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7 2023年3月26日 星期日

聿文视界:“旧习李”远去,“新习李”登场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新总理李强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握手,李克强在旁。(2023年3月11日)

编者按:这是邓聿文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李强以三票反对八票弃权当选国务院总理,中国进入“新习李”治国阶段。尽管木已成舟,很多人依然会追问,习近平为什么要强保李强做总理?毕竟去年上海的封城让李背上了一个沉重包袱,即便在专制体制下,也得考虑这个因素。

要解此“谜”,需站在独裁者的逻辑去思考。从独裁者的角度看,如果因上海封城造成的严重后果不选李强做副手,看似顺应了民意,但也恰恰说明清零政策是错的,不然,为什么不保他呢?故为显示疫情应对是正确的,至少必须让李强在二十大入常。要他做总理,则可能考虑了其他因素,如在习的亲信中,李的经济才干或许比其他人强。习无疑知道其党内同僚特别是政治对手会抓住李强这个污点反对他做总理。

中国总理李强(中)在人大会堂出席记者会。(2023年3月13日)
中国总理李强(中)在人大会堂出席记者会。(2023年3月13日)

为总理人选,李克强同习爆发冲突?

根据知情者的新近爆料,在中共二十大前,围绕总理人选,习和李克强曾发生过一场激烈冲突,后者保举胡春华接任总理,遭习否决。

此事难以求证。不过,在我看来,它很好解释了随后二十大的高层人事安排,以及团派在政治局的彻底出局。习虽然不打算安排胡做总理,但本来可能要给他在常委里留一席,不管是想向团派示好,或者安抚团派,又或仅仅作为一个点缀。人们看到,二十大前各种版本的常委人选猜想,胡几乎都在名单内,说明这基本是一个共识。

《华尔街日报》猜中了六个,第七个空缺,从另一角度说明这个空缺的常委本来是胡的。然而,由于李克强力撑胡做总理,让习对李和胡起了疑心,认为李是要用胡在新的常委班子里牵制他。习当然不能容忍有人挑战他的人事安排,所以干脆不让胡入常。鉴于胡已连任两届政治局委员,既做不了常委,也就不能保住这个位子。习最后把他打发到政协做一个副主席,保留其副国级待遇,可能是考虑胡还年轻,直接让他退休影响不好。但政治局就只有24人,不像前几届是25人。

如果这个说法为真——基于上面的分析,我认为它的真实性很强——李克强在自己政治生命的最后阶段,也算博了一把。过去十年,李给人的印象比较软弱,碰到习这样的主,硬不起来。这两人从一搭台就存在竞争关系,因为总书记本来没习什么份,而是预备给李的,但由于中共元老想把红色江山传给红二代,而习又伪装很听话,让元老以为可以拿捏他,于是幸运地成为总书记。可这也就决定了他对李很不放心,警惕李是否会觊觎自己的位子。头三年,习没有自己的班底,那时的党政领导层,除了少数关键职位是其亲信,多数还是胡锦涛时期的人马,而这些人的思想观念更和李契合,所以习在表面上对李保持一种礼让姿态,其时中国舆论也以“习李体制”相称,甚至还有“李克强经济学”的叫法,说明外界是看好李的。

可外界和元老都低估了习,在权谋和手腕上,习是大师,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也许年少的遭遇以及在梁家河那种艰苦环境下的七年知青岁月,让习领悟到权力的重要,他上台伊始拼命抓权,仅仅三年,迫使高层接受他成为核心。胡做了十年总书记,都未能让同僚举荐为核心,江的核心是由邓封的,而习自封核心,不能不赞叹他权谋的厉害。习核心崛起,李就边缘化,“习李体制”不能再叫了,此后七年,一直被习压制着。好不容易熬到去年,由于疫情引发民众对习的不满,去年年中,李似乎有机会改善其边缘化处境,海外习的反对者也一度臆想着“习下李上”,为其摇旗呐喊,但李缺乏杀伐决断之气,或者在评估后认为还不具备条件,不敢响应外界呼声,公开和习叫板。尽管如此,萌生阻止李强上台,扶持胡春华做总理的念头,则完全是有可能的。

李倾力扶胡动机,不仅仅因为后者是团派瞩意的习之后的中共接班人,也可能是出于他对党国前途命运的忧虑,李是党国官僚体制作为接班人培养的,应该对党有感情,不想二十大建立一个完全听命于习的班子和体制,又折腾什么幺蛾子出来,让党国和习一起陪葬。将胡安排在总理位子上,虽然不可能抵抗习,但多少会对习有些约束,是他能够尽到的最大努力。而习对疫情清零的一意孤行所导致的后果,使李认为这是个狙击李强,撑胡上位的机会。可如此一来,客观上形同挑战习的权力,因为挑选什么人做总理,习认为这是他这个总书记的绝对权力,岂容别人做主。李克强的这一做法一定会引起习的强烈猜忌,乃至怀疑以李为首的团派是否在背后搞事,让二十大不能按他的部署进行。二人在总理人选的较量以李败下阵来结束,这当然也几乎是注定的。

习和李克强的恩恩怨怨现已过去,轮到李强登场了。这个“新习李”关系呈现何种面貌,是否像他们表面上那么“融洽”,很大程度上将塑造中共未来至少五年的高层政治走向。

可以肯定,李强和习之间,虽然不像李克强和习一样存在竞争的关系,但也不会有后者的某种程度的“平等”。原因在于,习李二人是平辈,资历相似,另外,李克强的总理职位不来自习,因此尽管习专权,但在形式上不太可能对李指手画脚、颐指气使,还是会保持形式上的尊重。

而习和李强的关系不同,后者是习的后辈,不单在官僚体系上是习的下属,某种意义上也是师徒关系,同时还类同私人企业的老板与副手,故他们在形式上就会保持一种不平等。换言之,李强今天的地位完全仰赖习,其总理合法性来自习,未来的政治行情也取决习,可以说,他完全是弱势和被动的一方,没有资格和能力对习说“不”,两会前媒体透露的在结束清零的问题上他敢对习抗命的信息,肯定是不准确的。

中国总理李强、副总理丁薛祥与何立峰抵达人大会堂出席记者会。(2023年3月13日)
中国总理李强、副总理丁薛祥与何立峰抵达人大会堂出席记者会。(2023年3月13日)

习虽放心李强但也用丁薛祥牵制他

李强是习的“自家人”,使用起来自然会很放心,很有可能习会把经济这摊全部交给李去打理,自己做甩手掌柜,主抓党务、国防和外交等,从而李有更大的空间在不违背习的旨意下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像李克强被限制手脚,无法施展能力。但是习也不会无保留地信任李强,独裁者除了家人,或许还有贴心心腹,是不会完全信任一个外人的,哪怕这个人是其亲信,有时连前二者也不信任,只信自己的判断。因为独裁者骨子里认为人性是坏的,从而不可靠,要时刻提防有人背后干坏事,甚至看中或僭夺其权杖。

外界可从新一届国务院的组成人员隐隐看出某种端倪。本届国务院的几个副总理,全是习的亲信。其中第一、第二副总理丁薛祥和何立峰是习的左右手,习无论外访还是国内视察,这二人必随同。丁是习过去十年的大管家,何近几年取代刘鹤成为习的首席经济智囊。虽然李强在浙江时也曾是习的大秘,但论亲密程度,未必是习最信赖的。即便习安排他俩进国务院没有牵制李的意思,站在李的角度,都是习家军的核心成员,不好差遣,会有很大顾忌。尤其是丁,过去完全没有主政过地方,到中央也是负责党务和安全。从中办转任国务院系统的,以前也有,温家宝也做过几年的中办主任,在成为副总理前同样没有主政地方的经验,但温在中办主任兼书记处的5年任上,负责农业和农村工作,担任过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是当时主管农业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姜春云的副手,温后来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主管农业和农业工作,也就不让人感到突然,而丁完全跨行,进入一个此前他完全不熟悉的经济领域,或许只有一个合理解释,即习要栽培他五年后接替李成为总理,所以要在国务院先历练五年。丁有年龄优势,五年后65岁,而李是68岁。

故而不排除习只安排李强一个总理任期的可能。在专制体制下,君臣二人间任何亲密无间的关系,能否经受长久考验,都是个未知数。尤其对于老二,很难长时间维系对老大的忠诚,包括中共在内的中国历史,给人们提供了太多这方面的事例。

  • 16x9 Image

    邓聿文

    美国之音特约评论员,曾在中国做过记者,现居美国,作者本人这样介绍自己说:“曾经在体制的边缘,因而更能洞察所谓‘新时代’的荒谬。”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访前美国务次卿克拉奇:美应制裁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8:23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