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8 2024年5月29日 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两会的严肃与儿戏


资料照:正在举行中国人大会议的北京人大会堂。(2020年5月25日)
资料照:正在举行中国人大会议的北京人大会堂。(2020年5月25日)

随着3月的临近,中国共产党中央20届二中全会的召开,一年一度的中国全国政协和全国人大会议进入国际媒体的视野。今年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因要 “选举”习近平为无任期限制的国家主席而受到瞩目,习近平的人大代表资格之谜也受到日本媒体注意。

虽是橡皮图章,仍是受人瞩目

按照中共当局官方的说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简称全国政协)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简称全国人大)一年一度的大会是一个畅所欲言的民主平台,是汇集众智、共商国事的参政议政殿堂。但由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把持着不受制约的权力,政协和人大被普遍认为是中共掌中的玩物,因此政协和人大分别获得了花瓶和橡皮图章的绰号。

相对而言,全国人大在中国人和国际媒体当中比较受重视,因为全国人大名义上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共推行的政策往往是通过人大的名义以法律法规和政府工作报告的形式发表。

资料照:前澳大利亚总理、亚洲协会会长兼CEO陆克文(亚洲协会视频会议截图)
资料照:前澳大利亚总理、亚洲协会会长兼CEO陆克文(亚洲协会视频会议截图)

在展望今年的中共全国人大会议的时候,美国亚洲学会主席、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2月中旬在亚洲学会网站发表文章,标题是 “中国在2023年相互竞争的意识形态和经济政策目标”。

早先以频繁发表被许多人认为是亲北京甚至亲中共言论而受到注目的陆克文现在似乎有了一种新的口吻、新的视角。他写道:

“下个月(中国)全国人大和总理经济工作报告将再度提供机会(使中国当局)得以重申党的不断改变的经济叙事的核心内容。我们应当准备看到当局进一步声明要重新致力于早先的‘改革开放’原则,推出一系列新的更为亲民营企业的政策导向。然而,中共和中国,其中包括其企业家阶级可能对当局进一步强调意识形态正统性的可能性持谨慎的态度,而那种正统性可能再度压抑对市场的热情。”

三年与三十多年的政策恶果

今年中国两会是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在全世界独树一帜坚持推行所谓的疫情清零政策给中国的民生和中国经济造成无端的重大损害之后召开的。

中共当局去年12月由严酷的动辄封城乃至封门为特色的疫情清零政策突然转变为彻底躺平、撤销所有的疫情控制措施之后,现在还不清楚中国经济重新开放究竟能否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修复过去3年的清零政策造成的损害。

2022年10月23日,在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带领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与中外媒体见面。李强排在习近平后面的第二位。
2022年10月23日,在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带领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与中外媒体见面。李强排在习近平后面的第二位。

香港英文《南华早报》2月27日的一篇中国经济新闻的标题是:“(中国)两会:新总理能激起市场对中国重新开放下赌的乐观情绪吗?”

在诸多世界媒体报道和评论中国眼下所面临的挑战即修补过去三年疫情清零政策造成的严重损害的之际,美国彭博通讯社展望中国今年的全国人大和习近平今后动向,把注意力集中于中国共产党当局一度坚持实行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经济造成的更为难以修补的损害:

“从其公开讲话来看,习近平主席如今对中国经济的最大关注是提升制造业、消除在关键领域对西方的依赖、为中国下一代技术获得优势地位播种。

“应对人口(增长急剧下降的)挑战听上去令人感到激动的成分则少多了。但你要是问一个经济学家,这个问题则是一个重要得多的问题。中国上个月宣布其总人口呈现自(发生了大饥荒、数以千万的人被饿死的)1962年以来的首次萎缩。这一宣布激起了新一轮有关这一局面会如何影响中国经济以及它对政策制定者意味着什么的分析。

“渣打银行分析家们指出,中国的劳动年龄的人口在10年前到达顶峰,自那时以来萎缩了5000万人。该银行表示,年轻工人(15至24岁)的人数在1987年到达有史以来的顶峰。劳动年龄的人数减少将在2028年加速,平均一年减少1100百万,直到2050年。

“那种局面意味着少得多的收入挣得者,少得多的购买商品的人,公共养老金系统的贡献者少得多。北京可以实行一系列的改革应对这种挑战,但改革牵涉既得利益。这就在中国造成政治问题。中国刚刚看到民众出乎意料地群起抗议习近平的疫情清零政策,以及批评他突然地、灾难性地从这种政策后撤所造成的生命损失。”

资料照:中国武警士兵做出禁止给北京人大会堂拍照的手式 。(2020年5月25日)
资料照:中国武警士兵做出禁止给北京人大会堂拍照的手式 。(2020年5月25日)

全国人大会议的违宪

中国共产党当局坚持严肃声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最高权力机构,是中国人民行使其民主权利的途径和具体体现。然而,中国公民却不得跟人大代表进行联络,人大代表也不得跟中国公民进行联络。这种局面使中国的人大以及人大代表选举成为众多中国人和国际社会眼中的儿戏。

在今年的中国全国人大政协年会即将到来之际,日本经济刊物《宝石》周刊网络版发表报道,展示了中国全国人大代表选举的另一种在中国媒体当中得不到任何报道或评论的儿戏。该报道的导语是: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体会议即将在3月上旬召开之际,中国各地1月上旬举行了人大代表选举,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纷纷当选。习近平国家主席今年在江苏参选,满票当选。然而,江苏省跟习近平的祖籍和任职地方没有任何关系。习近平上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则是在内蒙古。习近平得以当选的选区不断变幻到底是什么意思?”

《宝石》周刊的记者在中国官方媒体上没有找到这一问题的确切答案,但在寻找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有关全国人大代表选举和人大会议的更大的儿戏,这就是,按照至今理论上依然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多年来的人民代表选举,包括令习近平得以 “当选” 的选举都是无效的。

中国宪法第六十条明文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任期届满的两个月以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必须完成下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

《宝石》周刊的报道说:“这样看来,中国历年‘元旦到春节’期间各地举行的人民代表选举都是无效的,即常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都是违宪的。这种疏忽本应当是令人惊异的,但中国政府却这样一直装作没有注意到。”

在当今中国,极少全国人大代表的选举没有违反中国宪法的规定。这些代表来自香港。香港的全国人大代表选举在12月举行,符合中国宪法的规定。

习氏家族发祥地处于戒严状

在今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习近平将打破中国过去将近50年的惯例获得第三个国家主席任期。因此,习近平也受到了国际媒体的更多的注意。

《日本经济新闻》驻中国记者羽田野主2月20日发表报道说:他2月9日到习近平家族发祥地河南省邓州市采访,发现当地对外国记者采取了严密的控制措施;他到了邓州市,好几个当地官员在没有事先告知的情况下已经在火车站等候他;现在驻中国的外国记者乘坐高铁或飞机预定车票机票,当地政府都会得到事先通知,所以邓州市官员在他抵达的时候可以指名道姓地招呼他,要他上当地政府的车。

“...车突然向当地的观光地、祭拜三国志时代的蜀国军师诸葛亮的武侯祠进发。我没有办法,只好告诉车上的官员我的来访目的(不是武侯祠而是习氏家族发祥地习营村)。官员立即予以拒绝,说 ‘那个村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之后一直禁止入内,’‘外国记者跟村民说话,村民会害怕。’ 我说我只要在村外看一看就好,于是车就向那里开去。

“从火车站汽车行车一个多小时,就看到了习氏家族居住的习营村。这不是当地政府官员跟我说的,而是我自己用手机地图应用确认的。

“一条小路通向村的入口,蓝色的铁栅栏堵住了那条小道。有两个身穿黑衣的警卫站在那里。我赶紧取出摄影机,汽车这时突然加速,现场摄影没能拍成。我数次提出车掉头回去,但没有得到理睬。

“我说要走回去,他们也不让我下车。我注意到蓝色油漆的铁栅栏是崭新的。大概是为了应对记者来访而急忙树立在那里的。四处观望,看不到一个村民。很奇妙。”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外有军演、内有抗议,520后的台湾怎么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5:00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5/29【时事大家谈】中阿合作论坛北京登场,习近平想要什么?外国对华投资1-4月同比断崖下跌,中国仍称市场“磁吸力”增强? 嘉宾:独立时评人张杰博士;独立时评人郑旭光先生;主持人:叶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