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3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非自由民主制正在欧洲抬头?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支持者举行集会。(2018年4月6日)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准备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之际,他要考虑的紧迫问题之一是他所描述的欧洲民主与威权主义之间的“内战”。

马克龙最近在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发表讲话时,呼吁欧洲联盟抵御民粹主义的危险诱惑。

他说:“有人痴迷于不自由,这种痴迷一直在增长。”

在马克龙发表这番观点之前,持欧洲怀疑论的民粹主义者在匈牙利和意大利赢得了选举,欧盟正在因法治问题而同波兰的右翼政府对抗。

马克龙说:“有种想法在欧洲扩散,这种想法认为,应该贬斥民主,让它失去力量。我拒绝接受这样的想法。面对我们周围无处不在的威权主义,我们的回应不是威权的民主,而是民主的权威。”

大西洋两岸都有很多人在思考中欧和东欧等地非自由主义和专制带来的危险及其对欧洲大陆的未来的影响。

非自由民主或民粹主义?

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前波兰外交部长西科尔斯基在由华盛顿政策专家组成的听众面前对匈牙利民粹主义总理欧尔班的民主“不一定自由”的观点提出了挑战。

他说,在民主体制内,非自由派当然有可能赢,但民粹主义者有独特之处。

西科尔斯基说:“为了赢,民粹主义者首先要聚焦某种得民心的东西,他们找到了。他们聚焦欧洲全境的公众高度关注的事务,那就是移民。”

欧尔班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及其盟友在本月早些时候的选举中大获全胜。欧尔班说,这个结果让他得到了“强有力的民意授权”,来限制移民权利并推动组建由独立国家构成的欧洲联盟而不是“欧罗巴合众国”。

位于马里兰州的约翰霍普金斯高级国际关系研究学院欧洲与欧亚研究荣退教授查尔斯·加蒂说,总的来说,被吸收进入欧盟的东欧和中欧国家正走在良好的道路上。但是他说,用“倒退的民主”来形容在波兰和匈牙利所发生的情况已经不准确了。

他说:“他们或者是威权,或者是半威权政权,只不过是还留着民主程序的门面。”

希瑟·康利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副会长。她说,有很多因素助长了目前欧洲的趋势。

她说:“反对党弱化,然后又有了有意削弱反对党的政策和架构,这在我来说,是迈向非自由主义的这一趋势的一个特征。”

是中欧还是全球的趋势?

西科尔斯基警告说,在谈论民粹主义或非自由主义趋势时,不要贴上地区标签。

他说:“这不是中欧现象。这是泛西方现象。”

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务》杂志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民主正在死亡吗?” 这篇“全球报告”不仅分析了欧洲,还查看了美国、中国和其它国家。该杂志说,“有些人说,全球民主正在经历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并且将继续后退,除非富裕国家找到办法减少不平等并管控信息革命。”

在《大西洋》杂志资深编辑戴维·弗洛姆看来,最好把民主视为“调光开关,而不是电灯开关,不是打开或关上,而是更明或更暗。”

他说:“如果没有彻底推翻政权,你就有可能变得更为自由民主,那么同理,在另一个方向上,你也有可能逐渐变得不那么民主。”

西科尔斯基说,他担心前共产党国家的非自由趋势可能会有更大的后果。

“我们重新唤醒了有关这一地区的本来正在被埋葬掉的模式化形象,我们助长了西欧东扩意愿的衰退。”

趋势可否扭转?

学者、作家和活动人士联名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写了一封公开信,批评她没有挺身谴责欧尔班对匈牙利民主的攻击。

但是,西科尔斯基说,欧盟没有多大能力,因为整个联盟就是基于各成员国的各个机制之间相互信任的想法。

他说:“如果这个信任机制崩溃了,那对整个欧盟都有重大后果。”

欧盟也许拥有重要的杠杆力。上一次的七年预算把欧盟将近五分之一的融合基金拨给了波兰,下一个预算的谈判将在5月开始。波兰修改司法制度的做法引起了争议,批评者说,这些改变把法官置于执政党的控制之下。在欧盟的压力下,波兰议会已经收到了撤回某些修改的修正案。

加蒂说,抗击匈牙利的非自由主义的方式就是投票。

他说:“我认为在明年的城市选举中,布达佩斯有可能被反对党拿下。”

弗洛姆说,重要的是,不要把中欧和东欧当作是病态。

他说:“社区里发生了流感,有些人的病情比其他人要严重,有些人的免疫力比其他人要弱,但是一定要明白,我们得的都是同样的流感。”

不管是流感还是瘟疫,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没有明确的药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