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1 2024年2月22日 星期四

中国新冠染疫人数暴增,专家担心出现致病性和致死率更强的新变异毒株


资料照 - 2022年12月20日的北京街头,带口罩的通勤者在交通高峰期匆忙赶去上班。在突然放开了执行将近3年的严格封控政策后,中国多地新冠感染病例暴增,并且出现了奥密克戎病毒的变异毒株。
资料照 - 2022年12月20日的北京街头,带口罩的通勤者在交通高峰期匆忙赶去上班。在突然放开了执行将近3年的严格封控政策后,中国多地新冠感染病例暴增,并且出现了奥密克戎病毒的变异毒株。

随着中国政府在无预警、无准备、无计划的情况下突然松绑“动态清零”的极端防疫封控措施,中国全国各地的阳性染疫病患几乎呈几何级数迅猛暴增,导致快速检测盒以及退烧药等一剂难求。而防疫专家现在最大的担心则是病毒可能出现全新的突变,并形成致病力和致死率都更强的变异毒株。

科学家们指出,新的变异毒株可能是之前所有毒株组合而成的联合体,也可能是一种全新的毒株。

“中国的人口非常多,而且群体免疫程度有限。这似乎正是我们可能会看到的新变异毒株爆发的温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专家斯图尔特·罗伊(Stuart Roy)博士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

每一次新的感染都有可能为病毒提供一次变异的机会。而拥有14亿人口、同时放弃“动态清零”极端防疫封控措施的中国目前疫情正处于新的大爆发之中,也正因为如此,病毒出现新的突变并产生新的变异毒株的可能性非常高。

虽然中国整体的疫苗接种率比较高,但是加强针的接种率以及老年人的接种率并不高。中国国产疫苗预防重症的效力低于西方的疫苗,而很多中国人接种疫苗还是一年多前的事情,疫苗的效力早已消失殆尽。

“每当我们看到新一波疫情大爆发,之后我们经常都会看到新变异毒株的出现,”罗伊说。

重庆第五人民医院大厅改成急诊室。(2022年12月23日)
重庆第五人民医院大厅改成急诊室。(2022年12月23日)

科学家们注意到,三年前新冠病毒最初从中国传遍世界时,我们曾看到德尔塔变异株,随后又出现奥密克戎变异株,这些变异株仍然在世界很多地方对民众的健康造成危害。

俄亥俄州立大学传染病研究所病毒研究专家刘善禄向美联社表示,中国已经发现包括BF.7变异株在内的好几种奥密克戎变异株。刘善禄指出,BF.7非常善于逃避免疫,而且也是目前肆虐中国各地的主要毒株。

医学专家们认为,像中国这样一个部分民众完成疫苗接种的国家,会增加让病毒发生变异的压力。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罗伊表示,病毒就像一位拳击手,不断“学习躲避对手的打击,并试图绕过这一切。”

中国河北高碑店火葬场内逝者的亲属身着孝服手拿祭品走过。(2022年12月22日)
中国河北高碑店火葬场内逝者的亲属身着孝服手拿祭品走过。(2022年12月22日)

目前并不清楚的是,如果出现新的变异毒株,这些新的毒株是否毒性更大并导致更多的重症。医学专家们指出,并没有生物原因让人相信,病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使其致死率降低。

“我们在过去六到12个月在世界各地看到的病毒的温和性是由于疫苗接种或感染造成的累积的免疫能力,而不是因为病毒本身(的强度)发生了变化,”罗伊说。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对华北出现的重症染疫表达关切。北京附近的保定和廊坊最近出现相当多的重症病患,导致当地医院的加护病房和病床以及照顾这些病患的医护人员都出现短缺。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所长徐文波在上周二的一场记者会上表示,中国计划在各省医院采集重症以及死亡病患的病毒标本,并对病毒的变异实施追踪和研究。他表示,目前在中国测得的130个奥密克戎变异株中,约有50个变异株导致疫情爆发。中国正建造一个全国性的基因数据库,以便“实时监控”不同变异株的变化以及对公共卫生的影响。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