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8 2022年12月7日 星期三

揭谎频道:基辅将一家飞机发动机企业国有化,北京为何跳脚?


2013年8月莫斯科航展上的乌克兰马达西奇飞机发动机公司展台。俄罗斯官员透露,中国与俄罗斯计划联合研制的重型直升机考虑采用西奇公司的发动机。(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政府将正常商贸行为政治化,强行将马达西奇公司国有化,无理掠夺中国投资者合法权利与权益的无耻行为。”

误导

11月7日,乌克兰政府援引戒严法接管了五家国防和能源产业的战略性企业。俄罗斯2月24日全面入侵乌克兰后,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实施了戒严令。

被收归国有的五家企业包括乌克兰最大的飞机发动机制造商马达西奇(Motor Sich)、乌克兰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Ukrnafta、乌克兰最大炼油厂Ukrtatnafta,克列缅丘格汽车厂(AutoKrAZ)、扎波罗热变压器厂(Zaporizhtransformator,简称ZTR)。

路透社报道说,此举是“政府对大企业最戏剧性的干预,触及了与商业大亨有关联的公司,泽连斯基的团队长期以来一直试图遏制这些大亨在政治上的权力。”

而中国与马达西奇之间的牵连让基辅的这一举动引发了更多争议。

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正在为马达西奇的控制权开战一场法律战。马达西奇是世界最大的导弹、直升机和喷气式飞机发动机制造商之一。

在基辅举行的国际武器展览会上,一名参观者在观看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制造的用于作战教练机和轻型战斗机的涡扇AI-322F发动机。(2018年10月9日)
在基辅举行的国际武器展览会上,一名参观者在观看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制造的用于作战教练机和轻型战斗机的涡扇AI-322F发动机。(2018年10月9日)

11月9日,天骄航空对乌克兰政府的上述决定厉声回应:

“(我们)坚决反对乌克兰政府将正常商贸行为政治化,强行将马达西奇公司国有化,无理掠夺中国投资者合法权利与权益的无耻行为。”

俄罗斯官方电视台“近日俄罗斯”(RT)将上述事件描述为:“中国投资者谴责基辅的‘掠夺’行为。”

这两种说法都具有误导性。下面来看看马达西奇和这家中国公司之间发生了什么。

去年12月,天骄航空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起诉乌克兰政府。该诉讼提起之前,乌克兰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这家中国公司收购马达西奇的企图。

负责监督这项交易的马达西奇总裁维亚切斯拉夫·博古斯拉耶夫(Vyacheslav Boguslayev)上个月因涉嫌非法向俄罗斯提供飞机和直升机零部件而被控叛国罪被拘留。

一些证据表明,中国投资方所策划的交易方式是为试图绕过乌克兰的反垄断法。

中国第一次对马达西奇表现出兴趣是在2009年。到了2015年,马达西奇与天骄航空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当中决定在中国的重庆市建立一家飞机发动机制造厂,乌克兰的飞机发动机技术转移至中国。

乌克兰基辅的智库国际政策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Policy Studies)分析员、加拿大艾伯塔大学研究员艾拉·赫斯卡(Alla Hurska)在其文章中说,当时交易的内容包括中国的国家开发银行未这比交易提供1亿美元贷款,分十年偿还。

国家开发银行是中国国务院直属领导的中央金融企业。

这笔贷款意味着,“如果天骄航空破产,中国政府将获得对这家乌克兰航空航天巨头的控制权,”赫斯卡在2020年11月撰文写道。

赫斯卡说,截至2014年克里姆林宫吞并克里米亚并在乌克兰东部煽动起战争之前,俄罗斯一直占马达西奇出口份额的75%。对俄罗斯市场的如此依赖程度,导致乌克兰政府在停止向俄出口马达西奇产品后,这家公司面临寻找替代市场的巨大压力。这正好给本就蠢蠢欲动的中国以可趁之机。

赫斯卡写道,博古斯拉耶夫在2016年将马达西奇的控股权出售给中国信威科技集团董事长王靖。 王靖随后在重庆建设马达西奇的生产工厂。

“王靖因带领中国进军腐败严重、与中国有密切军事联系的发展中国家(如缅甸、柬埔寨、乌克兰、尼加拉瓜)而闻名。他‘宣誓’服务中国国家利益,并利用他的公司扩大中国的全球影响力,”赫斯卡写道。

据中外媒体报道,“报效国家”是信威集团的口号,王靖把刻有“报效国家”字样的石碑竖立在公司门前。

“这位中国商人还因与俄罗斯的关系而著称,他与俄罗斯合作伙伴的电信业务,与弗拉迪斯拉夫·苏尔科夫(Vladislav Surkov,苏尔科夫曾任俄罗斯副总理,是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顿巴斯所煽动战争的幕后黑手)等克里姆林宫官员打交道,以及提议在尼加拉瓜运河周围与俄罗斯开展业务,” 赫斯卡补充写道。

有组织犯罪与贪腐报道计划 (OCCRP)——一家全球调查记者结构——在2021年10月报道说,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律师事务所——欧华律师事务所(DLA Piper)——帮助策划了王靖和马达西奇之间的这笔交易,当中通过了“错综复杂的离岸公司”和代理人,“似乎是为了规避反垄断法”。

OCCRP表示,一些媒体在报道这比交易时称马达西奇“直接被卖给了天骄航天”,这并不符合实际情况。

OCCRP的报道援引了2021年披露各国领导人、政客和名人的秘密离岸金融交易的“潘多拉文件”。报道中说,欧华律师事务所通过一个复杂的空壳公司网络帮助构建了这笔收购,据称是为避免触及乌克兰的反垄断法:

“欧华律师事务所提议安排这笔交易,让几家影子公司收购马达西奇的大量股份,并把这些离岸载体机构的所有者作为北京天骄航空真正所有者的代理人。(这些影子公司当中)没有一家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会触发反垄断审查的25%股份这条界限。”

OCCRP报告称,其查阅的文件显示,北京天骄航空通过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子公司“天骄飞机控股有限公司”(Skyrizon Airline Holdings)仅获得了马达西奇9.99%的股份。(欧华律师事务所告诉OCCRP,它不能就客户事务发表评论,并称他们遵循最高的行业道德标准。)

反垄断专家阿吉亚·萨格勒贝尔斯卡(Agiya Zagrebelska)是乌克兰反垄断委员会(AMCU)的成员,她告诉OCCRP,任何一个实体收购马达西奇25%或更多的股份都必须得到监管机构的批准。

OCCRP表示,尽管有不同的公司参与购买马达西奇的股份,但中国国有的国家开发银行——“中国政府实施经济战略的渠道”——为这笔总值5亿美元的交易提供了全部资金。

“国家开发银行把这笔钱借给了另一家公司——香港天骄控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又把这笔钱借给了它的子公司…天骄飞机控股有限公司,以及…一家明显由代理人拥有的离岸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把所持的马达西奇股票质押给了国家开发银行,作为抵押品。”

据日本的《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报道,中国正在努力提升中国的发动机制造能力,成为“生产军用和商用喷气式飞机以及导弹的‘世界级’”制造商。

马达西奇这笔交易也在华盛顿敲响了警钟。

2021年1月,美国商务部将天骄航空添加到其“军事终端用户名单”中,该名单列出一些可能通过利用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以提升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关键军事能力的外国实体。被列入名单的外国实体被禁止从美国获得这些技术和知识产权。

乌克兰安全局最终阻止了这笔交易。然而,北京天骄航空后来与乌克兰私营企业集团DCH的总裁亚历山大·雅罗斯拉夫斯基(Oleksandr Yaroslavsky)合作,解冻了这笔交易。

据乌克兰军事专家瓦伦丁·巴德拉克(Valentin Badrak)表示,雅罗斯拉夫斯基的商业利益与俄罗斯实业家和铝业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有交集,后者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关系密切。美国已经制裁了德里帕斯卡,因他参与了在世界各地的‘恶意活动’。”

2021年1月,泽连斯基正式阻断了这项交易。他宣称:“我们无权将乌克兰战略规模防务企业的控股权出售给任何国家。”

基辅的这一动作促使天骄航空向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乌方赔偿45亿美元。

在基辅宣布将五家公司国有化的几周前,马达西奇总裁博古斯拉耶夫因叛国罪和其他指控被拘留

博古斯拉耶夫被指控在二月份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之前和之后向俄罗斯出售军用直升机的发动机和零部件。

据报道,对博古斯拉耶夫的电话监控录音表明,他接受俄罗斯对马达西奇在扎波里日希亚地区工厂的一次导弹袭击。他认为,考虑到俄罗斯在乌克兰取得胜利的必要性,俄方这一举动可以理解。

10月25日,英国《卫报》报道,博古斯拉耶夫在其中一段据称是他的电话录音的录音中说:

“如果普京完蛋了,那么(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就会让我们完蛋。一枚伊斯坎德-M(导弹)落在了工厂领地上,我们对此绝对没有负面情绪。我们完全理解。”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