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10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专家:美国防授权法凸显威慑中国姿态,拜登或建立新同盟应对北京


五角大楼前的美中国旗 (2018年11月9日)

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的国防预算法案提出一项新的威慑计划,以有效应对北京日益扩大的野心。国防与安全专家说,当选总统拜登入主白宫后在延续现有政策的同时,可能会试图重建新的同盟以应对北京。

美国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上星期已经在国会参众两院获得通过。观察人士注意到,法案中的许多条框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其中的“太平洋威慑计划”(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引发各界关注。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法案通过后表示,他将会否决2021年度国防政策法案;并且称中国是该法案“最大的赢家”。特朗普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担忧使他认为该法案有利于中国。

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法案投票前说:“法案将让我们的部队做好威慑中国的准备,并在印太地区展现强有力的姿态。”

美国国会参议院星期五(12月11日)以84票赞成、1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法案周二已在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

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一项“防否决”(veto-proof majority)法案,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中,以足够票数达到三分之二多数标准通过的法案,使得特朗普否决的威胁变得毫无意义。

曾在美国国防部的国防语言学院担任“文化意识”教官的白伊丽博士(Elizabeth Bowditch)表示,恰恰相反新的威慑计划为如何有效威慑中国、加强美国在亚洲的防御姿态提供了重要一步。

拜登将延续特朗普和奥巴马的总体国防政策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 魏茨博士(Richard Weitz)对美国之音表示,没有人知道特朗普总统所说的“中国担忧”是什么,而当选总统拜登上任后的中国政策才是应该关注的重点。

魏茨认为,尽管当选总统拜登目前尚没有详细说明自己所计划的中国政策;但很可能他的政府将继续遵循与特朗普和奥巴马政府相同的总体国防政策。

“加强美国在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力量;将美国与日本和其它国家的现有联盟安排进一步现代化;与印度和一些东盟国家等新伙伴发展安全关系,并通过航行作业和外交自由来反对中国过度的领土声索,” 魏茨说。

前国防语言学院“文化意识”教官白伊丽认为,拜登不会立即撤销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举措,而是会组建一个全球联盟来处理中国问题。“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认为他可以通过邀请习近平在其佛罗里达庄园会面,来与习近平进行一对一的打交道,” 白伊丽对美国之音说。

拜登将如何区别于特朗普的中国政策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打破了华盛顿建制派的行事风格,在处理美中双边关系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特立独行”的政策,使得美中双边关系跌落到了40多年来的低谷。因此,拜登入主白宫后如何处理和改善华盛顿与北京的关系,成为全球各国密切关注的重要焦点之一。

国防与安全专家对美国之音表示,当选总统拜登上任后除了保持美国国防和外交政策的连续性之外,可能将会回归华盛顿传统的建制派道路。

前国防语言学院教官白伊丽博士说:“特朗普执政四年把这个既有框架的大部分都抛在了一边,因此拜登可能不会在中国政策上提出新的方法,而是选择那些有经验的人来与中国打交道。” 她认为,拜登希望通过那些赞同既有的管理双边关系的框架的人员,改善目前跌入低谷的美中关系。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博士则表示,拜登和特朗普的区别可能会更多地存在于其它领域,例如提升和促进中国的民主和人权的改善,更直接地与北京竞争全球和区域国际机构的领导权,例如在联合国和东盟等相关机构中。

魏茨认为,拜登可能会试图建立一些新的机制,“如拟议中的D-10民主集团(D-10 group of democracies),减少那种逼迫盟国支付更多费用的要求,并通过与其它国家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各方认同的行为标准(包括一带一路倡议),来增强美国的杠杆作用。”

不过,也有相关领域的专家认为,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这个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经过40多年的发展和演变,已经濒临“你死我活”的边缘。

曾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国防部中国事务官员的约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日前在《国会山报》(The Hill)撰文指出:拜登需要增强而不是削弱特朗普所推行的中国政策。

“美中对抗的意识形态本质,最终使其成为一场关于生存的斗争;因为两位参赛者争夺的是自我身份的认同。不仅仅是中国和美国在争夺暂时的地缘政治优势,而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世界观、治理理念和价值体系,在冲突中争夺永久的文明优势地位,” 博斯科写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