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35 2024年2月24日 星期六

揭谎频道:且看中国智库学者如何扭曲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事实


资料照片:在莫斯科举办的一场纪念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八周年的音乐会上,现场发表演讲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出现在大屏幕上,其背景是一面写着“为了俄罗斯”的横幅。(2022年3月18日)
资料照片:在莫斯科举办的一场纪念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八周年的音乐会上,现场发表演讲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出现在大屏幕上,其背景是一面写着“为了俄罗斯”的横幅。(2022年3月18日)
王文

王文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克里米亚要求完全独立或重返俄罗斯的呼声不断,周边局势时紧时松,直至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全民公投,超过96%的投票者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俄方表示,尊重并支持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

误导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10月10日在观察网发文,并在文章中为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进行辩护。

王文9月份访问了俄罗斯,也到访了俄罗斯占领下的克里米亚,并在那里会晤了高级官员。他在人大重阳的微信公众号上说,有超过160家俄罗斯媒体报道了“多年以来中国智库学者首次对克里米亚的调研”。

王文称,这趟调研“对了解俄乌冲突进展、深度把脉俄罗斯未来局势等重大问题都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在发表于观察网的这篇文章中,王文特别对克里米亚在俄罗斯治下的经济发展大力赞扬——“8年来,经济增长迅速”——并详细描述他在这个黑海半岛上所见到的“蒸蒸日上的景象”。

他也对战争笼罩下克里米亚的“不平坦”未来表示“揪心担忧”。自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2月末全面入侵乌克兰以来,战火已持续近八个月。10月8日 ,连接克里米亚半岛和俄罗斯的刻赤海峡大桥发生车辆爆炸,部分桥体坍塌。俄官员指控乌克兰策划此次爆炸,但乌官员回应俄方指控是“一派胡言”。

对于八年前的克里米亚局势,王文这样写道:

“苏联解体后,克里米亚半岛归属问题,成为乌克兰、俄罗斯、克里米亚地方政府之间的长期纠纷。克里米亚要求完全独立或重返俄罗斯的呼声不断,周边局势时紧时松,直至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全民公投,超过96%的投票者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俄方表示,尊重并支持克里米亚人民的选择。两天后,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

对于俄罗斯2014年入侵以及吞并克里米亚的这一事件,王文的上述描述具有误导性。

克里米亚自1954年以来一直是乌克兰的一部分。那一年,时任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将当时隶属于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克里米亚州(Crimean Oblast)移交至当时的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治下。苏联立法机构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正式批准了这一移交决定。对于赫鲁晓夫当时将克里米亚赠予乌克兰的背后动机,历史学家们至今仍众说纷纭

在此之前,克里米亚自1783年以来一直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当时,俄罗斯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派兵进入奥斯曼帝国势力范围下的克里米亚半岛,沙俄军队击败奥斯曼帝国军队后,沙俄吞并了克里米亚。

但在沙俄吞并克里米亚之前,从14世纪中期开始,克里米亚作为奥斯曼帝国的一个保护国——克里米亚汗国——存在了三个多世纪。

据《华盛顿邮报》2014年报道,根据一些历史学家的说法,克里米亚这个名字来自克里米亚鞑靼人的语言。克里米亚鞑靼人是克里米亚汗国时期出现的一个突厥语民族。

克里米亚在先后被沙俄和苏联统治期间,其原住民克里米亚鞑靼人以及大量希腊裔、亚美尼亚裔和其他民族都遭到了这两个政权的迫害和驱逐。最终,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的人口构成中占绝对主导。当局对原住民人口的数轮驱逐后,俄罗斯裔在2001年的人口普查中占克里米亚人口的60%,乌克兰裔占24%.

根据克里米亚、苏联和乌克兰的官方人口普查数据,克里米亚鞑靼人占克里米亚半岛人口的比例从1897年的34.1%下降到1959年的零,一直到2001年才慢慢回升至12%.

对于克里米亚鞑靼人人口在1959年急剧下降至零的原因,《华盛顿邮报》报道说——

“1944年,(苏联)红军(从纳粹德国手中)夺回克里米亚后,(苏联)将克里米亚鞑靼人全族驱逐出境,流放至中亚,作为对他们与德军合作的惩罚。据信,近一半的鞑靼人在流放途中死亡。在克里米亚半岛生活了几个世纪的鞑靼人一直到苏联解体才被允许重返克里米亚。”

克里米亚在1921年作为克里米亚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正式成为苏联的一部分。这个共和国在1945年被作为苏维埃俄罗斯的一个行政区划为克里米亚州,直至1954年被移交给苏维埃乌克兰。

1960年10月1日,时任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
1960年10月1日,时任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

“克里米亚作为苏维埃乌克兰一部分的时间长于其作为苏维埃俄罗斯一部分的时间,”英国智库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俄罗斯和欧亚项⽬的研究员奥里西亚·卢特塞维奇(Orysia Lutsevych)写道

《华盛顿邮报》指出,苏联解体后,“许多人显然预期新总统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会要求将克里米亚归还俄罗斯”,但这并没有发生。

尽管克里米亚60%的人口是俄罗斯裔,但在1991年12月举行的乌克兰独立公投中,54%的克里米亚选民支持克里米亚继续留在新独立的乌克兰的版图上。

“多数人(支持加入新独立的乌克兰),但那是乌克兰范围内投支持票最低的地区。在与新独立的乌克兰政府发生短暂争执后,克里米亚同意继续作为乌克兰的一部分,但享有很大的自治权,”《华盛顿邮报》报道说。

自此,克里米亚成为了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作为乌克兰版图上唯一的一个自治地区——它有自己的宪法、立法机构和总理。

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大部分人口依旧是俄罗斯裔,几乎所有居民都讲俄语。1997年,乌克兰与俄罗斯签署《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当中双方许诺互相尊重现有领土版图,同时乌克兰允许俄罗斯的黑海舰队租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港口20年。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2014年俄罗斯入侵并吞并克里米亚。入侵前夕,乌克兰的亲俄派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在乌克兰民众的抗议浪潮中被赶下台,逃至俄罗斯。

2月27日,在亚努科维奇逃到俄罗斯数天后,大批身穿俄式作战制服但没有识别徽章并携带俄罗斯武器的蒙面部队进入克里米亚。当地人称他们为“小绿人”。

这些部队迅速控制了克里米亚。普京和其他俄罗斯官员最初否认他们是俄罗斯部队,称他们是由克里米亚当地人组织的“自卫队”。但一年后,普京在电视采访中承认,这些部队实际上是他亲自下令进入克里米亚的俄罗斯特种部队。“这有什么好掩藏的,” 他说。在庆祝吞并克里米亚一周年的庆典上,普京高度赞扬了俄军在克里米亚的战绩。

2014年3月16日,俄罗斯在被其军事占领的克里米亚举行了全民公投,试图通过这一被国际社会广泛谴责的步骤将其对克里米亚的吞并合法化。

“3月在克里米亚举行的脱乌入俄公投表面上获得了97%的支持票,但这次公投发生得很匆忙,也没有国际观察员,而且是在俄罗斯的军事占领下进行的,” 美国新闻网站Vox在2014年报道说。

“联合国的一份调查报告草案发现,克里米亚境内批评脱乌的人在投票前几天遭到拘留和虐待;报告还发现‘许多关于投票舞弊的报告’。如果公投是以透明和合法的方式进行,没人能确定投票结果会倒向何方。”

正如路透社2014年3月报道的那样,参与公投的克里米亚选民只能在被俄罗斯全部接管或部分接管两个选项间选择,而没有留在乌克兰的选项。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卢特塞维奇在其报告中表示,克里姆林宫“大大夸大了选民投票率”。

“尽管据称82%的选民投了票,但俄罗斯的总统公民社会发展与人权委员会的一名成员报告称,投票率很可能达到了30%到50%之间。也有报道表示存在多次投票等选举舞弊行为,”卢特塞维奇在2021年5月的文章中写道。

卢特塞维奇还援引了波罗的海调查公司/盖洛普(Baltic Surveys/Gallup)在2013年5月代表美国非营利组织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她写道:“在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发起)咄咄逼人的虚假信息运动之前,民意调查显然支持克里米亚留在乌克兰。”

这项民意调查显示,53%的问卷参与者希望克里米亚仍是乌克兰的一部分,只有23%的问卷参与者表示他们更希望克里米亚脱乌入俄。

联合国大会于2014年3月27日通过一项谴责公投无效的决议。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100个成员国支持决议,中国在表决中弃权。

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中国的表态措辞一贯保持谨慎。

中国共产党喉舌《环球时报》上个月在其英文版网站上发文说: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崔珩告诉《环球时报》,中国遵循强调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这意味着我们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崔说:‘就像2014年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一样,我们始终坚持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原则。’

“在回答有关中国是否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的问题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2014年3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历来尊重各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