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7 2024年3月4日 星期一

分析人士:土耳其F-16订单取决于支持北约接纳芬兰与瑞典


土耳其总统府发布的照片显示,总统埃尔多安在土耳其爱琴海岸的一次演习期间观看战斗机编队从空中飞过。(2022年6月9日)
土耳其总统府发布的照片显示,总统埃尔多安在土耳其爱琴海岸的一次演习期间观看战斗机编队从空中飞过。(2022年6月9日)

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星期三(1月18日)在华盛顿会晤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期间,预计土耳其从美国购买F-16战斗机的请求将是首要议题,另一个首要议题预计将是土耳其可能会在叙利亚北部再次展开的军事行动。分析人士说,任何F-16交易都与土耳其及时支持北约扩展以及不要在叙北采取任何军事行动相关联。

土耳其2021年正式要求从美国购买40架F-16战机和近80组现代化套件。拜登行政当局对销售方案表示了支持,但这需要获得国会批准。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上星期报道说,拜登行政当局准备开始与国会磋商,寻求批准这笔200亿美元的军售案。

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中东项目主席詹姆斯·杰弗里(James Jeffrey)认为,来自国会的任何支持都取决于作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在两项议题上的合作:不要军事入侵叙北,不要阻拦北约接纳芬兰和瑞典入盟。

他对美国之音(VOA)说:“参议院的阻力可能会要求行政当局高层必须把安全方面的争辩理由考虑进来。我不肯定他们做好了走到那么远的准备,但是,假如我们不在这两项议题上看到进展,我无法想象他们还会花大力气来帮助土耳其拿到F-16。”

前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退役陆军上将约瑟夫·沃特尔(Joseph Votel)曾经督管过打击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他也持同样的看法。

沃特尔以书面方式回复美国之音的提问说,美国必须把任何F-16交易跟“土耳其支持北约扩展以及同意不以军事行动来进一步破坏叙利亚北部稳定”挂钩。

28个北约成员国已经批准瑞典和芬兰入盟。土耳其和匈牙利还没有。匈牙利表示将在2月初批准,这使土耳其成为唯一的拦路者。

土耳其要求芬兰特别是瑞典加大努力镇压库尔德激进分子和居伦(Gulen)运动成员。安卡拉指责该运动策划了2016年的未遂政变。

向土耳其的地区对手希腊出售F-35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拜登行政当局另外计划寻求国会批准向希腊出售F-35战斗机。希腊是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对手,也是北约盟国。

土耳其曾经是F-35“联合打击战斗机计划”的生产参与国,但是由于安卡拉从俄罗斯购买了S-400导弹防御系统,土耳其被移除出该计划。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韦丹·帕特尔(Vedant Patel)在上星期五的每日例行记者会上拒绝就这笔可能的交易发表评论。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鲍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对向希腊出售F-35的消息表示欢迎。他在一份书面声明中称希腊是“值得信任的北约盟友”。这份声明最早由路透社(Reuters)报道,并与美国之音分享。

他强调说,美国与希腊信奉共同的原则,“包括集体防卫、民主、人权和法治。”

梅嫩德斯反对向土耳其出售F-16的计划。

梅嫩德斯参议员说:“在(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停止他的威胁,改进他在国内的人权纪录——包括释放记者和政治反对派——并开始像一个值得信任的盟友所应当的那样行事之前,我不会批准这笔军售。”

叙利亚议题

美国军方领导人持续担心土耳其可能在叙利亚北部对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采取军事行动,这支武装是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的一部分。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陆军上将迈克尔·库里拉(Michael Kurilla)指出,叙利亚民主力量负责保护二十多个拘押“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中心。

“只要能够缓和局势并防止土耳其人攻入,我们所能做的任何事情都很重要,”他上个月在一次记者会上说。

中央司令部前司令沃特尔表示,土耳其进行某种军事活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其范围可能有限。

他提到埃尔多安以前的决定,称“这通常能打动忠于他的人。”

预计土耳其和叙利亚政府之间的和解努力也将在华盛顿的会谈期间被提及。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最近表示,他可能会在2月份会见叙利亚外长费萨尔·米格达德(Faisal Mekdad)。

美国已经表明了立场,称不支持各国“升级”与阿萨德政权的关系。

据报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上星期表示,“与土耳其的谈判应基于结束对叙利亚土地的占领”并停止支持他所说的恐怖主义的目标。

威尔逊中心的杰弗里在2020年之前曾担任美国国务院叙利亚接触事务特别代表,他认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不愿意达成任何协议,因为谈判是由俄罗斯推动的,“在叙利亚的安全局势或难民返回问题上没有任何妥协”,而这在土耳其看来是两个重要问题。

“我们不应该对此进行任何解读,特别是考虑到土耳其即将举行的选举。我宁愿等到选举之后,看看真正的土耳其政策将是怎样的,“杰弗里对美国之音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