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2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专家:重启TPP谈判?拜登缺乏足够政治支持


原TPP成员国2017年11月11日达成新CPTPP协定

中国和亚太地区的其它十几个国家星期天(11月15日)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 协议,组成了目前全球最大规模的区域贸易联盟。美国舆论呼吁,华盛顿应该重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谈判。

不过,专家表示,美国目前缺乏足够的政治支持来重启TPP谈判,只有推动更深层的双边贸易关系才能更好地保护美国的经济利益。

尽管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仍然对2020年大选结果提出诉讼,当选总统拜登上任后将如何应对亚太地区经贸和安全新局面,如何处理美中贸易战和美中双边关系已经成为广泛关注的问题。

美国是否应重启TPP谈判?

星期天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议囊括了东南亚国家联盟的10个经济体,以及中国、日本、韩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其成员的经济规模大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30%,覆盖全球22亿人口。

美国金融服务公司“标准普尔”首席经济师肖恩·罗奇(Shaun Roache)日前接受CNBC采访时谈到,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之后,美国应该推动重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谈判。

尽管拜登早先曾经表示,一旦当选将会重新推动TPP谈判。但是贸易和安全专家认为,拜登重启TPP谈判将遇到来自国会和共和党方面的压力。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博士(Richard Weitz)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使拜登明年1月份入主白宫,恐怕也很难推动重启TPP谈判,因为拜登目前在美国得不到足够的政治支持来重新谈判TPP协议。

“因此,拜登政府可能应该寻求新的机制,如拟议中的D-10(G-7加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以及印度等其它国家的合作,” 魏茨博士说。

资深经贸分析师、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的创办人艾伦·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的观点,呼应了魏茨的看法。托纳尔森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使拜登赢得白宫,美国可能只会加入、或至少与一些区域机构进行密切合作,去拼命‘追赶’和推动‘重新接触亚洲’的政策,而无法很快重启TPP。

“即便遭遇他的许多民主党同僚的反对,他(拜登)也无法很快推动美国重返TPP的行动,”托纳尔森说。

美国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经济与金融学教授刘学鹏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贸易的当务之急不是重启TPP谈判,而是“应该寻求与贸易伙伴更深层次的一体化,以更好地保护美国的利益”。

特朗普总统在贸易方面的主要担忧是,在目前的国际贸易体系下,美国的利益没有得到适当的保护。刘学鹏认为,目前特朗普所采取的贸易政策强调双边,分别与每个合作伙伴谈判、签署双边协议;因为这样做的确“有利于增强美国在贸易谈判中讨价还价的能力”。

此外,最初的TPP是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涵盖了许多与贸易有关的问题。刘学鹏说:“鉴于其复杂性,即使美国决定回到谈判桌前,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这个目标。因此,这不是美国与其贸易伙伴进行进一步贸易谈判的捷径。”

刘学鹏预期,由于面临新冠疫情和其它紧迫的问题,拜登政府即使上任也不会带来美中关系和区域关系的突然变化;更何况目前的拜登团队可能根本没有任何具体的计划。

“不过,我相信拜登可能会对中国采取不同的做法。特别是在贸易问题上,拜登可能会在特朗普主义和奥巴马政府之间采取一种中间态度,”他说。

RCEP是否对美国经济构成威胁?

有分析称,RCEP的签署使得北京已经僭越了华盛顿的地位,成为区域经济体的主持人。而美国目前正处于政府过渡期的尴尬局面,没有华盛顿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是否给美国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安全带来隐患。

美国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经济与金融学教授刘学鹏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RCEP是全球数百个贸易集团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但是“除非 RCEP协议中有特别条款不公平地损害美国利益,否则美国应该不用担心”。

刘学鹏分析,RCEP将有助于中国巩固与近邻国家的经济关系,缓解美中贸易战和不断恶化的美中关系的负面影响。“由于世贸组织框架下多边贸易自由化的进展缓慢,各国与近邻国家建立自由贸易集团成为大势所趋,”他说。

资深经贸分析师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也认为,RCEP的签署不会对美国经济利益带来太多损害。这是因为,“特朗普总统已经认识到,美国与东亚地区更成功经济接触的关键,是利用美国的经济杠杆;而不是创造新的、基本上无法执行的‘道路规则’,” 托纳尔森对美国之音说。

托纳尔森认为,只要美国仍然是依赖出口的亚洲经济体的重要市场,任何一个理解经济实力平衡的美国政府,是会遵循这条常识性的道路的。

不过,肯尼索州立大学教授刘学鹏指出,“由于这个贸易集团涵盖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它不会是一个很深度的交易集团;这意味着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如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和劳工标准等,可能会部分或全部被抛在一边。”

刘学鹏预期,包括日本和韩国等美国亲密盟友在内的其它国家,将会在RCEP的框架下陆续签署贸易协议。拜登政府上台后可能会与其它国家,特别是亲密盟友合作,重新进行贸易协议的谈判。

RCEP是否对美国构成地缘政治威胁?

哈德逊研究所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博士认为,RCEP的启动对美国在亚洲的安全联盟并不构成直接的安全威胁。

“过去,这些东亚国家的主要经济和安全伙伴往往是同一个国家:英国或美国。但在过去的十年里,尽管它们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已经超过了美国,但这些国家仍然是美国稳固的盟友,” 魏茨说。

不过,魏茨同时指出,中国现政府与过去相比,似乎更愿意利用这些经济关系来发挥杠杆作用。几年前,北京因为韩国部署“萨德”(末段高空区域防御THAAD)系统,而对韩国实施过经济制裁。

最近,因澳大利亚反对中国所推行的政策,中国也以削减经济联系的方式惩罚过澳大利亚。因此,RCEP的创建未来将会给中国提供更多的影响力机会。

魏茨说,如果拜登上任,建议拜登政府通过推行多边关税削减(无论是通过修订过的TPP或其它机制),努力减少日本和韩国之间的摩擦,以及加强美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来帮助应对这些不利的经济趋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