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6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说“新冠”突变为时尚早,若突变影响疫苗开发


科学家们正在利用有关新冠病毒的遗传信息开发一种疫苗和治疗方法。(2020年2月6日)

中国科学家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当前在全球引发疫情的新冠病毒已经变异成两个不同“变种”;其中一个感染性更强,另外一个感染性则较弱。美国医学专家说,要确定新冠病毒是否已经突变成为一种亚型,为时尚早,而且缺少更多样本和多方面证据;若病毒发生突变,将会给疫苗研发带来重大挑战。

中国一组研究人员,对从103名新冠肺炎患者身上提取的新冠病毒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且于3月3日发表了论文《关于SARS-CoV-2的起源和持续进化》。论文说,他们的研究发现了基因组的差异,病毒在基因组上一个蛋白编码位点的突变形成了两“组”:L型和S型。目前媒体普遍称为“亚型”。

这项研究在全球科学家中引发争议。另外,因为研究说,其中一个亚型感染性更强,另外一个则感染性更弱,引发民众对病毒变异可能造成疫情恶化的担心。

流行病专家、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院教授刘成龙对美国之音表示,新冠状病毒,如同所有其它病毒一样,可能会发生变异,或者发生基因组的微小变化。刘成龙教授解释说,其实病毒在人类中扩散,本身它就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病毒想要在人体中生存,人体中的免疫系统也想把它压制下去,在一定程度上给病毒施加压力;而病毒为了生存,就必须要不断地进化和变异。

刘成龙说:“所以,病毒本身发生变异并不令人吃惊;关键是看它变异的程度有多大。有些变异会使病毒的毒性变得更强;有些变异会让病毒逐渐变弱;这实际上是许多生物进化的选择过程。”

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的盛宗梅医生也对美国之音说:“新冠状病毒,如同所有其它病毒一样,可能会发生变异,或者发生基因组的微小变化。但是与流感病毒的基因不同,流感病毒变异得会非常快。”

中国科学家的这篇论文发表之后,立刻在国际社会引发广泛争议,主要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说:新冠病毒刚刚出现时间不长,不可能会有太大的变异;发生这种微小的变异是很正常的,没有什么令人吃惊之处。而另外一种看法,包括该项研究的作者,认为这是一种新的变异,可以成为一种“亚型”。

乔治城大学的刘成龙教授说:“我的看法是,因为这是一种新的病毒,要确定它是否已经变异成为另外一种类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103个样本的量太少。另外,从是否发生变异的角度来说,要确定它是否是一种亚型,还需要其它不同方面的证据来证实。”

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盛宗梅医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盛宗梅表示,新冠病毒出现,到目前为止时间还比较短。观察病毒的基因突变,需要把很多案例放在一起来研究。最近的这项研究只对103名新冠肺炎患者进行了研究,所以我们不能肯定变异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盛宗梅说,“简单地回答是否发生变异这个问题:目前的答案只能是,还不能肯定已经发生了变异。”

也有一些国际医学专家批评中国科学家这篇论文的结论缺乏根据,甚至有一些学者呼吁研究作者收回论文。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专家内森·格鲁博(Nathan Grubaugh)对“Live Science”网站说,这项研究作者的结论“纯粹是猜测”。格鲁博认为,研究作者提到的突变非常地小,只有两个核苷酸的大小。而核苷酸是基因的基本组成部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有3万个核苷酸之多。这些细微的变化可能不会对病毒的功能产生重大影响;因此,说这些差异意味着存在不同的毒株是“不准确的”。

世界卫生组织负责协调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官员迈克·瑞安(Mike Ryan)对《洛杉矶时报》说:“只是它的特征略有不同,但并不是一种根本不相同的病毒。”

更有科学家呼吁收回论文。英国爱丁堡大学遗传学专家安德鲁·兰博特(Andrew Rambaut)敦促谨慎对待这一结论。兰博特在推特上写道,当基因测序样本只代表所有感染中一个很小、而且是随意收集的子集时,科学家注意到的遗传变异是“完全预料到的”。他补充说,仅靠这些发现就宣称,这种突变必然使病毒的行为不同,是“一个有缺陷的推论”。

英国雷丁大学的伊恩·琼斯(Ian Jones)对美国《纪事询问报》说:“从所有实际角度来说,这种病毒与最初出现时完全一样。没有证据表明它正在变得传染性更强。”

另一方面,既然所有病毒迟早都有发生变异的可能;如果新冠病毒发生基因变异,将会给目前正在进行的疫苗研发带来何种影响?

从事疫苗研发的盛宗梅医生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新的冠状病毒变异,是的,它会影响药物和疫苗的研发。因为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要依赖于病毒的基因组和蛋白质。如果病毒的基因组发生变化,我们研发的下一步也必须相应作出改变。”

流行病专家刘成龙也对美国之音表示,病毒变异对疫苗研制和药物开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他说:“尽管应对许多传染病已经有了可用疫苗,使用后可以终生免疫;但是许多病毒,比如非常典型的就是流感病毒,每一、两年就会发生变异。所以疫苗研发专家每年都要预测可能流行的流感病毒类型,然后再设计相应的疫苗。所以,病毒的变异会给疫苗的研制造成很大负担。”

刘成龙同时表示,目前新冠病毒的变异程度到底有多大?对人体的免疫系统影响会有多大?现在这些都还是未知数。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专家格鲁博,则对此有不同观点。格鲁博认为,这些病毒“在基因上仍然非常相似,这些变异不应该改变新的疫苗”;疫苗开发人员大可不必对此感到担忧。

不过,格鲁博并不否认,一旦疫苗问世,病毒就会努力去适应它,并产生抗药性。格鲁博的解释是,当前的新冠病毒属于“核糖核酸”(RNA)病毒一族;考虑到其它RNA病毒,如引起麻疹、腮腺炎和黄热病的RNA病毒,这些病毒都没有对疫苗产生抗药性,所以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