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0 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女子乐队和外国禁片:朝鲜的另一面


朝鲜牡丹峰乐团在平壤演出,背景是美国迪斯尼电影《白雪公主》画面(2012年7月7日)。

今年元旦,在朝鲜东平壤大剧场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新年演出。这场64分钟的演出由三池渊管弦乐团担纲,在其中的动画电影音乐联奏环节,三池渊演奏了几十部动画电影的主题曲,包括美国的《狮子王》《米老鼠》《美女与野兽》《功夫熊猫》等,舞台后面的大屏幕上播放着这些电影的片断。

除了三池渊外,朝鲜的女子乐团还有中国人更熟悉的牡丹峰。拥有高超的演奏技巧、精致的舞美设计和靓丽的面容,这些女子乐团是朝鲜宣传机器精心包装的成果。

与此同时,这些朝鲜当局塑造的女性偶像也影响着朝鲜女青年的时尚取舍。娱乐、时尚和那些在朝鲜地下流传的外国禁片,是朝鲜这个神秘国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朝鲜牡丹峰乐团在平壤演出(2015年10月11日)。
朝鲜牡丹峰乐团在平壤演出(2015年10月11日)。

“男权朝鲜”的女子乐团

牡丹峰乐团组建于2012年,外界传言说金正恩亲自参与了乐队成员的遴选,还赠送了一辆奔驰大巴供乐队在朝鲜巡演时乘坐。这个成员均为女性的乐团使用西洋乐器伴奏,舞美设计与韩国乐队少女时代不无相似之处。同时,乐团成员均有军衔,也会身着军装表演。

2017年在一次庆祝朝鲜导弹发射成功的演出中,牡丹峰乐团几名成员在舞台表演弦乐四重奏,风格类似中国观众熟悉的女子十二乐坊。舞台后方的大屏幕上则反复播放着朝鲜导弹升空的画面,台下观众随着演出手舞足蹈,其中不乏身着军装和干部服装的观众。

2017年在一次庆祝朝鲜导弹发射成功的演出中,牡丹峰乐团在舞台表演.
2017年在一次庆祝朝鲜导弹发射成功的演出中,牡丹峰乐团在舞台表演.

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达茜·杜劳特(Darcie Draudt)表示,牡丹峰乐团是朝鲜重要的形象工程。杜劳特对美国之音表示:“牡丹峰乐团展现的是朝鲜人性的一面。”

杜劳特同时指出,在以男性和军事为主导的朝鲜政坛,像牡丹峰乐团这样的女子乐队是被这个男权国家精心包装、严格控制的。杜劳特说:“与其关注这些女性是不是妇女解放的代表,我们更应该关注朝鲜是如何利用她们实现两个目标的:一个是给朝鲜本国人展示平壤的性别文化,一个是吸引国际社会的目光。”

朝鲜牡丹峰乐团成员现身北京国际机场,准备离开北京(2015年12月12日)
朝鲜牡丹峰乐团成员现身北京国际机场,准备离开北京(2015年12月12日)

而朝鲜的女子乐团也确实成功吸引了国际社会的目光。在前不久的韩国平昌冬奥会开幕前一天,来自朝鲜的另一支女子乐队三池渊管弦乐团在平昌附近的江陵市举办了演奏会。演出前主办方在网上送出1000张免费门票,吸引了15万韩国观众报名。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场90分钟的演出几乎没有夹杂任何与政治相关的内容,140人组成的三池渊乐团除了演奏传统曲目《阿里郎》外,还演奏了韩国80年代的流行乐、莫扎特的40号交响曲,还有被许多欧美音乐人翻唱过的《你鼓舞了我》(You Raise Me Up)。

现场观众认为演出水平远超他们的期待,也有观众认为金正恩是难以捉摸的人。一名36岁的韩国女观众严元仙(Eom Won-seon,音译)表示:“金正恩最近才用军事威胁过全世界,而现在他给我们带来了一场几乎没有朝鲜宣传的演出。演出传递的信息过于和平,更加印证了我认为金正恩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

除了给外界展示朝鲜的“软实力”外,这些朝鲜官方塑造的女性形象又怎样影响着朝鲜人的消费和品位?通过一些“脱北者”的讲述,我们知道这些乐手是朝鲜年轻女性竞相模仿的对象。

朝鲜有着严格的人口控制,从朝鲜脱离出来的人被称为“脱北者”。据韩国统一部的数据,2002年朝鲜发生严重的通货膨胀后,每年定居韩国的脱北者约在1200到3000人之间。

几年前和家人一起逃离朝鲜到韩国定居的李雪花对香港端传媒表示,朝鲜女性的着装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年轻女性模仿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和中央艺术团演员的穿着,这是以前无法想象的。

另据一些韩国和日本媒体报道,除了朝鲜传统服饰外,高跟鞋、西装裤配白衬衫,或是短袖长裙搭配时尚的手包,都是朝鲜年轻女性常见的打扮。

猫鼠游戏:朝鲜的地下禁片市场

不少赴朝观光的游客都曾在网上分享过朝鲜严格的边检,DVD、杂志、相机、手机都是排查对象,特别是与韩国和美国有关的“宣传材料”更是被严格防范着。

但即便是这样,盗版的外国电影、电视剧仍然在朝鲜地下流传。

现居美国的脱北者、人权活动人士朴延美对NPR表示,她曾经把窗户盖住,把电视的声音关小,在家偷偷看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Titanic)。

今年24岁的朴延美说:“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我非常困惑。我从来没有听到我爸爸对我妈妈说他爱她。我妈妈也没有说过她爱我。我曾认为爱只能是对伟大领袖表达的。”

定居韩国的脱北者金申姬对端传媒表示,她小时候就看过美国电影,甚至是美国的讽刺电影《刺杀金正恩》(The Interview)也被人悄悄带进朝鲜播放。她表示,虽然政府名义上下达了禁令,但看禁片的人到处都是,政府“抓不过来”。

另一位定居韩国的脱北者李轶平说,自己是韩国影星安在旭的粉丝。

美国公谊服务委员会(American Friends Service Committee)研究对朝人道主义援助和和平建设的丹尼尔·贾斯珀(Daniel Jasper)表示:“人们对朝鲜有许多误解,比如认为朝鲜是密不透风的信息黑洞,或者有谣传说人们只能剪某几种发型,这些都是不真实的。”

贾斯珀表示,外界应该增加对朝鲜的了解,不要把朝鲜看成一个“无面人”。

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安德鲁·杨(Andrew Yeo)也表示,朝鲜仍是一个极权政权,但朝鲜社会也在发生很多变化。杨教授说:“因为地缘政治的原因,我们常以双重标准看待朝鲜。但如果不了解朝鲜社会的变化,只强调朝鲜的极权,对于解决朝鲜问题真的有帮助吗?”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