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9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美国万花筒:科幻片《银翼杀手2049》探索人性和道德


在1982年的经典影片《银翼杀手》中,制片人雷德利·斯科特幻想,2019年的反乌托邦社会将留下一个拥挤不堪,污染严重的地球,不仅人类无法居住,就连通过基因设计出的生物机器人也无法生活。这些复制人外貌和人类一样,被用来充当一次性劳动力。就在2019年向我们走来之际,由丹尼斯·维伦纽瓦制作的续集《银翼杀手2049》登上银幕,面对人性和人造智能的模糊界限,再次探索了生命的本性和道德含义。让我们来看看维伦纽瓦这部新科幻续集和35年前的原版有什么不同。

在暴力镇压近似人类的生物复制人后,30年来,人类调整了复制人的程序,让他们无条件服从。

可是在维伦纽瓦的《银翼杀手2049》中,复制人再次起义,反抗他们的制造者。

洛杉矶警察中尉乔希派遣杀手警探K前去处理危机。

《银翼杀手2049》片段

乔希中尉: “一切都要有秩序,这是我们的规矩,我们要维持秩序,这个世界是靠一堵墙来分隔不同物种的。对双方说没有墙,那就会有战争。”

乔希的话反应了今天的政治现实,全世界的墙和篱笆限制了人性的流通,把“特权者”和“不欢迎的人”隔离开来。

乔希中尉扮演者罗宾·怀特说:“这部影片试图探索在不久的未来世界中我们的身份,作为人类意味着什么?并且试图维持我们今天所理解的爱和相互关系。”

瑞恩·高斯林扮演杀手警探K,他本身就是一个复制人,他的程序是杀死自己的同类。在执行命令过程中,他发现了自己的人性。

高斯林:“当你见到这个角色时,他正面对自己生活中的困惑,在这种噩梦般的生活中,寻找某种感情联系、爱情和幸福。”

大明星哈里森·福特再次出演原版中的杀手瑞克·戴克警官,在本片中和警官K联手执行任务。

虽然《银翼杀手2049》的故事情节和原版并不吻合,可是摄影罗杰·迪金斯用精湛的镜头,呈现出辽阔的荒野,和黯淡的色彩,加上汉斯·季默震撼的音乐,这部超现实续集唤起观众孤寂无助的情绪。

福特:“环境的挑战日益严峻,道德规范放松了对生死问题和科学的约束。”

维伦纽瓦虽然以原版影片的概念为主,可是他的续集反应出30多年后我们对社会和政治的焦虑。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