的徐明瘐死狱中,资产曾达16亿人民币的实德集团化为轻烟。因周永康倒台而失利的川商就有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兄弟五人,以及成都工投集团董事长戴晓明、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等十余位企业家。

王石不行贿,不陷入企业对私人的政商关系网,从而使得他在股权之争的旋涡里没有陷入灭顶之灾。据说对手曾调查万科与王石长达一年半,其间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就是作为职业经理人,王石拿的薪酬太高。但这薪酬标准由前任董事会定下,实在做不出大文章,嚷嚷一阵就过去了。

用“事了拂衣去,还尔功与名”来形容王石、万科与深铁的关系,并不合适,因为确实没有这份潇洒,但王石在商海浮沉30多年,做成如此大格局还能全身而退,也算得上是一种不错的结局。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