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8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武汉肺炎增急迫性 美学者提议“胡萝卜与大棒”策略助台参与国际组织


因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武汉撤出的美国侨民抵达加州一机场(2020年1月29日)

武汉肺炎疫情不断扩大,台湾无法参与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对抗疫情的问题也持续引起注意,一些国际学者专家在社交媒体上力挺台湾参与国际卫生组织(WHO)、国际民航组织(ICAO),但他们的账号却遭到被封锁的命运。有学者认为,由于北京对国际组织的影响力日增,美国必须拿出“胡萝卜与大棒”来加大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力度。

台湾官方截至1月28日晚已经证实出现8个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但上星期世界卫生组织针对武汉肺炎举行的紧急会议却没有让已经有确诊病例的台湾参加,除了台湾政府外,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的政府、国会议员、学者专家都呼吁WHO接纳台湾,加强国际对抗病毒的合作。

不过包括2049项目研究所研究员庄宛桦(Jessica Drun)、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马明汉(Michael Mazza)、英国诺丁汉大学研究员寇谧将(Michael Cole)等人呼吁世界卫生组织、国际民航组织给台湾关于国际应对疫情最新发展信息的推文,却导致他们的账号被ICAO封锁。

同时也是华盛顿全球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的马明汉,在账号被封之前在该研究所的《全球台湾简报》(Global Taiwan Brief)发表文章说,新型冠状病毒让更多人看到台湾被排除在国际组织外的问题,虽然台湾可以从美国及其他友善政府取得WHO相关信息,但“这个程序在人命关天、时间急迫的情况下就变得十分不足。”

他提到庄宛桦指出的关于台湾的桃园机场是重要地区交通枢纽,但台湾却无法得知关于WHO及ICAO的任何协调工作的问题,ICAO官网说,它可能接到WHO的要求采取行动以阻止疫情通过空中交通扩散,ICAO也准备好关于其会员国、机场与机场营运者管控卫生风险的指导方针,但是台湾人民却可能无法直接和立即取得这些防护措施的信息,也无法提供台湾自己最新疫情信息,这种情况在疫情不断有变动时尤其令人感到不安。

马明汉说,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日本都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这些国际组织,美国国会多年来也以信函和立法方式呼吁行政当局采取行动,支持台湾适当参与联合国、世界卫生大会、国际民航组织、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和其他国际机构,但至今这些努力却”没有结果”。他说,“当美国及其伙伴在这个努力中诱导(coax)和劝服(cajole)时,北京却在贿赂和威胁。台湾的朋友基本上是带了刀子去一场枪战。”

马明汉认为,要认真推动这个努力就必须设法说服中国改变阻挠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做法,他们可以在不放弃其一中原则下做到,因为台湾曾经在2009到2016年期间以观察员身份首要参加世界卫生大会(WHA)。要达到这个目标,首先是国际社会必须让北京知道,台湾的国际参与此时已经有更新的重要性,他们视台湾被排除在WHO、ICAO及Interpol之外为“国家安全关切“,这将危及全球卫生、民航旅游安全与打击跨国犯罪的努力。

其次,如果中国拒绝改变做法,国际社会必须让中国付出代价。由于WHO、ICAO及Interpol都是联合国机构,台北的盟友应该游说反对所有中国在这些机构里提名的高层领导候选人。把中国逐出G20、亚太经合组织(APEC),不但有象征重要性,也会让中国付出真实的名誉损失。

不过马明汉也说,要让中国付出代价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但如果华盛顿与其盟友真认为台湾被排除在国际组织外是国家安全关切,他们就必须“在诱导和劝服之外再加上更凌厉地运用胡萝卜与大棒”,以便取得台湾在国际组织的参与。的确,它可能需要外交上的“讨价还价”(horse-trading),或是对一些不合作的成员国采取威胁保留或承诺增加援助的做法,这可能会令人不愉快(distasteful),但却有其必要性。

他说,这已经不单纯是台湾的国际空间问题,而是人命的问题,为了让台湾在那些与美国国家安全相关的国际组织中有一个地位,“是时候把刀子留在家里而全身装备齐全进入运动场了。”

国际民航组织(ICAO)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大之际,在其社媒上屏蔽为台湾参与国际应对疫情发声的言论持续引起更多反弹。包括美国联邦参议员鲁比奥、斯科特、众议院加拉格尔都指责该组织封锁挺台账号的做法,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也批评ICAO将反对它把台湾排除在外的声音消音的举措,已经违背它表明要公平、包容与透明化的宗旨。

不过ICAO说,屏蔽社媒账号是因为有些倡议人士为了自己的活动目的而“故意歪曲”该组织。

ICAO在提供给《法新社》等媒体的声明中说,该组织近来封锁一些在其社媒账号上活跃的倡议者,因为他们被认为是在“故意并公开歪曲”该组织,以便引起人们注意他们自己的活动。

声明说,该组织多年来已经澄清过,它不能为联合国大会政府们的政策负责,“包括这些活动人士(campaigners)指涉的对1971年决议案的不满。”

声明还说,由于ICAO多年来已经对此事做出多次公开声明,以及“这些活动人士明显要歪曲涉及此事事实全貌的意图,”该机构认为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封锁账号的做法,“以捍卫我们的追随者预期得到我们提供的完整信息和讨论。

ICAO的官方回应让寇谧将感到不满。寇谧将星期三在其推特账号上连发9推说,那些推特账号被封的人里面有许多都是有多年经验的政府、智库、学术界和媒体专业人士,但ICAO的回应却把他们形容为是“倡议人士”和“活动人士”,而声明中“提到这些人‘对1971年决议案的不满’,却明显不提北京如今在联合国大会中过度施加影响力的事实,”更运用超过半世纪以前的“决议案”来合理化在危机时把2350万人排除在外的做法,而不去提这么做导致全球航空网络存在盲点的问题。

寇谧将说,“我们这些被称为有所不满的‘倡议人士’和‘活动人士’并没有提议让台湾成为联合国会员,”事实上他们只是要求回到过去曾经有过的“现状”,当时至少台湾还是每年世界卫生大会上的观察员。

曾经在加拿大媒体发表文章呼吁加拿大政府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的渥太华大学教授史国良(Scott Simon)星期二发推说,”或许美国应该收回对ICAO及所有拒绝和美国一样在1979年《台湾关系法》之下与台湾往来的联合国机构的资金。很多事情都可以成为‘一个中国’的保护伞。”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