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9 2023年1月29日 星期日

揭谎频道:乐炒不疲——中国驻法大使重提武汉军运会新冠起源阴谋论


资料照片:身穿生物安全防护服的生物科学专家在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医学研究和发展司令部工作。(2020年3月19日)
卢沙野

卢沙野

中国驻法国大使

“后来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在2020年3月份在议会承认这就是新冠病例。”

错误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12月14日在其网站上发布了驻法大使卢沙野与法国外交记者协会的问答实录。这次记者会于12月7日在巴黎举行,讨论了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到中国的COVID-19防疫措施等一系列话题。

卢沙野试图将上个月在中国多个城市爆发的反“清零”封控抗议示威活动错误地描述为一场“外部反华势力”煽动的“颜色革命”。

当记者问及中国在确认导致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来源方面是否有进展时,卢沙野重新翻炒了一个旧阴谋论。

他说:“事实上,早在7月,美国军方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曾发生事故,随即被关闭......”

“很快该地区就出现了肺炎病例。当时人们还不知道这种肺炎是什么病,后来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在2020年3月份在议会承认这就是新冠病例。”

卢沙野提到了2019年10月在中国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COVID-19疫情同年年末在中国武汉首次爆发。

“有5名美国军人运动员病了,由美国专机接回国,”他说。“当时是10月份,两个月后,武汉就发现了病例。我们知道,新冠病毒潜伏期至少两周。我们总不能说因为当时武汉已经出现了病毒,从而导致美国在军运会上没取得好名次吧。难不成美国军人一到武汉就被感染了?”

卢沙野随后被问道他是否相信“是美国人把病毒带到了中国”。他说:“你可以自行思考,然后得出结论,我只提供事实。”

但卢沙野并未“提供事实”,而是重复了不实信息和一个早已被美国之音“揭谎频道”和其他媒体多次揭穿的阴谋论。

资料照片: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上的表演。(2019年10月18日)
资料照片: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开幕式上的表演。(2019年10月18日)

我们一层一层来核查卢沙野的说法——

首先,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2019年7月呼吁暂时关闭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美国陆军生物实验室。此前,该实验室的化学去污过程引发了安全担忧

新闻报道显示,当时没有人接触到病原体,病原体也没有泄漏到该研究设施之外。该实验室于2020年3月全面重新开放。

卢沙野随后试图将德特里克堡与该地区曾出现的一系列疾病联系起来。中国官方媒体此前曾对2019年7月弗吉尼亚州斯普林菲尔德一个退休社区爆发的呼吸道疾病提出质疑,该社区距离德特里克堡约97公里。

然而,美国卫生官员对在那次疫情爆发期间收集的样本进行了测试,发现了包括流感嗜血杆菌在内的几种细菌,以及鼻病毒——“普通感冒的致病原因”。 他们没有发现COVID-19的痕迹。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前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从未告诉美国国会,这些病例与COVID-19有关。

2022年3月11日,在美国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就冠状病毒应对工作举行的听证会上,当时的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哈雷·鲁达(Rep. Harley Rouda, D-CA)问雷德菲尔德,是否有可能美国那些看似死于流感的人实际上是死于COVID-19。

雷德菲尔德回答说:“美国现在确实有一些病例是做了这样的诊断。” 但雷德菲尔德从未表述过这些病例是在何时何地被记录在案的,也没有提及德特里克堡或其周围地区的任何病例。

第二,没有证据表明当时有五名美国军人运动员在2019年的武汉军运会上生病并被专机送回美国。

在中国官方媒体试图传播上述阴谋论后,“揭谎频道”已在2021年8月对此进行了全面的报道

实际上,中国媒体当时仅仅是报道了有五名外国运动员在军运会期间生病住院。

2020年2月23日,武汉金银潭医院——五名外国运动员就是在那里接受治疗——院长张定宇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该院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与新冠肺炎病毒毫无关系”。

“这都是不需要辟谣的内容,”张定宇对《南方周末》说。

人民日报官方推特账号截图。
人民日报官方推特账号截图。

根据武汉当地媒体的报道,五名患病的外籍运动员中有两名来自非洲,其他运动员的国籍并未透露,也从没说过是美国运动员。

中国也从未提供证据表明,美国军方在军运会结束前紧急出动飞机接送患病的运动员,并将他们送回美国接受治疗。

武汉当地媒体汉新闻网站截屏。
武汉当地媒体汉新闻网站截屏。

根据武汉当地媒体的报道,其中的两名患病的外国运动员对医院工作人员的治疗表示感谢,这就与所谓患病的运动员被送回本国治疗的说法相矛盾。中国也从未提供过这五名运动员的医疗记录或护照信息。

卢沙野还表示,“美国军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但那年军运会上美国代表团不仅没有夺金且在奖牌榜上“排到30名开外了”。

“这太奇怪了,”他说。

“我们知道,新冠病毒潜伏期至少两周。我们总不能说因为当时武汉已经出现了病毒,从而导致美国在军运会上没取得好名次吧。难不成美国军人一到武汉就被感染了?”卢沙野反问道。

确实,美国代表团在2019年的军运会上只获得了8枚奖牌,但这比美国队在2015年军运会和2011年军运会上获得的奖牌还多出两枚。

有关美国在军运会上为何表现不够理想的讨论与COVID-19起源的讨论无关。

与此同时,对COVID-19起源的调查仍在继续。SARS-Cov-2病毒究竟是从自然界中出现然后从动物身上传染给人类的,还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争论仍在激烈进行。

许多觉得COVID-19并非自然界起源的人认为,SARS-CoV-2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运营的实验室中泄露的。该研究所曾研究SARS相关冠状病毒(SARSr-CoV)。SARS即严重急性呼吸系道综合症。

中国强烈否认病毒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甚至不愿承认病毒是在中国境内从动物传染给人的。

12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强调了了解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必要性。

“我们继续呼吁中国分享数据并开展我们要求的研究,以便更好地了解这种病毒的起源,” 谭德塞说

“正如我曾多次说过的,我们不排除任何假设。”

谭德塞此前曾表示,世卫组织派遣的一个国际专家小组于2021年1月至2月在武汉进行病毒溯源工作期间,中国隐瞒了相关数据信息。

世卫组织曾于去年7月提出在中国进行第二阶段的新冠溯源调查,包括对武汉海鲜市场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审计,但被中国拒绝,称此要求“不尊重常识”。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