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8 2024年2月23日 星期五

赔上声誉还被制裁?中国企业对俄罗斯的沉默可能令其损失惨重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2019年6月5日在中俄领导人习近平和普京的见证下代表华为与俄罗斯签下5G合同。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2019年6月5日在中俄领导人习近平和普京的见证下代表华为与俄罗斯签下5G合同。

自俄罗斯2月24日入侵乌克兰以来,任何与俄罗斯相关的领域都成了西方跨国企业的公关禁区。与西方公司潮水般退出在俄业务相比,大多数中国企业都保持着与俄罗斯的联系,有的甚至加码对莫斯科的支持。

不愿沾染亲俄标签 西方企业退出俄罗斯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研究团队整理的一份跟踪统计清单显示,截至3月17日,已经宣布部分或全部退出俄罗斯市场、暂停对俄罗斯投资的国际企业和协会组织数量已经超过400家,它们大多数是欧美和日韩企业,

本月初,麦当劳和星巴克宣布将暂时关闭在俄罗斯的数百家门店,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也决定暂停在俄业务。

悉尼大学亚太政治经济事务专家、社会学副教授巴博斯(Salvatore Babones)认为,许多西方公司退出俄罗斯的原因是出于公关压力。巴博斯对美国之音说:“我们过去从未见过这种针对冲突的公关反应。过去,公司会因为员工受到威胁而关闭办公室,但在俄罗斯,显然没有员工受到威胁。风险在于声誉。”

他说:“就西方公司而言,我认为主要是民间社会的压力。俄罗斯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市场,目前公众对俄罗斯的反应非常强烈。许多公司与这场冲突无关……麦当劳、肯德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已经退出了俄罗斯市场。它们是在回应消费者的压力,或者说是对它们所认为的一种好的公关的回应。”

中国国内舆论挺俄 华为加码支持莫斯科

与数百家西方企业对俄罗斯的抵制相比,那些在国际上知名的中国企业不同程度地暗中保持对俄罗斯的支持,有的则在国内舆论的压力下保持沉默。

据英国媒体3月6日报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中国通讯技术巨头华为公司选择支援俄罗斯政府,帮助俄罗斯进行网络维护,对抗俄罗斯受到的网络入侵。华为乌克兰分公司3月7日曾在官方脸书页面“辟谣”,称有关消息不属实。但这条声明随后被删除。

另外,华为还同时计划委托在俄罗斯的5家研究中心,为俄罗斯培养5万名技术专家。

一些中国公司因为国内民族主义舆论压力,扭转其俄罗斯业务上的公开立场,或者选择沉默。

例如,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曾在乌俄战争爆发前,通过其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宣布将于3月4日退出俄罗斯市场的消息。路透社说,滴滴这一决定在中国国内遭遇公众强烈反弹,社交媒体用户指责滴滴屈从于美国对莫斯科的压力。2月26日,滴滴出行表示在俄罗斯当地的业务不会关闭。

东欧媒体Nexta2月25日报道,总部设在香港的联想集团决定暂停向俄罗斯发货。这一消息同样受到中国国内舆论的讨伐。中国左派学者司马南在微博上发文说,联想“步步紧跟美国节奏的商业行为”令人“叹为观止”。

少数国际化程度更高的中国科技企业和被中国公司收购的国际品牌则选择将部分业务撤出俄罗斯。

中国字节跳动公司旗下的短影音平台抖音的国际版TikTok加入主流国际社交媒体阵营,3月6日宣布暂停其在俄罗斯的上载新内容和直播服务。此前,俄罗斯颁布了一部严苛的审查法规,威胁将传播有关俄罗斯军队的“虚假信息”和数据的个人判处长达15年的监禁。

被中国吉利控股集团收购的沃尔沃汽车2月28日宣布暂停向俄罗斯市场出售汽车,称原因是担心美国和欧盟的对俄制裁所带来的潜在风险。

熟悉美中商业环境运作的美国律师丹.哈里斯(Dan Harris)说,华为与TikTok代表了对俄态度问题上中国公司的两个极端。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两家公司很有趣,因为它们是两个极端,也就是说,TikTok在美国取得了很大成功,虽然也是一家受中共控制的私营公司——因为(中国)所有私营公司都是受中共控制——但远不及华为,华为在我看来就等于政府。”

日经亚洲(Nikkei Asia)3月9日引述一位中国大型科技公司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企业“不会发表与政府有冲突的意见”、同时“希望避免发表对俄罗斯友好的声明,以免在西方市场引发采购抵制。”

中国小米公司的一名前高管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像苹果和三星那样,公开宣布暂停在俄罗斯市场的销售在政治上很敏感……但从商业角度来看,静观其变可能更有意义。”

中国国内几乎一边倒的挺俄大内宣让即使有意愿或有必要缩减俄罗斯业务的中国企业有极少的公关空间。

悉尼大学的巴博斯说:“当然,中国政府压制任何(类似于西方批评俄罗斯)的讨论……在共产党控制所有媒体的当前条件下……我无法想象在中国我们会看到那种对俄罗斯的大规模谴责从而导致中国企业面临退出市场的压力。”

中国官方反对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3月8日在与法德两国首脑举行视频峰会时说,“制裁对全球金融、能源、交通、供应链稳定都会造成冲击,拖累疫情下负重前行的世界经济,对各方都不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5日的记者会上重申了这一立场,称制裁“不仅造成经济上双输或多输的局面,还会干扰影响政治解决的进程”。

对俄沉默或影响中国品牌形象?

长期保持对俄罗斯的紧密关系,可能让中国的跨国公司的国际形象大打折扣。以华为公司为例,该公司与莫斯科的牵连已经引起外界反弹。

英国下议院保守派议员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3月3日在英国议会提出质询,要求英国政府调查华为是否在协助俄罗斯。《每日邮报》援引他的话说:“现在应该进行全面调查,因为如果我们要制裁那些帮助普京的寡头,我们应该关注那些也在帮助普京的公司。”

华为英国公司的两名董事——英国人安德鲁·卡恩(Andrew Cahn)和肯·奥丽萨(Ken Olisa)于3月9日辞职,原因是华为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问题上的沉默态度。

此外,波兰运动员、德国足球甲级联赛俱乐部拜仁慕尼黑前锋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Robert Lewandowski)3月8日宣布与华为提前解约。虽然他没有说明具体原因,但波兰媒体报道说,这一决定与华为帮助俄罗斯政府的网络维护工作的报道有关。

美国通讯行业资讯网站Light Reading主编莫里斯·洛尔(Morris Lore)在一篇分析中说,华为挺俄是出于政治考量,因为俄罗斯市场对华为来说并不重要。

该文章说,华为在俄罗斯的无限接入网(RAN)产品销售额每年最多达到4.2亿美元,只是华为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290亿美元)、全球市场(1000亿美元)销售额的一个零头。洛尔说,如果卡恩、奥里萨和莱万多夫斯基这些个人会担心他们与这家中国企业的联系,那些推动华为海外销售额的外国合作伙伴也应该对此感到担忧。

哈里斯律师对美国之音说:“华为基本上已经进入了西方国家的禁止交易清单,这意味着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已经表明远离华为。因此,在一些国家,如果华为继续与俄罗斯做生意,可能会伤害华为。例如,我认为有些……中欧和东欧国家在华为问题上还捉摸不定。(华为与俄罗斯的联系)可能会让他们决定立场,说我们不会与华为交易了。”

恐遭美国制裁波及 中国公司骑虎难下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 美国、英国、欧盟、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湾等都对俄罗斯实施了全方位的制裁。其中,美国一连串的出口管制措施尤其严厉。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分析说,这些被称为“外国直接产品规则”(FDPR)的管制措施不仅适用于美国向俄罗斯出口的产品,也适用于那些在世界各地生产、使用了美国技术制造的商品和软件的对俄出口产品。对于半导体等先进产品来说,避免美国成分是几乎不可能的。

分析认为,比起在消费者中的声誉问题,美国制裁的威力让中国公司更加担忧支持俄罗斯引祸上身。

美国官员多次向北京传达了这样的警告。3月8日,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警告中国实体不要为俄罗斯供货。她对《纽约时报》表示:“俄罗斯必然会向其他国家寻求支持,以因应我们的制裁与出口管制。”在谈到如果中国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如果对俄出口、美方如何反应时,雷蒙多的回应是:“我们基本上可以让中芯国际停摆,因为我们可以阻止他们使用我方设备与软件。”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3月14日在罗马与中共最高外交官员杨洁篪会谈时,警告北京不要对普京提供援助,否则会有严重后果。

美国律师哈里斯说:“美国基本上是在警告中国,如果你离俄罗斯太近,我们也会让你好看。”

分析认为,西方国家对俄制裁如果殃及中国企业,这将是北京所不愿看到的后果。

《纽约时报》3月15日的一篇报道指出,虽然习近平的政府谴责国际社会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暗示,为了保护中国在西方的经济利益,中国公司也许会遵守这些制裁。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华盛顿邮报》表示,中国的大多数大型机构都不愿意冒与美国制裁相冲突的风险,因此,任何违反制裁的行为都可能由损失不那么大的小型机构来完成。”。他说:“总体而言,中国应该会抱怨,但会遵守(制裁)。”

律师哈里斯对美国之音说:“你已经看到了对于俄罗斯所发生的事情,这些制裁令人难以置信,甚至连没有受到制裁的公司都说,因为声誉原因,我不干了,或者因为……向俄罗斯出售区区10万美元的商品是不值得我去费心思、冒风险和惹麻烦,退出更容易、更安全。所以他们选择退出。”

他说:“如果中国继续支持俄罗斯,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中国身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