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9 2022年12月7日 星期三

揭谎频道:中国海外“警察站”被曝光后,北京掩盖事实


位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匈牙利青田同乡会外景。(2022年10月27日)
赵立坚

赵立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

“你提到的机构不是‘警察站’或‘警察服务中心’,他们从事的活动是协助当地有需要的中国公民在线办理中国驾驶证期满换证体检服务。”

误导

荷兰11月1日命令中国立即关闭其在荷兰的“警察海外服务站”。荷兰当局表示,他们正对此进行调查,以确定这些“服务站”活动的确切性质。

数天前,爱尔兰也命令中国关闭其在都柏林运营的一家“警察服务站”,其他国家也正对中国海外警务活动进行调查。各国对该现象的警惕源于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一家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人权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揭露了中国这类海外警务行动的非法性。

11月2日,法新社记者就此事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寻求置评。这名记者同时指出,荷兰政府表示,北京从未向荷兰申请过开设这类“警察海外服务站”的许可。

赵立坚否认中国在外国领土上运营上述“警察站”——

“你提到的机构不是‘警察站’或‘警察服务中心’,他们从事的活动是协助当地有需要的中国公民在线办理中国驾驶证期满换证体检服务。”

上述说法具有误导性。

赵立坚声称,这些站点存在的目的完全只是为在海外“协助当地有需要的中国公民”办理证件和其他行政服务。但保护卫士援引证据表示,这类站点的设立是将逃至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和被指控犯罪的人遣回中国这一更广泛的“劝返”政策的一部分。

保护卫士在9月份发报告曝光了中国警侨“海外服务站”网络的存在。报告说,因110是中国的报警号码,这些服务站也被称作“海外110”。 报告还表示,中国在海外运营着至少54个这样的“服务站”,“遍布数十个国家,横跨五大洲。”

尽管中国设在海外的这些服务站点也曾以非警务性质的站点存在(有智库报告称其是中国海外统战网络的一部分),但保护卫士表示,从2018年开始,这些站点有了“更阴险的目的”——打击被当局指控犯罪和持不同政见的海外华人。

保护卫士的报告表示,利用这些站点进行海外警务工作的推动因素是中国当局想追查被控金融和电信诈骗的个人,尤其是在被其列为“涉诈九国”的国家,其中包括缅甸、柬埔寨、阿联酋、菲律宾、泰国、老挝、马来西亚、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被中国认定为电信和网络犯罪情况严重的国家,“特别容易容纳此类中国涉诈人士的国家。”

但该报告也指出,中国的海外警侨“服务站”多数集中在西方民主国家,尤其是欧洲,而不是在“涉诈九国”。

保护卫士的报告表示,该组织在中国当局提供的说法中发现了“服务站在境外‘劝返’行动中发挥了直接作用”。

报告描述了其中一起案件,涉及一名居住在西班牙的姓刘的嫌疑人。刘某因涉嫌一起中国环境污染的案子而被浙江省青田县当局通缉,但对之最初的“在线追捕”未能成功。但是,通过青田“县侨联与西班牙青田同乡会联手”进行调查和“各方努力”,刘某“开始有了回国投案自首的念头”,他最终在青田自首。

“行动成功后,根据青田县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暨机关侨联主席季勇军表示:‘检察院将启动涉侨案件快办机制,办理该案,”保护卫士的报告中写道。

《西班牙邮报》(El Correo)报道说,有视频证据证实,中国检察官办公室与中国侨联和西班牙青田同乡会合作,通过其设在马德里的三个服务站中的其中一个,在有刘某亲属在场的情况下对刘某实施恐吓。

《西班牙邮报》表示,该报纸已核实,保护卫士所提到的其中两个位于马德里站点与中国警方进行了合作。

在接受《西班牙邮报》采访时,中国外交部驻上海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为这一行动进行了辩护。

“双边条约非常繁琐,欧洲不愿意向中国引渡,我不认为对罪犯施加压力使其受审有什么问题......”这位中国官员对《西班牙邮报》说。他还声称中国方面“只使用合法手段”。

但保护卫士表示,“中国所使用的方法显然违反了国际人权法和个别国家的领土主权。”

该组织在报告中说——

“这些手段让中共及其国家安全机构,得以绕过正常的双边警方与司法合作机制,严重破坏了相关第三国的国际法规和领土完整性。在规避常规合作机制的情况下,中共设法逃脱国外对中国人权记录日益严格的审查,以及在人权纪录不良的情况下,中共难以提出正式引渡请求等法律程序,将‘逃犯’遣返所面临的困境。这样的情况让中国海外的合法居民,完全暴露在中国警方的法外目标之下,他们几乎没有或根本缺乏国内与国际法所确保的原则性保护。”

另外,荷兰 RTL电台和“跟着钱走”(Follow the Money)调查网站表示,自2018年以来,中国在荷兰至少开设了两处这类警察站,分别设在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

这两个警察站被用来向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施压,迫使他们回国。中国异议人士王靖渝(Wang Jingyu)告诉荷兰新闻平台,鹿特丹的中国警察站敦促他“回到中国”并“想一想”他的父母。

保护卫士表示,与中国实行的其他遣返行动类似,对持不同政见者和涉嫌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进行“附带惩罚”是“劝返”行动的关键部分。

保护卫士的报告概述了一起发生在莫桑比克的这类案例——

“ 2022年4月11日,阳下派出所收到莫桑比克的‘海外 110’通知,其表示有一名商人反映,有名员工在2020年逃回中国之前,曾从公司盗取大笔现金。

“在警方接到通知后,便立即展开调查,并于5月18日抓获嫌疑人。当嫌疑人供认共犯‘俞某’的存在后,民警迅速锁定俞某身份,在确认其仍在莫桑比克后,立即对其开展动员劝投工作。经劝返,俞某决定配合警方工作,从莫桑比克搭乘飞机回国。

“另外,根据此案的相关官方消息表示,当地民警‘联系俞某国内亲属,敦促其规劝俞某尽快投案自首’,同时也‘与俞某取得联系,对其宣讲相关法律和政策规定’, 让俞屈服。”

保护卫士的报告说,2019年5月23日,《人民公安报》刊登《探索爱侨护侨助侨机制,设立警侨驿站海外服务中心 青田警方积极打造 “枫桥经验 ”海外版》一文,当中“报道了青田县公安局在巴塞罗那、马德里、罗马、米兰、巴黎、维也纳等 15个国家21座城市‘创新设立警侨驿站海外服务中心’,‘为广大海外华侨办事提供便捷服务’。”

但报告也指出,这篇文章“还明确提到了海外服务中心在‘侨情民意收集、政策信息推送’方面的作用,以及其在全球缉捕‘猎狐行动’中的作用。”

美国之音“揭谎频道”之前已报道过“猎狐行动”。“猎狐行动”被中国政府称作是用于遣返“经济犯罪”的海外追捕逃犯的行动,但多家媒体和权益组织都有报道说,北京利用这项行动在海外通过非法渠道绑架和强行遣返中国的异见人士。美国政府视中国政府的“猎狐行动”为非法跨境执法。

保护卫士表示,“猎狐行动”下,中国派遣“猎人”组成的团队在世界各地说服被作为目标的中国人回到中国,或直接将目标强行绑架回家。这些行动有时是在没有通知目标国政府或与目标国政府协调的情况下进行的。

“猎狐行动”现已被纳入更广泛的“天网行动”中。直接由中国国家监察委会管辖的“天网行动”范围更广,扩展了针对逃亡海外的中国贪腐官员和其他人的各项措施。

保护卫士同时指出——

“在证明有罪前,以任何借口抛弃正当程序或不把嫌犯之清白纳入考虑、将嫌疑人在中国的子女与亲属视为‘连坐有罪’或‘连带损害之人士’、以及使用威胁与恐吓来针对在国外的嫌疑人,如今已成为普遍存在的问题。”

保护卫士的这份报告引用了一系列资料,其中包括中国政府的文件和公告以及中国官方媒体对治安工作的报道。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