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5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习近平不会挂上“好好先生”面孔,专家称四方对话是抗衡中国论坛


拜登总统在白宫主办有印度总理莫迪、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参加的“四方”领导人峰会。(2021年9月24日)

前美国国务卿赖斯星期三对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表示支持,尤其是透过“四方安全对话”将印度拉到与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同一个阵营。“四方安全对话”最近才在华盛顿举行领导人峰会, 虽然会后的联合声明没有一字提到中国,但这个对话被外界视为一个对抗中国的论坛。一些分析人士说,习近平未来对外只会更加强硬,不会挂出“好好先生”的面孔,因此也有更多国家愿意参与这个对话机制,与其他民主国家站在一起抵抗中国对地区伙伴的胁迫,包括对台湾的施压在内。

峰会声明未提中国

“四方安全对话”(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 简称Quad)领导人9月24日在白宫举行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确认对推进自由开放印太地区更具包容性和韧性的承诺,也在终结新冠大流行、基础建设、供应链安全、新兴技术和气候变化等议题上的合作取得共识。联合声明还提到,这个机制将每年举行领导人和外交部长会议,以稳定节奏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

虽然四国领导人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中国,不过外界普遍认为,面对中国对周边邻国及地区的强势作为,四方安全对话成员接下来如何采取战略性作为值得仔细观察,包括接纳更多理念相近国家的参与。

在小布什政府担任国务卿的赖斯(Condoleezza Rice),星期三(11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中对拜登政府强化“四方安全对话”的努力表示支持。她说,拜登政府将小布什政府起始的四方对话想法拿去使用并发扬光大,尤其是将印度拉到美国与澳大利亚、日本的阵营,她对此 “完全同意”,这个对话机制可以抗衡中国在地区的影响力。

赖斯也认为,中国正在“悄悄破坏台湾的稳定”,使台湾变得“无法治理”,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的“剧本”一样,“其目标就是要对台湾人民说,我们就能让这个痛苦停止,只要你们想有一个更亲北京的政府”,因此对拜登总统最近表态将防卫台湾的说法她持正面评价。后来白宫强调拜登并未改变美国政策。

中国促成四方对话成形

前一天,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才针对“四方安全对话”举行视频讨论,曾经也在小布什政府内担任白宫亚太事务资深主任的格林(Michael Green)提到,四方机制最早是2005年间他和白宫同僚车维德(Victor Cha)为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哈德利(Stephen Hadley)写的一份讲稿内容,后来日本的安倍晋三在2006年第一次担任首相前看到这个讲稿,即表明未来将推动四个成员的峰会。

不过格林说,当时在小布什政府晚期四方对话的其他成员认为这个机制对中国的针对性太强,过于偏重意识形态的对抗,因此对这个最早在2004年因印度洋海啸临时组成、以人道救援为目的的海洋对话机制进一步升级兴趣不大。不过他说,现在“中国解决了那个问题”,2020年6月中国在与印度接壤的拉达克地区发生暴力攻击事件改变了印度的态度,使印度成为愿意推动四方对话机制的一方。

目前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事务资深副总裁的格林说,由于中国在日本周边的灰色地带行动越来越多,日本朝野政党也支持透过四方对话机制强化与盟友的合作,这个机制中也有各种双边关系的连结,例如日本与印度彼此间也因经济的互补性,近年来双方经贸往来也在不断增加,这些都能使四方对话平台更加稳固。

对中国发信号平台

对于四方对话机制未来的发展前景,格林认为,这一方面要看需要,也就是亚洲地区对公共产品的需求,这也是四个成员国能发挥领导作用的地方;另一方面必须视中国胁迫的程度,中国的压迫更多,这些国家就会有更多合作。

他说,在预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未来只会更加强硬的情况下,有越来越多国家对参与四方对话感到兴趣,因此也有将四方安全对话扩大(Quad Plus)的谈论,包括英国、加拿大,甚至一向对中国低调谨慎的韩国,内部也在辩论是否参与,民调显示有7成韩国人认为中国是一个威胁,因此许多国家都将四方对话视为是一个对中国发信号的平台。

“四方对话展现出来的是一种意志力,它展现出意志力。它展现一种在引起中国愤怒后愿意承受压力、与其他担忧遭到中国胁迫的民主体制站在一起的能力。越来越多国家认为它们必须这么做。四方对话在参与方面富有弹性,它不需要正式加入。”

习近平将更强硬

格林认为,这种情形会越来越多,“因为习近平在中共20大前不会挂上他的好好先生面孔。他的作为主要是要对国内受众证明他能保卫中国主权。他正在越来越强硬而不是越来越软化。所以我认为他将驱使更多国家与四方对话进行各种不同形式的个别合作。”

由于中国的作为日渐强硬,台海安全也是地区关注的问题。格林说,在印度洋海啸后的2006-2007年间,台湾并不是那个以工作组形态组织的四方对话的主要议题,但今天情况却已经大不相同。

“我会非常意外如果今天台湾不是一个主要的讨论话题,因为我认为四个国家对习近平对台湾使用胁迫性武力的可能性有日益增加的担忧,尤其是美国与日本。或许可能性低,不过它正在增长中。而且我认为其他国家也越来越体认到,中国对位于第一岛链或第二岛链其中任何人的胁迫都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它影响到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澳大利亚将涉入台海冲突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美国中心外交政策与防务项目研究员苏珊娜·帕顿(Susannah Patton)也表示,澳大利亚政府想要通过四方对话平台来形塑一个对它较有利的区域环境,尤其东南亚地区对澳大利亚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作用,“四方对话有真正需要对中国发出强烈信号,告诉它不能在地区问题上为所欲为”,她认为这次四方对话峰会的联合声明正是在对中国发出这个信号。

关于澳大利亚是否支持防卫台湾、决策者如何看待澳大利亚与中国和台湾的关系,帕顿认为,由于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一旦台海有冲突,澳大利亚势必会有某种形式的涉入。

“我认为很清楚的是,由于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如果发生某种台湾变局或是最糟情况,我认为澳大利亚将有某种形式的涉入是少有疑问的。这是因为,例如我们与美国有联合设施在澳大利亚以及我们的同盟合作。而且已经有一些媒体相关报道说,那些讨论或考量已经在澳大利亚政府内部进行中。

帕顿也表示,以前有关台海冲突的讨论对一般澳大利亚民众来说一向比较抽象,即便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2021年的民调显示,百分之57的民众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在美中冲突中保持中立,但她认为这在现实情况中不太可能。

“这百分之57的人可能会感到失望,因为澳大利亚不太可能会保持中立。这不太现实,因为澳大利亚与美国有同盟关系。”

印度需要伙伴应对中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美国-印度政策高级顾问罗索(Rick Rossow)在谈及印度对四方对话的立场时表示,印度在与中国陆地边界问题难解的情形下必须思考其海洋领域的安全,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自由开放印太战略对印度洋有更积极的思维,这使新德里的估算有所转变,因为要阻止解放军在印度洋扩张印度需要更多伙伴,而四方对话机制松散形式,没有条约、协议或正式组织架构的限制,正是印度不结盟外交政策可以参与的多边机制。

罗索说,四方机制中的基础设施倡议及非军事合作领域是印度可以专注的重点,类似四国此前的巴拉巴尔演习,将有助于印度与其他伙伴共同确保印度周边海域安全,防止中国过度扩张。

关于印度与台湾的关系,虽然印度内部也有打“台湾牌”来抗衡中国声音,不过罗索认为,印度与台湾有相似的南向政策,双方有经济互补性,在高科技、半导体领域也有合作空间,不过如果要有更紧密的关系,他会建议让台湾来主导,印度只要对台湾的提议保持开放而不要有高调的宣示。

在讨论中,格林、帕顿和罗索都同意,四方安全对话已成为地区“对抗中国的论坛”。

虽然四方安全对话元首峰会的联合声明完全没有提到中国,不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9月2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关注这个“四边机制”领导人峰会的情况,并称“这几个国家热衷于以所谓‘基于规则的秩序’影射中国,渲染煽动所谓‘中国威胁’,挑拨地区国家同中国关系”,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华春莹还表示,任何多边机制都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有关国家”应该摒弃冷战零和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停止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