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纳瓦霍族妇女不畏病毒回馈乡里


纳瓦霍族妇女不畏病毒回馈乡里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33 0:00

纳瓦霍族妇女不畏病毒回馈乡里

就像非洲裔美国人和美国其它的有色人种一样,纳瓦霍人的新冠病毒死亡率高的不成比例,根据纳瓦霍卫生部的数据,这个数字几乎是全国人均数字的两倍。由新冠引起的疾病加剧了纳瓦霍族保留地内既有的不平等现象。

一辆载运食物和柴火的皮卡,穿过新墨西哥州双灰丘的沙漠,来到一个纳瓦霍人的七口之家,这家人的父亲几个小时前因新冠病毒感染而去世。

救济工作人员把物资卸下并放在门口,留给目前在隔离中的这一家。

纳瓦霍志愿者金·史密斯说:“我们在如此艰难的时刻,加紧为社区成员服务。”

史密斯领导一个主要由纳瓦霍妇女组成的志愿者团体,她们为越来越多隔离中的家庭提供支援,这些家庭都有亲人死于新冠病毒引起的新冠病毒病。

和西维吉尼亚州一样大小的保留地,食品十分匮乏,这里只有十三家小杂货店,失业率却几乎达到百分之五十。

志愿工作者斯坦福大学学生泰拉·布莱克沃特说:“把食物分发出去非常重要,尤其是我们的老人家,他们风险大,免疫力可能已经受损。”

这场大流行病暴露出纳瓦霍族保留地在医疗保健、住房和基本服务方面,和新墨西哥州、犹他州以及亚利桑那州之间存在明显的不平等。

纳瓦霍族希普罗克地区民族委员会代表安博·克罗蒂说:“这只是说明了既有的差距,以及用来满足医疗需求的联邦资金不足。”

克拉·宙是一名纳瓦霍妇女,她最近从亚利桑那州的法学院毕业,五月间由于新冠病毒,她失去了祖父母。

宙说:“他们开始感觉病了,到了四月底,他们的情况非常差,住了几个星期的医院。 我母亲发短信跟我说,我祖父去世了,然后到了下午,我祖母也去世了。他们在同一天间隔几小时内相继去世。我最后一次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真的很兴奋,盼望亲眼看着我毕业。”

宙说,她认为她祖父母过早死亡,是因为保留地缺乏基础设施。

宙说:“要对抗这种病毒,我们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洗手,要保持健康,保持水分,但对纳瓦霍保留地的许多成员来说,基础设施的困难让问题雪上加霜。”

克里斯·比彻是前纳瓦霍民族住房管理局主席。他说,新冠病毒把纳瓦霍民族长期资金不足的问题暴露出来。

比彻说:“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新鲜,健康差距,经济差距,就业,教育,所有这些都跟美国政府长久以来提供的资金不足有关。”

他说,在整个纳瓦霍族地区建立宽带连接也将为经济和教育带来巨大益处。

比彻说:“你可以看得出,不在印第安人地区投资,你会让美国原住民孩童处于不利的地位。我们需要的是持续不断地增加对美国原住民部落的资助,以满足需求并维持增长所需。”

在那之前,想要帮忙的人将会尽其所能地减轻他们看到的痛苦。

纳瓦霍志愿者金·史密斯说:“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身为年轻人,最终,我们要能牺牲自己,要能牺牲我们的福祉,这样我们更多的族人才不会生病。”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