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2 2021年9月26日 星期日

分析:美国不会像弃阿那样弃台,台湾与阿富汗军事意义不同


被疏散人士在喀布尔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机场等待登机(2021年8月23日)

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中国官媒即开始宣传美国对盟友承诺不可信,华盛顿终将如抛弃阿富汗一样抛弃台湾。不过包括美国总统拜登本人及其官员都对这种质疑做出正面回应,强调台湾与阿富汗没有可比性,美国对台湾的安全承诺一如往昔一样坚定。分析人士说,无论北京怎么说,台湾都不是阿富汗,美国视台湾为重要安全伙伴,是美国对全世界盟友安全承诺可信度的重要指标,台湾对美国的地缘政治重要性与阿富汗截然不同 ,军事估算也不一样。

美反驳弃台论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落入塔利班控制后引起一些质疑美国对盟友可信度的批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也称,美国抛弃阿富汗是台湾应该汲取的教训,阿富汗预示了台湾的未来命运。不过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上周二(8月17日)在白宫的一个记者会上说,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承诺“神圣不可侵犯”,美国对台湾的承诺一如既往一样坚定。

在沙利文表态后,《环球时报》第二天(8月18日)在一篇社评中提出六个理由称,只要中国力量持续增加、军事斗争准备充分、统一意志足够坚定,“美国最终抛弃台湾就是注定了的,没有悬念。”

六个理由其中之一是反驳沙利文关于台湾与阿富汗不同的说法,指称台湾“凭什么与阿富汗不一样?”社评说,只要美国维持台湾政权的成本付出大大高于收益,美国就会抛弃它。“当需要用一场代价巨大且没有希望取胜的战争保卫台湾时,美国就会‘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民众不会允许他们的青年为‘台独’大批赴死。”

拜登顶回力道强

8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美国广播公司的电视专访中被问到,美国自阿富汗撤军引起混乱,中国媒体也借此告诉台湾说美国不可靠、不会防卫台湾,他对这种说法有何回应?拜登答复说,美国“遵守了每一个承诺”,不仅如此,拜登甚至还将台湾与北约、日本及韩国并列强调,美国对这些实体有相同的承诺,它们与阿富汗“甚至没有可比性”。

拜登将台湾与北约、日本及韩国并列的说法被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是口误,因为台湾并非美国的正式条约盟友,不具名资深官员随后也对媒体表示,美国对台政策没有改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0日表示,她也注意到有媒体说拜登的说法是一个口误,“台湾确实和阿富汗有根本不同”,阿富汗是一个主权国家,而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说,“一个中国原则是任何国家都不可逾越的红线和底线。”

不过美国克雷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星期二在《彭博社》一篇文章里却强调,拜登对于美国不会遵守承诺防卫台湾的说法,“顶回的力道强劲到他错误地暗示,美国会防卫台湾有如台湾是一个条约同盟一般。”

美国视台湾为重要安全伙伴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资深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认为,拜登和沙利文的说法“意在强调,美国对台海两岸分歧必须和平解决有坚定和稳定决心。”

曾任奥巴马政府国安会中国、台湾、蒙古事务主任的的何瑞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拜登和沙利文“似乎都在把美国在阿富汗的利益及美国在台湾的利益做出明显的区分。他们两人也似乎都在发出信号说,任何国家要挑战美国对它在全世界安全伙伴的承诺,都将是代价极高和危险的事情。拜登政府视台湾为一个重要安全伙伴。”

至于台湾这个“重要安全伙伴”是不是美国利益所在,何瑞恩说,“华盛顿视台湾为一个兴盛的民主社会,一个全球供应链的重要连结,以及一个在一系列议题上的紧密伙伴和朋友。华盛顿也理解美国在全世界的盟友都视台湾为美国安全承诺可信度的风向标,尽管台湾并非一个正式盟友。”

阿富汗并非对美可信度的测试

全球台湾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张倚维( I-wei Jennifer Chang)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阿富汗情势的发展“并非一个对美国可信度的测试,因为美国对阿富汗没有正式安全承诺。”

张倚维解释说,在2001年时阿富汗是美国的安全利益所在,因为美国要找出911恐怖攻击的犯案者,还要消灭以阿富汗为基地来对美国利益发动恐怖攻击的基地组织,“正如拜登政府所理解的,美国无法赢得与塔利班的战争,虽然美国提供阿富汗政府大量的军事和财务协助,但喀布尔政府却过于腐败和没有效率,无法治理并对抗塔利班以意识形态驱动的叙事。”

张倚维表示,由于美国在中亚地区没有军事投送能力或支配力量,这影响到美国对阿富汗的估算;但相反的,美国“在亚太地区却有庞大军事资产,美国有战略利益不能失去台湾,它据守面对中国的第一岛链,如果美国在中国侵犯时不协防台湾,那么美国的可信度将会受损,这对美国与日本、韩国及菲律宾的军事同盟将带来后果。”

台湾在美军事估算地位不同

对于包括中国媒体和一些民进党政府批评者借阿富汗局势发出美国对台湾的安全承诺不可信赖的说辞,张倚维强调,台湾人民从阿富汗局势可以得到的最重要体会,就是阿富汗与台湾“在美国更广泛的军事估算里占据不同地位。”

她说,“台湾作为第一岛链的一部分,占有远较阿富汗更具地缘政治重要性的位置。如果中国攻占台湾,将立即影响到日本的国家安全并影响地区其他国家,它还会直接挑战美国军事投送能力以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同盟结构,因此美国有更强烈的战略利益确保台湾不落入中国控制。相较之下,喀布尔及阿富汗其他地方落入塔利班控制并不会侵犯到美国在中亚的利益,美国在那个地区的存在要比中国和俄罗斯来的低调多了。”

不过即便如此,张倚维也提醒,在为台湾发生的任何战争里,中国共产党都有更多利害关系,“因为台湾涉及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以阿富汗的例子来说,塔利班有更具说服力的意识形态招牌可以维持他们在长期冲突中的意志,但相较而言,美国对阿富汗和台湾就比中共和塔利班少了这种超越一切重要性的国家动机。

哈德逊研究所海权中心主任克洛普西(Seth Cropse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无论是从战略、地理或政治情况来说,台湾与阿富汗都有很多不同之处,阿富汗撤军引发的问题涉及的是美国领导层政治意志的问题,现在台湾需要的是拥有自我防卫的能力,因此拜登政府也要遵守美国对提供台湾必要防卫能力所做的承诺。

此外,克洛普西说,美台在外交、军事及其他领域加强合作也会发出积极信号,显示美国严肃看待在《台湾关系法》之下的义务。

无论北京如何说,台湾不是阿富汗

印太防务专家、太平洋论坛客座研究员赫辛格(Blake Herzinger)星期一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以“台湾不是阿富汗,无论北京怎么说”为题的文章指出,阿富汗令人心碎的瓦解,正被一些党派人士、外行记者及中国官方宣传用来作为质疑华盛顿对其盟友、伙伴承诺的武器,“尤其是对台湾。”

赫辛格说,阿富汗的沦陷涉及的是美国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与美国对亚洲的承诺无关”,或许美国的盟友会担忧的是拜登政府规划及执行一个现实策略的能力,那更多是关于处理危机的能力,而不是可信度的问题。

赫辛格说,就外交关系而言,任何事件的背景(context)都是重要的,美国国家战略的优先排序、与其他大国之间的对手关系、经济、历史,以及各种承诺全部都有其重要性,此外民意也很重要,拜登总统自阿富汗撤军反映的是美国不分党派选民的意见,“但与这个情况相反的是,民调显示,美国人民愿意冒着重大风险防卫台湾不受中国侵犯,而且美国民众对以军事行动防卫台湾的支持已经来到历史新高。”

台海和平稳定是美深远利益

在拜登总统关于美国对台湾的承诺不变的讲话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由于阿富汗局势的关系,美国一些盟友对于华盛顿是否在发生危机时采取防卫他们的行动有所怀疑,虽然包括沙利文等官员都已重申美国对包括台湾在内的盟友的保证,但“美国是否准备进一步对台湾提供更明确的承诺,也就是改变数十年来的战略模糊政策?”

对此,普莱斯表示,美国持续支持台海两岸的分歧“以符合台湾人民的愿望与最佳利益下和平解决”,美国敦促北京停止对台湾的军事、外交、经济压力,与台湾展开有意义的对话。“我们的确在台海的和平安全上有深远的利益。我们认为这对更广大地区的安全稳定至关重要。世界上其他地区发生的事情,无论是在阿富汗或任何其他地方,都不会改变这个情况。”

针对“美国是否打算近期内派资深官员到台北访问,以便向台湾人民提供某种保证”的问题,普莱斯表示,美国认为应该在符合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及三个联合公报之下深化与台湾人民的交往和联系,“这依然是我们的政策。正如你们看到近几个月来我们发布修订过的接触准则,它允许我们深化美国与台湾人民之间的关系。我们会继续这样做。”

在阿富汗情势的演变后,接下来美国的外交政策走向会如何,全球台湾研究中心的张倚维表示,从阿富汗内战及中东撤军后,美国将可重新把军事资产转向亚太地区以及与中国的竞争,对台湾的安全防卫来说,美国国会能发挥作用的是提供台湾更多武器来威慑中国,拜登政府也应该与包括日本、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合作,研拟一个对中国更有效的威慑策略。

她说,从美国的立场来看,阿富汗政府与台湾政府都必须为他们自己的安全及国家方向负起最终责任。正如美国一直以来都强调一个“由阿富汗领导”的和平进程一样,华盛顿也要台湾能负责自己的国家安全,例如敦促台湾采购更多精密武器并增加它的军事开支,“而不是在与中国的冲突中只依赖美国的军事干预。”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