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24年6月16日 星期日

揭谎频道:乌克兰全民皆兵,布查大屠杀有理?举世震惊之际,复旦教授为俄辩护


乌克兰布查镇一名女子横尸街头。布查镇居民称俄军士兵射杀了这名女子。(2022年4月2日)
乌克兰布查镇一名女子横尸街头。布查镇居民称俄军士兵射杀了这名女子。(2022年4月2日)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教授

“乌克兰不是发枪了么?这波操作之后,乌克兰全员都可以看成美国抓进关塔那摩的平民战斗员。”

错误

乌克兰军方在4月2日宣布收复“整个基辅地区”后,基辅郊区布查市(Bucha)的恐怖场面被曝光。

俄罗斯军队被指控在布查进行大规模杀戮。来自多家新闻机构的记者记录了乱葬岗、散落着尸体的街道,以及双手被绑在背后、遭到近距离枪击身亡的平民。

世界各国领导人已谴责俄罗斯在布查犯下战争罪。

俄罗斯声称,布查的那些照片和视频是被精心摆设过的。

4月3日,一名微博用户向拥有170万微博粉丝的上海复旦大学教授沈逸询问他对布查事件的看法。

“沈老师怎么看基辅旁边出现好多平民尸体了,感觉舆论反俄会有一大波,” 用户名为zzzzzzzzyxxxx的微博用户问道。

沈逸在其回答中暗示乌克兰平民是可被俄罗斯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所针对的攻击目标。

“乌克兰不是发枪了么?这波操作之后,乌克兰全员都可以看成美国抓进关塔那摩的平民战斗员,” 沈逸回复称。“第一,不是平民,是战斗员;第二,不是军人,不享受日内瓦公约权利体系保护。美国已经有示范了,乌克兰怎么跳,也跳不出这个框。”

所谓所有乌克兰人都可被视为战斗人员的说法是明显错误的。而且,哪怕是加入由志愿者组成的乌克兰国土防卫军的乌克兰人,也和平民一样有权享有日内瓦公约的保护。将所有乌克兰人视为敌方战斗人员是违法的。

在俄罗斯于2月24日全面入侵乌克兰时,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r Zelenskyy)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将向任何想要保卫国家的人提供武器。准备好在我们各城市的各广场上支持乌克兰。”

那些希望拿起武器保卫国家的乌克兰人被给予加入国土防卫军的简化程序。国土防卫军是--乌克兰武装部队的预备役组成部分。

3月5日,乌克兰国民警卫队(乌克兰国家宪兵)宣布,10万乌克兰人加入了国土防卫军。

在俄罗斯2月24日全面入侵之前,乌克兰国土防卫军成为该国武装部队的一个独立分支。这使得它成为一个军事组织,而不是准军事组织。

《基辅独立报》援引2021年7月通过的《国家抵抗法》(National Resistance Act)报道说:“这些主要由轻步兵组成的队伍必须确保后方的安全和秩序,协助武装部队进行作战行动,守卫关键的基础设施,并协助打击当地的敌对颠覆活动。”

虽然国土防卫军成员的制服尚未统一,有些队员有时是身着便服和迷彩服的混搭,但国土防卫军的所有成员都佩戴黄色或蓝色的臂章作为辨识标志。

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1949年签订的日内瓦四公约和1977年签订的日内瓦四公约《附加议定书》的缔约国。不过俄罗斯政府2019年单方面废除了用于保护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其中一项议定书(对此后文会有详细说明)。

乌克兰布查镇的一个男子在哀悼他的一名被俄军杀死的朋友。(2022年4月5日)
乌克兰布查镇的一个男子在哀悼他的一名被俄军杀死的朋友。(2022年4月5日)

日内瓦公约共有四部。其中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第三公约对享受该公约保护的“落于敌方权力之下”的战俘作出定性。其中第一种是“冲突之一方之武装部队人员及构成此种武装部队一部之民兵与志愿部队人员”。

第二种是“冲突之一方所属之其他民兵及其他志愿部队人员,包括有组织之抵抗运动人员之在其本国领土内外活动者,即使此项领土已被占领,但须此项民兵或志愿部队,包括有组织之抵抗运动人员,合乎下列条件

  • 有一为其部下负责之人统率;
  • 备有可从远处识别之固定的特殊标志;
  • 公开携带武器;
  • 遵守战争法规及惯例进行战斗。”

该公约也涵盖了“战时全国总动员”(levée en masse)的情境。公约在对受保护战俘的界定中称:“未占领地之居民,当敌人迫近时,未及组织成为正规部队,而立即自动拿起武器抵抗来侵军队者,但须彼等公开携带武器并尊重战争法规及惯例。”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表示,应召参与“战时全国总动员”的人员应被视为战斗人员——即那些能合法参与国家间敌对行动的人——“如果他们公开携带武器并尊重战争法规及惯例”。

但战争毕竟是混乱的。一些人认为,泽连斯基承诺为任何想要战斗的人提供武器,加之其他乌克兰官员的一些声明以及对于大规模抵抗的呼吁,可能会混淆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之间的界限。

例如,乌克兰国防部副部长汉娜·马里亚尔(Hanna Maliar)曾呼吁平民制造自制武器,加入国土防卫军,甚至是从阳台上投掷自制燃烧弹。

面对自己国家遭受全面入侵,个别乌克兰人或乌克兰人团体可能会在不亮明自己是战斗人员的情况下参与抗敌行动。这些人可被否决战俘身份,并因其战争行为而受审。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乌克兰人都可被视为战斗人员。 国际武装冲突中的平民是指任何不属于武装部队的且未参与“战时全国总动员”的人。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附加议定书》(第一议定书)的第五十条第一款中指出:“遇有对任何人是否平民的问题有怀疑时,这样的人应视为平民。”

日内瓦第四公约中,用于保护武装冲突地区和被占领土上的平民的单独条款共有159条。当中规定不得对平民施加“谋杀、残伤肢体、虐待及酷刑”,以及不受“基于种族、国籍、宗教或政治见解的歧视”。

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第一议定书)的第五十一条规定,平民“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

第五十一条下的其他款项还规定,禁止“以在平民居民中散布恐怖为主要目的的暴力行为或暴力威胁”,禁止“无区别地打击军事目标和平民或民用物体”的攻击,以及禁止“作为报复对平民居民的攻击”。

2019年10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退出了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第一议定书),其理由是在“当前国际环境”中,该议定书存在被“滥用的风险”——当时,国际人道实况调查委员会(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Fact-Finding Commission)正进行一项始于2017年的战争罪调查,当中涉及对乌克兰东部、叙利亚和也门战事的调查。这一退出决定的数日前,《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项调查显示,俄罗斯空军在叙利亚炸毁四座医院,以帮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政府军击溃反政府武装。

路透社(Reuters)在其对俄罗斯政府退出议定书决定的报道中提到了俄罗斯对叙利亚内战的武力干预。独立调查机构的数据显示,有数以万计的叙利亚平民伤亡与俄军武力行动有关。

与此同时,试图为俄罗斯战争罪嫌疑洗白的人并不止沈逸。

宋忠平教授是中国半官方媒体凤凰卫视的军事评论员,他最近重复了克里姆林宫的观点,称布查(又译布恰)大屠杀可能是“摆拍”,并补充说,“泽连斯基本身是演员,(这是)演员的修养。” 但他同时又毫无证据地声称,另一种可能就是乌军在布查杀害了俄罗斯族裔的人,或者同情俄军的人,才有了那些尸体。

与此同时,对俄罗斯入侵行为持批判态度的中国学者则被中国当局的内容审查制度消声。例如,2月26日,来自南京大学、北京大学、香港大学、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的五名教授联名发表谴责俄军入侵乌克兰的文章《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与我们的态度》,但随后便被中国当局的审查机器删除。

台湾淡江大学(Tamkang University)讲师戴达卫(David Demes)4月4日对中国媒体对布查大屠杀的报道做了汇编。

他在推特上通过一个推文串展示,中国媒体的报道中要么不提及布查发生的屠杀,要么重复俄罗斯对布查屠杀责任的否认。

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也正在发动中国各高校和初高中学校,统一向中国学生灌输对俄乌战事的“正确认识”,其中强调俄罗斯对西方的不满并重点指责美国才是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

与俄罗斯保持口径一致的同时,北京方面还表示,“指责中方散布涉乌虚假信息,本身就是在散布虚假信息。”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