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21年5月9日 星期日

参议院听证会:美国应加大科研投入应对中国的“斯普特尼克时刻”


资料照: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品展销会展出的机器人和无人机。(2018年5月17日)

美国参议院周三(4月14日)就提高科技领域竞争力举行听证会,以应对当下的“斯普特尼克时刻“。专家表示美国应整合全面的创新生态系统,从联邦政府到大学、私营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建立一套涵盖从基础研究到应用开发的组织结构,以抗衡中国“自上而下的国家主导创新。”

去年,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共和党参议员托德·扬(Todd Young)共同提出《无尽边界法》(Endless Frontier Act)提案,要求联邦政府五年内在十个重要科技领域投入1100亿美元以推进美国的技术竞争力。

美国科技创新的投资计划

舒默在上个月的一个听证会上表示,该法案“旨在增强美国的竞争力并应对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日益增长的经济威胁,特别是来自中共的威胁。” 共和党参议员罗杰·维克尔(Roger Wicker)表示,《无尽边界法》是美国领导人设想的中国一揽子计划的一部分;也是拜登最近的2.3万亿基础设施提案一部分。

舒默早前说,该一揽子计划还可能包括“紧急资金”,以实施最近颁布的《芯片法案》,应对全球半导体短缺,以及支持国内芯片生产。

在周三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该委员会主席玛丽亚·坎特韦尔(Maria Cantwell)表示,该法案持续推动关于美国科技竞争力的讨论。

但是,坎特韦尔说,美国研发投入不足,增长速度也过慢。她说:“按GDP衡量,美国如今的研发处于45年来的最低点。而自2000年以来,全球研发投入增长了200%以上。我们的研发投入仅占GDP的2.8%,少于德国,日本,韩国等发达经济体。”

维克尔在听证会上说,中国迅速成为威胁美国的科技强国,美国应该推进科学生态系统以保持领导力。

但是,维克尔说,该法案的意图似乎是要帮助美国与中国竞争,但靠复制中国那一套在研究、投资方面“自上而下的计划”,以及政府补贴等做法,是无法取胜的。

参议院商务委员会资深成员维克尔说,对技术和供应链进行战略性投资是很重要,但我们不能仅靠往那些方面撒钱取胜。

维克尔说:“我们不能仅仅靠投资,还需要捍卫美国的研发成果。”

维克尔同时表示,应该保护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该基金会致力推进基础研究,24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经获得国家科学基金会提供的研究款项。

《无尽边界法》参议员托德·扬认为当下正是另一个 “斯普特尼克时刻”。冷战初期,苏联在1957年成功发射“斯普特尼克一号”人造卫星令一直在航天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美国感到震惊,继而引发了太空竞赛。美国“花费了1400亿美元建造阿波罗号,并于1969年登陆月球。

托德·扬说:“我相信我们现在处于另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这一次是与中国在新兴技术研究上的竞争。我们的模式不同,利用整个国家的独特人才机制进行。我们提出的《无尽边界法》正是面对中国的挑战而做的准备。”

俄克拉荷马大学校级荣誉教授、前白宫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主任凯尔文·德罗格迈尔博士(Dr. Kelvin Droegemeier)说,如果没有为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做好准备,“我们将在经济安全、国家安全和创新能力方面失去竞争力,这对自由、繁荣和道等都至关重要。我们领导科学研究,也同时是领导我们的美国价值。”

“好奇心、目的和利润”是美国科技活力和竞争的关

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主席坎特韦尔表示,该法案持续推动关于美国科技竞争力的讨论。她说:“在1996年至2015年之间,由联邦资助领导的研究产生了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和数百万个新工作岗位。”

曾任国家科学基金会执行主任的德罗格迈尔则指出,国家科学基金会多年来资金不足,而资金对提高美国竞争力至关重要。他说:“我们不能惧怕失败,美国将在经历错误和失败后有新的发现。”

科研经费的投入也是一个有争议的议题。共和党参议员麦克·李 (Mike Lee)对联邦政府应该投入多少经费提出质疑。他不赞成在科研经费投入上与中国竞赛。他说:“重要的是不要忽视我们的价值:自由、创新和企业家精神。基于市场的解决方案是对自由市场经济的承诺,使我们成为全球领导者。当我们试图在竞争中击败中国时,我们不应该放弃这些价值。

德罗格迈尔认为当下科研经费应该提高,但全国范围的数据不足,难以确定到底应该投入多少。他呼吁议员们应该作50年的长远预测。他承认联邦拨款是有限度的,要让经费引发竞争,让研究人员对创新保持渴望,这就是(国家)竞争力的驱动力。

圣母大学教务长玛丽·琳·米兰达博士 (Dr. Marie Lynn Miranda)在听证会上说: “好奇心、目标和利润(curiosity, purpose and profits) 是创新的三大动力。”她认为联邦政府应该推动科研创新的多样性,包括不同阶段、不同种族、肤色和性别的科研人员的支持, 比如国家科学基金会和国家卫生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的早期职业奖励计划。

德罗格迈尔认为应该在科研体制上有创新。他说,与中国不同,“美国拥有最有竞争力的科学研究、教育和创新体系,其中包括联邦政府、大学和学院,营利性私营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德罗格迈尔说:“它们携手推进美国科学研究的共同目标时,就超越了个别部分能发挥的作用。”

德罗格迈尔提出,增加科研经费之外,还应该有“一套统合多部门,涵盖从基础研究到应用开发的跨部门架构。他说:“这就是我们不同于中国的竞争方式。”

如何保护美国的科研成果

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说: “中国长期通过间谍活动窃取知识产权。如何保证联邦政府的大笔投入产生的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不被窃取或出售?”

参议员蒂姆·斯科特(Tim Scott)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参与了《捍卫美国法案》的讨论,号召将中共影响力与美国研究社区和大学脱钩。

斯科特在听证会上说:“现在必须认识到我们与中国处于冷战状态。我们需要从战略上与中共在技术上脱钩,剥离依赖美国经济养活的共产主义机器。”

近年来,关于中国通过学术活动和学生学者进行的技术偷窃的报道层出不穷。 华盛顿邮报上周的一篇报道反映了这样的局面。据报道,一家名为Phytium的中国技术公司使用美国软件设计,用台湾最先进的芯片工厂制造的微型芯片,制造出模拟超音速飞行器的超级计算机,有朝一日这种可能被运用于对付美国航母的导弹。而Phytium掩盖了其产品与中国军方的联系。

斯科特参议员指出,去年,国土安全部报告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并没有效阻止联邦投资科研项目流向与中共千人计划有联系的大学和研究人员。他对流向美国大学的资金是否能应对中国威胁表示怀疑。《捍卫美国法案》旨在防止发生这种情况。

德罗格迈尔回应说,美国应建立全国范围的统一的防御机制,包括教育科研社群和大学对其国外合作关系和人才计划作出披露。国家科学基金会一年前也就白宫发布的有关国家安全的政策设立了安全调查办公室。

W基金会总经理林登·罗德(Linden Rhoads)指出,“国会为大学提供数十亿美元款项用于研究,而不肯为保护专利和知识成果提供几百万投入,比如我们提出的专利资金,这是可耻的。这等于在鼓励合法盗用我们的知识产权,我们就此付出了高昂代价,特别是在大型的公立大学。通过参加研讨会座谈会,我们实际上在邀请其他国家利用我们创造的创新技术。”

米兰达博士也强调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不过,他说: “我们仍应欢迎世界上最有才华的人。这里是最优秀的研究人员想来的地方,因为美国的民主制度和我们研究产业的价值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