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7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三家央企终被纽交所“摘牌”,受影响的是谁?


三家中国电信公司股票2021年1月11日星期一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被正式摘牌。图为2020年3月19日的华尔街纽约证券交易所 (路透社资料照)

星期一 (1月11日),美东时间上午9:30之后,三家中国与军方有联系的电信公司股票交易,被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停止。这是纽交所经过两次掉头后,最终将这几家公司摘牌。与此同时,包括高盛、摩根斯丹利和摩根大通在内的银行表示,他们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取消与这几家中共公司股票相关的484份认股权证和其他衍生产品,以遵守美国对这三家中共电信公司的制裁措施。有分析称,华尔街面对“分红”中国的进退两难。

三央企被华尔街摘牌,受影响的是谁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51 0:00

美国财政部不再含糊

这三家公司是中国电信(CHA, China Telecom Corporation Limited), 中国移动有限公司(CHL, China Mobile Limited),和中国联通(香港)( CHU , China Unicom HK Limited)。它们都是公开的央企或者央企全面控制的子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1月6日发表的声明宣布,纽约证券交易所监管机构决定,继续对这三家公司股票予以摘牌,以遵守美国法律;该决定基于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2021年1月5日提供的最新具体指导原则,于2021年1月11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30之后,美国人不能对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移动有限公司和中国联通(香港)有限公司股票进行交易。

纽交所分管上市公司的媒体经理朱迪·肖(Judy Shaw)对美国之音表示,纽交所将不在公开声明之外发表更多评论。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上星期亲自致电纽交所总裁确定摘牌事宜。图为姆努钦2019年10月11日资料照。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上星期亲自致电纽交所总裁确定摘牌事宜。图为姆努钦2019年10月11日资料照。

美国财政部说,其禁令“适用于任何中共军事企业的公开交易证券的衍生产品,或者旨在提供投资敞口的任何证券,包括美国存托凭证(ADR)在内。”

“美国证券交易所”(AMEX)退休执行董事杰伊·博诺(Jay Bono)告诉美国之音:“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1月5日亲自给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总裁史黛西·坎宁安女士(Stacy Cunningham)打电话表示,我来说清楚,这三家公司在美国军方的清单上,必须以那份清单为准予以摘牌。”

美国证券交易所退休执行董事杰伊·博诺 (照片由本人提供)
美国证券交易所退休执行董事杰伊·博诺 (照片由本人提供)

博诺称,纽交所在首次宣布将把这三家公司摘牌之后,向有关部门进行了游说,于是出现了可以免除摘牌的事态发展,直到最后被美国财政部叫停而“维持原判”。

不过,博诺表示,随着美国新政府上任,对这些公司的金融决定也有可能会再度扭转,“或者是暂停”。他说:“从技术上讲,美国的证券交易所不能只依靠本国公司上市,而是需要外国公司参与。有谁比中国更大、更重要呢?”

博诺也指出,中国的模式一直是国企和私企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当年的日本也有类似现象,“当然,日本是自由民主政体,而中国却并非如此。独裁政体造就不公平竞争,这是美国所感受和担心的。”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2018年2月17日资料照。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2018年2月17日资料照。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上星期在胡佛研究院说:“中国共产党想以自由社会为代价来实现其民族复兴;志同道合的国家必须携起手来,阻止中国输出其国有经济和独裁政治模式。”

对各方冲击何在?

纽约时报》说,这次行动将可能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后时刻,加大美中之间的紧张,而且“摘牌决定的一再反复,也反映了美国政府内部在如何拿捏对华路线强硬程度上一直存在的博弈。国防部和国务院寻求更广泛地理解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以阻止美国人投资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

中国外交部称,美国政府的决定“将损害美国国家利益和自身形象,也将损害美国资本市场的全球地位。”

纽约天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郭亚夫 (照片由本人提供)
纽约天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郭亚夫 (照片由本人提供)

纽约天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郭亚夫对美国之音表示,许多人好奇,上市公司被除牌,投资人是否会遭遇损失。郭亚夫说:“拥有股票的投资人不会损失。一般情况下,被摘牌的公司可以变为私有化,股东将花钱按照市场价格回购投资人手里的股票,这是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是,有些公司是在两个交易所同时挂牌上市的,被一家除名,会把在另一家上市的等值股票还给投资人,如果投资人选择继续拥有该公司股票的话;第三种情况类似,就是被摘牌公司另找一家证券交易所重新上市,然后用新股票取代被摘牌的股票。”

郭亚夫说,这三家中国公司同时也在香港上市,“所以,投资人可能遭遇的是机会上的损失,即没有机会选择在高位清仓。另外就是有一些股票转换手续上的繁琐。”

郭亚夫说,纽交所则是损失了目前的生意和未来中国公司对其的信心;证券交易所之间也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看到美国的趋势,新加坡2020年立马推出优惠公司上市的政策,比方说给予25%到75%的上市费折扣,以便吸引可能被美国摘牌的中国公司。”

郭亚夫说,对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香港来说,被从美国市场摘牌,意味着未来不能直接在美国这个庞大的资本市场进行融资,“不过,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这也构不成太大的打击”。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上星期三表示:“那些拒绝基本透明性要求,并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国公司,不应该从美国投资中受益。”

最近几星期以来,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MSCI)、富时罗素(FTSE Russell)和标普道琼斯指数(S&P Dow Jones Indices),都因美国政府的限制,而把中国公司从其全球指数中删除。

中国发展与美国分红

截至2021年1月10日,将近150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另有超过150家中国公司获准在美国进行场外交易(OTC)。

郭亚夫对美国之音说,那些被美国认为有问题的公司,包括军方拥有的,还有无法客观审计的,就是公司出示的审计资料事先经过了中国政府的过滤,“这个问题美中之间已经争执了八九年,还是没有解决”。

杰伊·博诺说,除了政治因素之外,中国公司的确存在财务报表不可信的问题,“不过,中国的成长也的确令人惊讶。”

维基百科称,中国经济作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混合体,由国有企业、国内私企和外企组成,并且使用计划经济。

有分析指出,这种模式让中共政权得以利用资本主义经济作为工具,来巩固其政治上的独裁统治。

三家中国电信公司被美国摘牌之际,美国政府上星期五(1月8日)更新了制裁一批中共军队公司名单,华为等三十多家公司包括在内。

美国政府2021年1月8日更新了制裁一批中共军队公司名单,三十多家公司包括华为。图为名单的第一页。(美国财政部网络截屏)
美国政府2021年1月8日更新了制裁一批中共军队公司名单,三十多家公司包括华为。图为名单的第一页。(美国财政部网络截屏)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月5日签署的行政命令中称,中国一直在利用“大量数据采集”来推进其经济和国家安全议程,包括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在内的应用程序,都有针对性地将美国人置于危险之中。

投资百科指出,中国目前面临的长期风险之一可能是美中经济脱钩,这将意味着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联系减少或者被切断。

由此可见,中国未来的发展红利也将被笼罩上一层不确定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