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7 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

揭谎频道:专家称新冠起源美国实验室?中俄夸大扭曲专家原话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提供的电子显微镜下的SARS-CoV-2病毒照片。(图片来源:AFP Photo/NIAID)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提供的电子显微镜下的SARS-CoV-2病毒照片。(图片来源:AFP Photo/NIAID)
RT(今日俄罗斯)

RT(今日俄罗斯)

俄罗斯官方媒体

“COVID-19可能起源于美国生物实验室——《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主席说”

误导

6月15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参加马德里智库GATE中心的一场座谈会,就COVID-19疫情过后世界的可持续发展等问题发表讲话。

萨克斯担任《柳叶刀》(The Lancet)COVID-19委员会主席有两年的时间,这份英国医学期刊成立该委员会的目的之一就是“仔细调查SARS-CoV-2的起源”。SARS-CoV-2 是导致COVID-19的病毒,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新冠病毒。

萨克斯在马德里的这场座谈会上提到了他自称是关于SARS-CoV-2 起源问题“易引发争议的声明”。

他说:“我比较确信它(COVID-19)源自美国实验室生物技术,而不是大自然。顺便提一下,就这一问题(我们)进行了两年的密集工作。因此,在我看来,这是生物技术的一次失误,而不是从自然界溢出的一次意外。我绝对要讲清楚的是,我们还并不确定。但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它(实验室起源论)应该被调查,而它没有被调查,没有在美国调查,没有在任何地方调查。而且我认为,出于某些具体原因,他们不想太深入地去看看被埋在地毯下边的一些事情。”

部分媒体对萨克斯的以上话语做了如下解读:

今日俄罗斯(RT):“COVID-19可能起源于美国生物实验室——《柳叶刀》主席说”

巴基斯坦《论坛快报》(Express Tribune):“杰弗里·萨克斯说,COVID-19可能起源于美国生物实验室”。

印度《共和世界》(Republic World):“《柳叶刀》委员会负责人称,COVID-19是从美国生物实验室泄露出来的;不是自然溢出”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Tasnim News Agency):“美国经济学家:COVID-19可能起源于美国生物实验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借萨克斯的言论再次强调北京一再提出的主张,即美国应被作为COVID-19疫情的源头接受调查。中国从未就此主张提供任何直接证据,美国的实验室也否认了这种没有根据的指责。

萨克斯有关COVID-19源头的上述言论在措辞上确实容易造成歧义。但是,RT及其他部分媒体误导性地概括他的完整言论,淡化他特地强调的免责声明,即,“我要绝对讲清楚的是,我们还并不确定。”

此外,这些媒体将萨克斯原话中的“美国实验室生物技术”改为“美国生物实验室”。而且,萨克斯原话中也没有说新冠病毒是从美国的某个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不过,在5月份发表的一篇就此话题做更详细评论的文章中,萨克斯及该文合著者推测,SARS-CoV-2病毒的源头可能是一项美国与中国合作的研究项目,当中的合作伙伴包括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北卡罗来纳大学(UNC)的生物实验室和中国的武汉病毒研究所(WIV)。

两人在文中表示,美国政府的相关部门应就病毒的实验室起源论发起独立及彻底的调查。但他们在文中也同样作出了重要的免责声明。

“我们并不断言SARS-CoV-2的起源涉及实验室技术操作,尽管这一可能性明显存在,” 萨克斯和该文的合著者—— 哥伦比亚大学麻醉学和药理学教授尼尔·哈里森(Neil Harrison )—— 在5月19日刊登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文章中写道。

“但我们可以确切断言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就美国境内的相关证据进行的全方位、独立和透明的科学审查,”他们写道。

美国之音“揭谎频道”已尝试联系萨克斯,以求其进一步澄清他在马德里GATE中心座谈会上所发表言论的意思。但目前尚未收到回应。

5月31日,《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刊载一篇萨克斯和哈里森合写的一篇相对较短的评论文章,题为《COVID-19起源相关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

在这篇同样措辞谨慎的文章中,他俩写道:“COVID-19大流行病的起源依旧未知,但美国的先进生物技术可能对此起到助推作用。”

他俩的担忧集中在富有争议性的“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上,这种研究方法涉及通过改变病毒的性质以观测其引发广泛疾病的可能性。增益功能研究通过实验提高病原体的致病性或传播性,以便借此研究和开发能有效遏制病毒并治疗病毒所引发疾病的方法。

美国的NIH向“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这一美国组织提供了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资金,该组织将部分拨款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研究蝙蝠冠状病毒。2019年末,COVID-19病例首次在武汉被检测到。

在刊登于《波士顿环球报》的这篇评论中,萨克斯和哈里森将注意力集中在SARS-CoV-2病毒的一种特定的基因特征上,这种特征“增强了病毒进入和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他们两人就这一特征到底是自然进化而来还是“通过实验室操作而注入病毒”提出疑问。

两位作者表示,利用美国科学家开发的生物技术,在病毒中插入这一基因特征——名为“弗林蛋白酶(furin)切割位点”——以进行相关实验,一直是“一支美中合作研究团队的一个目标”。

萨克斯和哈里森随后就“DEFUSE”项目(Project DEFUSE)展开讨论。该项目源于一份提交于2018年的拨款申请提案,研究目的是在人源化的小鼠身上测试被改造过的蝙蝠冠状病毒,以观测病毒导致疾病的能力。该拨款提案的第二部分中提到了测试有关抑制中国农村地区的蝙蝠释放潜在有害病毒的方法。

“(根据提案)大部分工作会在武汉的一个生物安全控制水平较低的实验室中进行,” 萨克斯和哈里森在《波士顿环球报》上写道。该拨款申请提案中的研究合作伙伴包括总部位于美国的生态健康联盟、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一个著名研究实验室

DEFUSE项目当时向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申请1400万美元的拨款,但被拒绝。尽管如此,萨克斯和哈里森表示,提案中的相关研究可能“还是进行了”。

“(具体情况如何)我们并不知道,但是,为某项研究的拨款申请提案而进行前期研究甚至是整项研究是(申请拨款的)标准程序,不管该提案最终是否被接受。而且事实上,DEFUSE项目是NIH监督下一个更大规模但仍隐蔽的研究议程的一部分,”两位作者写道。

“NIH、国防部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资助了哪些可能导致SARS-CoV-2出现的工作?” 他们两人问到。“让我们敞开文件,从美国相关机构和组织那里获得事实信息,以看看这些信息能为这场悲剧性全球灾难的起源问题提供怎样的线索。”

正如“揭谎频道”和其他媒体已多次报道的那样,关于SARS-CoV-2到底是从实验室泄漏出来的,还是从动物身上自然产生的,相关争论仍在继续,尚无定论。但萨克斯作为《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的主席,他的这些评论文章和言论进一步激化了研究人员之间的辩论。

据《科学》(Science)杂志报道,萨克斯于2021年9月解散了《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的病毒起源调查工作组,原因是该工作组的部分成员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联系,从而导致潜在的利益冲突。

这些成员中包括疾病生态学专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他是生态健康联盟的负责人,而且萨克斯任命达萨克领导这个工作组。生态健康联盟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了60万美元的美国政府研究拨款,用于研究蝙蝠的冠状病毒。达萨克领导的这家组织当时也提交了DEFUSE项目拨款申请提案。

2016年2月,达萨克讲述了他和他的中国同事如何进行了涉及蝙蝠的研究,且这些研究有可能被一些人士视为属于功能增益研究的大类下。

达萨克是反对实验室起源论的主要发声者之一。2020年2月,《柳叶刀》发表一篇由一组医学健康科学家发表的声明,他们在声明中“强烈谴责那些认为COVID-19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非营利组织美国知情权(U.S. Right to Know)于2020年11月公布的一些信函显示,达萨克起草了《柳叶刀》当时刊登的这份声明,并努力让其他科学家也签署声明。其中三个签署者后来改变了想法,认为实验室起源的假说值得考虑。

达萨克也是2021年年初前往中国武汉追溯 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小组成员。

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2021年2月的报道,该调查小组中的部分成员表示,中国在调查期间拒绝交出重要数据。达萨克驳斥了《纽约时报》的报道。但世卫组织总干事也表示,世卫组织调查小组人员没有获得那些重要数据。

对于直言不讳的萨克斯,批评人士指责他是中国政府的辩护者。

2018年,在华为高管孟晚舟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而在加拿大被捕后,萨克斯写了一篇题为《对国际法治的真正威胁是美国,而不是中国》的文章

2021年4月,萨克斯还与人合著一篇题为《新疆种族灭绝指称不合理》的文章。这篇文章认为,尽管有报道称新疆维吾尔人受到了有证据显示的侵犯人权行为,但根据国际法,这些行为可能算不上种族灭绝。

在GATE中心举办的这次座谈会上,萨克斯对美国提出了强烈批评。萨克斯还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归咎于北约的扩张,这也是中国政府一贯附和的观点。

“揭谎频道”之前已发表过有关中国在SARS-CoV-2起源问题上的错误或误导性宣传的事实核查文章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