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8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各持怎样的中国政策?


民主党总统辩论现场。( 2019年7月31日)

本周,20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市展开了为期两晚的第二轮辩论,虽然辩论主要集中于美国国内议题,但中国问题,尤其是美中贸易政策问题还是屡屡出现在参选人的言辞交锋之间。随着选战的推进,各位参选人在中国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也在逐步明晰。

在7月30日和31日连续两晚的辩论中,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涉及中国的讨论主要围绕特朗普总统的对华贸易政策展开。

俄亥俄州联邦众议员蒂姆·瑞安表示,他部分同意特朗普总统动用关税来针对中国的做法。他说:“特朗普总统在谈论中国的时候,有些是切中要害的。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滥用经济系统。他们偷窃知识产权。他们补贴产品。他们侵蚀了制造业。我们把我们中产阶级的财富转移到了1%的富人手中,或者是转移到了中国,而他们则利用它强军。”他说,美国需要采取一些有针对性的手段来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取得胜利。

多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则对特朗普总统使用关税的做法表示不满。前科罗拉多州长约翰•希肯卢珀表示,关税是对中产阶级征税,“贸易战是输家做的事”,与中国的争端不能靠关税取胜。

马塞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说:“任何觉得贸易协定就是关于关税的人都没有搞清楚状况。”

夏威夷州联邦众议员图尔西·加巴德称,如果当选总统,她将终止特朗普对中国加征的关税,因为这些关税是在“没有任何明确的战略计划”的情况下施加的,对制造业和农民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中文又称贺锦丽)也批评关税增加了消费者的开支。

前德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贝托·奥罗克批评特朗普总统未能与盟友合作孤立中国。他说:“我们什么时候在没有盟友、朋友和伙伴的情况下开战,包括贸易战? 作为总统,我们会让中国承担责任,但我们会让我们的盟友和朋友——比如欧盟——一起参与。我们要谈判有利于农民和美国工人,保护人权、环境和劳工的贸易协定。不仅仅是在美国。”

尽管绝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参选人都对特朗普总统动用关税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的具体做法感到不满,但他们似乎对关税手段有着复杂的情绪。美国媒体Axios不久前向几位民调排名靠前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询问他们是否会在上任之初就取消特朗普政府所施加的对华关税,没有任何一名参选人明确表示会这么做。

在当前民调中排名第二的民主党进步派总统参选人、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回答Axios提问时表示,如果当选,他会在上任第一天就开始重新全盘审查对华关税,听取专家的意见,了解哪些关税是奏效的,哪些政策能够更好地帮助美国工人并改变中国的行为。他表示,关税可能是“答案的一部分”。他同时强调要跟美国的盟友以及国际社会合作向中国施压,迫使中国改变在贸易和知识产权等问题上的不当行为,并与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展开合作。

民调支持率紧随桑德斯之后的、同为民主党进步派参选人的沃伦参议员本周公布了她的贸易计划,其中列举了一系列关于人权和环境保护的严格标准,表示只有其它国家达到这些标准美国才会与他们启动贸易谈判,并强调要让贸易谈判更为透明。在周二晚上的辩论中,她誓言要让大公司靠边站,确保工会、小农场主和环保主义者在未来的贸易谈判中占据优先地位。

一些民主党温和派参选人对“自由贸易”持更为开放的态度,但在对华贸易的问题上同样持强硬立场。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中惟一一个明确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参选人、前马里兰州的联邦众议员约翰▪德莱尼称,他之所以支持TPP,部分原因正是为了“遏制中国”。

目前在民调中领先的前副总统拜登在周四的辩论中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他将重新谈判TPP,而不是让中国任意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

他说:“我不会加入一开始谈成的那个TPP ,我会坚持重新谈判。要么中国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要么我们制定。我们必须加入曾经和我们站在一起的全世界40%的经济体,这次要确保除非有环保人士和劳工在场,否则任何人不能在谈判桌前达成协议。”

拜登在7月11日的一场有关外交政策的演讲中表示“确实需要对中国强硬”,并且不能再在贸易问题上重回旧路。

他说:“如果中国为所欲为,它将继续掠夺美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或者迫使美国公司为了在中国做生意而放弃这些知识产权。应对这一挑战的最有效方式是建立一个由朋友和伙伴组成的统一战线,以挑战中国的不当行为——即使我们寻求与中国在气候变化和防止核扩散等两国利益一致的问题上深化合作。在贸易问题上,我们不可能重回旧路。我们需要新的规则和新的程序,让所有利益攸关方都能在谈判桌上发出声音,包括代表劳工和环境的领导人。”

他同时表示要联合其它民主国家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停止补贴煤炭出口,并阻止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资助数十亿美元的化石燃料能源项目。

除了经济议题,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们的中国政策还涉及人权等议题。

不久前,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向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提问:中国对待维吾尔族人的方式和香港的情况是否应该影响美国对中国的整体政策,如果是的话,应该如何影响?

前副总统拜登在回答时表示,香港的和平示威“令人鼓舞”,而新疆大规模拘留穆斯林的做法是“缺乏良知”的。他表示美国应该对“中国日益深化的威权主义”进行反击,包括对参与压迫的个人和企业实施制裁,并启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

拜登同时提出,21世纪,对自由的维护还应该在网络空间进行,自由世界应该团结起来,“与中国扩散其高科技威权主义模式的努力斗争”。美国应该带头制定规则、规范和制度来管理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使用,并与民主盟友合作,为各国提供一个不同于“中国反乌托邦式的监控和审查制度”的替代品。他说:“这些努力可以在我执政第一年将主办的全球民主首脑会议上开始。”

桑德斯参议员在回答外交关系协会的提问时表示,中国正在对维吾尔族人进行大规模拘留和文化灭绝,并不断侵蚀香港的自由民主。“不幸的是,在迫使北京改变政策方面,美国的选择有限”,但并不意味着美国应该放弃在推动人权问题上的角色。

他表示当选之后将与盟国合作,加强全球人权标准,“尽一切努力让北京知道,其行为正在损害其国际地位和破坏与美国的关系”。

目前在民调中排名第五的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蒂吉格表示,中国共产党在新疆和香港的做法是“制度”竞争的表现。他说:“北京似乎致力于巩固和合法化威权资本主义,以作为美国及其最亲密盟友和伙伴所采用的民主资本主义的替代品。”

布蒂吉格认为,美国需要加强其自身竞争力和盟友关系,调整国防和国家安全投资,有序地将美国经济中最敏感的领域与中国”松绑”,从而减少经济相互依赖所带来的脆弱性, 确保美国及其盟国的资源和技术不会服务于威权主义压迫和监控.

在6月举行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第一轮辩论中,当辩论主持人问到“美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地缘政治威胁是什么”时,现场10名参选人中的4名,即前马里兰州联邦众议员约翰·德莱尼、明尼苏达州联邦参议员艾米·克罗布查尔、前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朱利安·卡斯特罗、以及俄亥俄州联邦众议员蒂姆·瑞安都回答是“中国”。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