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维州华裔对大选的回顾和对新政府的期待


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在华人社区产生了不小的震动。川普的支持者拍手称快,克林顿的支持者捶胸顿足。但不管当初支持谁,现在都只能接受这样一个结果。美国之音记者来到2016年大选的战场州维吉尼亚,采访了当地华人居民,看看他们如何回顾大选,对美国下届总统有何期待。

在北维州的丰收华夏基督教会,政治也成了大选年教会讨论的话题之一。教友们一边倒地支持川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

李冰是从事IT业的教友。她说:“奥巴马执政的时候强行通过男女同厕法案,他所维护的是某一小部分人的利益,为了小部分人的利益而牺牲大部分人的利益。而且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尤其是我是有女儿的,我知道如果这个强行在公立学校推行的话,很多的女孩子会有被性侵的危险。”

同样从事IT业的教友吴热风说:“如果一个民主党的总统上台的话,那么他肯定会提名一个自由派的最高法官。不但是一个,后面几年很有可能有四个,这样四个的话,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比例有可能达到七比二。如果作为像我们这样维护圣经观点、维护传统家庭伦理的华裔家庭,我们觉得这会为我们的后代留下一个非常不好的生活环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师郦宁说:“我仔细对比了一下川普和希拉里的政策的不同。川普本身是pro life,保护生命。 他要保护美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因为很多人都知道,美国是建筑在圣经基础上的一个国家。所以他要保护回到美国最初的价值观。也看到他对国家安全的考虑。”

李冰说:“川普提倡的法律和秩序是非常重要的。不然我们的国家没有人保护我们的大众。没有人遵守法律的话,这个国家是没有办法被治理的。所以我觉得如果川普上台,法律和秩序的落实是非常有必要的。”

另一位教友吴昌军说:“美国的政治正确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真话是不敢说的。比如说非法移民这个词都不能用,现在叫无证。按照这个逻辑的话,如果一个人非法闯进别人的家庭,那也不能叫非法,也不能叫非法闯入,叫未经允许闯入。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所以说这是一定要停止的。”

郦宁说:“他的副总统迈克彭斯的选择,他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基督徒。而且在任上也非常有政绩。我们大家也非常为他感恩。所以我觉得,基于这些原因,我们选择他。”

相对于教会,在乔治梅森高中参加社区课程的华裔居民有着更多元化的想法,从中可以听到不少自由派的声音。

北维州社区大学ESL老师林玉惠说:“这次的选举大概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因为好像没有一个候选人大部分的政见是大家都很满意的。”

北维中文学校校长何淑妙 说:“我个人认为这次的选举把美国有点分化。而且我觉得还蛮严重的,有关黑白或是有关中下层的社会,其实开票以后,大家还觉得说其实不是这个方向。我想这次选举最主要有很多州本来是民主党,然后反到共和党。很多人都没有事先指导有什么警告的现象出来。我想主要是因为经济的问题。因为很多人在经济上有问题,他就不会注意到国际观,或是我们要做世界的警察。那是川普讲的话。但是我想,他个人的作风很多人也不是很赞成,我也不赞成,因为他讲话也不太修饰,也许那是他本人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这点吸引很多人,还是(因为)这点很多人反对他。”

验光师凯文·陈说:“基本上谈到这个经历的时候,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都还是觉得这是很令人震惊的一段经历。只因为他是没有政治背景,只是白手起家的商人,没有外交背景而想要领导国家。有时候使人难以想像他在世界上能如何施展能力,不只是经商方面,还有如何成为与其他世界领导人互动的外交角色。有时候我很难理解他如何能有观念上的大跨越来做总统,领导这个自由的国度。”

维吉尼亚州的退休居民李本三说:“我认为川普他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他能做到今天的成功,他有他的能力。他到曼哈顿去的话当然是他爸爸给他的这一笔钱让他去,可是他毕竟是自己在那边闯出来的,(这是)第一。第二,我觉得他这个人比较干脆,他当了美国总统以后,不管怎样,世界上要跟美国打交道的各国领导人很多。你跟一个比较干脆的人打交道比较不那么头疼。就怕今天拖泥带水,明天决定又很慢,那就费很多功夫。因为政治上的问题通常都是这样,没有百分之百。百分之四十就已经差不多很好了。总是要有很明快的决定,这是当领导人的一个特质。我觉得川普在这方面是蛮不错的。”

林玉惠说:“我自己跟孩子讲,每个人都有他的优点跟缺点。他们的缺点,我们就想说,‘人都是这样的,我们不要受影响’,可是有些优点的部分我们还是可以学习。希望川普能够把他的聪明才智用在正面的政策上面。”

大选尘埃落定,川普已经成为所有选民的当选总统。华裔选民向新总统提出期许,希望他能带领美国变得更好。

维吉尼亚州居民郭红说:“好像各个地方的经济现在都已经走下坡路,移民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希望川普上台之后,希望在这方面能够有所改变,能够把经济弄好,因为他也是一个商人。这是大家期许的。

何淑妙说:“我个人认为,如果小孩已经在这里,上学了,我想应该还是想办法让他们留下来。也许经过几年,或者就像一些人提到的,让他们的父母保税,去读英文,不要成为社会的负担。这也是一个方向。这是我个人认为。我个人也不认为,你一下就遣送他们回去(是好的),会有很多家庭分散也不是特别好。”

凯文·陈说:“我主要关注医疗和民权。因为医疗的开销已经变得让人非常难以承受。我不是很清楚奥巴马医保在这里的角色,也不知道川普是不是要推翻奥巴马医保。因为对一个国家来说,要推翻整个系统重新开始很难。其实这比现行的系统花费更多。所以现在我想要一个领导人能够引导我们的国家,制定法律造福公民,让人们能有平价医保。我们应当重点关心低收入和经济困难的人,而不只是帮助1%的最富裕人口。”

李本三说:“我现在已经退休了,当然关心的议题就是社会安全,发老人年金的时候能够多发一点。”

吴热风说:“我想全球化使有的美国人受益,但是更多的人受到了工作上的威胁。这种工作上受到威胁(的人),他们的声音不能够不聆听,不能够只有精英或者高层他们在控制传统的电台,只说他们一个声音。他们不能够无动于衷,他们不能够只想到他们所代表的高的集团的利益。他们应该面向社会,不是从他们单一的理想出发。”

李冰说:“我们的孩子从小从幼儿园就开始努力上各种补习班,结果到了大学也可能会因为超出其他族裔的分数不够多,而不能进到他们想要去的学校。他们到了工作场合也会因为他们是华裔或是亚裔,因为多样性的原因而不能进到他们喜欢的工作场合,这也是对我们孩子的未来的一个影响。”

吴昌军说:“我不是投现在,我是投将来,为我的下一代有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不管你是什么种族,要有一个公平的环境。这是我所预见的美国梦,一个公平自由的环境。”

郦宁说:“我们的祷告是,如果他在任内能够使圣经重回大中小学,使我们能在教室里一起祷告,那么美国的各方面,治安也好,学生也好,道德水准也好,会得到更多的提高。当我们的治安、道德得到更多的提高,美国的经济绝对不会不起来。”

凯文·陈说:“我们希望当选总统川普尽力为我们的国家而不是为他自己做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