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台湾与中国外交官的斐济冲突:蛋糕是亚洲最新的“侵略性工具”?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他的推特上发布2020年8月28日访问帕劳的照片

台湾与中国外交官在太平洋岛国斐济发生的肢体冲突事件这两天成为多家国际媒体报道的焦点,社媒上也出现许多关于此事的贴文。了解南太平洋地缘政治的专家说,中国“战狼”外交官越来越粗暴的作为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发展”,对中国在斐济,甚至是在更广泛太平洋地区的形象没有好处。

专门写斐济事务的记者格拉罕·戴维斯(Graham Davis)星期天(10月18日)在他的博客“Grubsheet Feejee”以突发新闻发出“两名中国外交官攻击一名台湾驻斐济代表处成员”的“严重外交事件”报道后,这起10天前发生的事件才因此而传开,不过台湾外交部和中国外交部星期一各执一词,相互指责对方挑衅。

戴维斯在这起突发新闻的报道中说,斐济政府与北京的关系“极端密切”,去年斐济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强迫台湾将其驻苏瓦办事处的名称从“中华民国贸易代表处”改名为“台北商务办事处”,台湾虽然提出抗议但却无效。

澳大利亚籍但在斐济出生的戴维斯说,这起外交事件是中国“在全球宣示对台湾主权的咄咄逼人行为模式的一部分”,斐济也“不是中国外交官做出恶劣行为的唯一国家。但无论我们多小,无论中国的援助到达什么程度,我们不能,也绝对不要忍受在斐济土地上有违法行为。”他认为,那两名中国外交官应该尽快被列为“不受欢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并且被驱逐出境。

2018年人口为88万的斐济在1975年与中国建交,是第一个承认北京的太平洋岛国,虽然与台湾没有外交关系,不过台湾在斐济首都苏瓦(Suva)设有商务办事处。

台湾驻斐济代表黎倩仪2020年10月8日在驻斐济台北商务办事处双十酒会发表讲话(驻斐济台北商务办事处脸书)
台湾驻斐济代表黎倩仪2020年10月8日在驻斐济台北商务办事处双十酒会发表讲话(驻斐济台北商务办事处脸书)

驻斐济台北商务办事处在关于10月8日活动的新闻稿中没有提到此一事件,只称当天在Grand Pacific Hotel举行的国庆酒会有斐济政要、国会议员、政党领袖及侨界人士百余人出席,台湾驻斐济代表黎倩仪致辞祝贺斐济独立50年,并强调50年来台斐关系“虽曾遭到若干挑战,惟两国友谊历久弥坚”,并与宾客同切国旗造型蛋糕,庆祝中华民国109年国庆。

美国企业研究所安全与防务客座研究员马明汉(Michael Mazza)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不认为中国在以斐济发生的事件或对此事的描述发出任何特定信号,也不认为肢体冲突会是来自上级的指示,不过他的确认为,“这个事件符合我们近来看到中国外交行为的一个更广泛模式,那就是其外交官会粗糙、有时以肢体行为来试图达到他们的目的。”

“我们在2017年的金伯利进程、2018年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及2019年布拉格市长的新年酒会都看到这种行为。我认为从全世界中国外交官发出的‘战狼’推文也是其中的一种。”

马明汉说,中国高级领导层显然正在定出一个调子,其他人则是在模仿这个调子,“如果这个路线不改变,中国外交官将更加粗暴、更加严厉、更加咄咄逼人,而当其他人做出负面反应时,中国就可能做出攻击。”

台湾与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外交争夺激烈,自2016年民进党的蔡英文政府上台后已经失去7个邦交国,在基里巴斯和所罗门群岛相继与台湾断交后,目前台湾在仅有的15个邦交国中,在南太平洋只剩下帕劳、瑙鲁、马绍尔群岛及图瓦卢。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太平洋岛屿项目主任普莱克(Jonathan Pryke)也告诉美国之音,斐济发生的事件“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发展,不利于中国在斐济或太平洋地区的形象。”

他说,“许多太平洋岛国的政府已经对中国在援助、外交及商务领域的咄咄逼人行为感到挫折,这只会进一步增强那种憎厌。”

对于发生在斐济的情况是否也可能在其他太平洋岛国发生,普莱克说,“有可能”,不过许多太平洋岛国小到没有台湾办事处在那里存在,因此他不预期此事会扩散到斐济以外。

“当然,我们应该对任何暴力行为感到担忧。不过我认为中国应该更担忧。他们已经与太平洋国家的民众有重要公关问题存在,这次事件当然更无助于他们的形象,”他说。

长期观察台海两岸在太平洋外交战的普莱克,星期一在胡佛研究所一场关于台湾在印太地区角色的视讯讨论中表示,台湾与中国在太平洋岛国的外交争夺战已经进行多年,双方对当地的援助也有不同,台湾强调的是分享它的发展经验并对国际社会做出反馈,援助项目着重于基本建设、人道主义救助、教育和培训,2016年蔡政府上台后推动新南向政策,更强调社会人文及教育文化交流,对外援助基本上也遵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原则。

此外,普莱克也以洛伊研究所去年的分析报告指出,自2010年到2018年期间,台湾在太平洋的援助规模只占中国的十分之一,中国在太平洋岛国的援助项目共有197个,性质大多是该国重大基础建设,如道路、桥梁等,平均金额为9百万美元,而台湾的援助项目共有395个,主要以人文、技术性质为主,金额都是低于一百万美元。

台湾外交部星期一说,中方人员在台湾驻斐济代表处举办国庆酒会时想要“强行闯入”会场干扰活动,不仅不听劝阻还推挤台湾外馆人员,导致外馆人员受伤“呈现轻微脑震荡现象”。台湾代表处已向斐济外交部及警方说明经过并提供证据,也对中国外交部人员“严重违反国际法治与文明规范的粗暴行为”予以严厉谴责。

星期二,在一个对事件后续发展发出的新闻稿中台湾外交部表示,斐济外交部已积极介入处理此事,对于斐方“公正处理”这次争议事件台湾表示尊重,也感谢斐济政府“承诺将派员协助我国驻馆后续公开活动,避免再度发生滋扰。”

声明说,台湾驻馆已向斐济警政署备案完成提告前必要程序,如果中方再有任何不利台湾的举措或持续散布不实讯息,台湾“决不妥协,必将追究到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一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台湾在斐济“根本没有什么所谓‘外交官’”,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利用台湾问题挑拨中国同太平洋岛国关系的图谋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赵立坚也援引中国驻斐济使馆的声明说,当晚是台湾机构人员“对在同一酒店公共区域正常执行公务的中国使馆工作人员发起言语挑衅和肢体冲突,造成一名中国外交官身体受伤、物品受损”,并称台湾是“贼喊捉贼。台机构在所谓的活动现场公然悬挂伪旗,蛋糕上也标有伪旗图案”,中方要求斐方对此进行彻查。

星期二赵立坚在记者会上对台湾指责中方外交人员“粗野”的提问仅仅回应说,“他们完全是倒打一耙,胡说八道。”

一些观察人士对于中国战狼外交官的作为感到匪夷所思,还有人戏称,一个装饰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的蛋糕,已经成为亚洲最新的“侵略性工具”。

布鲁金斯学会印度项目主任坦维·马丹(Tanvi Madan)在其推特上发文,贴出一张有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装饰的蛋糕照片,旁边再附上另一张有印度、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国旗装饰的“四方会谈”(Quad)装饰的蛋糕说,“这是亚洲最新的侵略性工具:蛋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