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2 2021年10月25日 星期一

富士康对中期选举是资产还是负担?


富士康对中期选举是资产还是负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57 0:00

富士康对中期选举是资产还是负担?

记者现在身在威斯康辛州的欢乐山,这里就是台湾富士康公司要兴建威斯康谷科技园区的地方,我身后就是正在整地的工地,而在角落的这栋建筑物,就是富士康的新厂房,已经竖立起来了。不过在这个地区有些住户因为兴建厂房导致他们的土地要被征收,还继续在抗争着。

金伯丽马洪尼跟他的丈夫以及12岁女儿,2017年才刚搬进位在欢乐山的新家,几个月后却被告知,他们的房子位在富士康预定厂址的“第一区”(Area 1) ,地方政府将会动用国家征用权(eminent domain)来征收他们的土地跟房子。本身是法务助理的马洪尼为此研读许多相关法律条文。她说政府要使用强制征收权,必须要证明是为了公共用途(public use),但征走他们的土地却是要给私人企业。如果是要以对公众有好处、振兴经济为理由,威斯康辛州的失业率仅有3%,还低于美国全国平均值4%,所以她无法同意政府先宣告他们住的地区是“衰败区” (Blight),然后以此理由征收他们土地的做法:“他们很狡诈,他们对人民说谎,他们不履行合约。他们告诉人民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在自己的房子待久一点,可以超过期限,但当时间到了,他们却说‘不行,你一定得走。而如果你不走,我们就不还给你扣下来的补偿金,而且我们会叫警察到你家,把你们从自己的产业上押走'。”

马洪尼表示,虽然出面征收他们土地的是欢乐山政府,但事發源頭是富士康,所以他们家已经决定未来不再购买iPhone。目前当地政府还没有强制征收马洪尼家的产业,但有两户受到强制征收的家庭,已经将地方政府告上法庭。

除了征收土地的争议之外,富士康在中国的过去,也引发当地人对于未来的担忧。当地居民凯丽盖勒何(Kelly Gallaher)说:“人们开始用电脑上网查询富士康。我想那就是人们开始有点担忧的时候,因为我们一开始看到的许多富士康新闻,都是关于违反人权、关于污染、关于他们如何对待员工,诸如此类。所以,一开始大家本来很兴奋有大公司要来设厂,但当我们了解到是那家公司要来,并且稍为了解了该公司的过去,就开始担心了。”

富士康在中国的工厂,从2007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1月,都有工人因跳楼或其他方式自杀或死亡。盖勒何表示,富士康的计划一直不够透明,当地民众也一直搞不清楚工厂性质跟规模,造成忧虑。

此外,环保跟污染也是当地居民关注的焦点。环保团体“大地联盟网络”(Gaia Coalition Network)的对外主任史迭曼(Lee Stedman)表示,当地居民担心富士康将污染从中国带到美国:“当富士康来到威斯康辛州,一切都发生的很快,让富士康能够设厂的法案,从推出到最终通过,都很快速。它通过上议院跟下议院的时间如此之快,除了提案的议员之外,许多其他议员根本没有时间详读整个法案。环保法规或是免于执行,或是将环保标准降低,尤其是与湿地跟水文河道有关的。”

史迭曼指出,在威斯康辛州与密西根州的环保团体认为富士康将会排放大量重金属以及其他化学物质,对密西根湖造成污染。而且工厂将使用大量湖水,这违反了保护水资源的“大湖合约”(Great Lakes Compact),所以已准备对该公司兴起诉讼。

史迭曼也指出富士康曾在其他地区,包括巴西、印度、印尼、美国宾州等,都承诺过要建工厂,也承诺就业,最终都计划生变。在9月底的欢乐山政府公听会上,有居民指出,富士康原本答应要兴建10.5代面板厂,但现在却降级成6代厂,这与原先富士康要为当地创造高科技工作机会的承诺不符。对此主管富士康北美营运的投资战略总监杨兆伦表示:“正如我说过的,改变就是生意的同义词。我们适应市场环境而作出经营决定。在当下我们已经宣布要建第6代面板厂,事实上除此之外我们并未宣布更多的计划。兴建第10.5代面板厂的计划并没有改变。但我们仍在与我们的生意伙伴们讨论,并且评估市场情况,才会宣布。我想要澄清,我们并没有说会盖或不会盖10.5代面板厂,6代厂是我们目前已经宣布的。”

不过根据富士康与欢乐山政府所签合约中的第5条第5款:“开发商应在第一区兴建并营运该厂商之10.5代薄膜电晶体液晶显示器制造设施。在第一区内,开发商应投资约100亿美元来建造并装配工厂,包括大约55.7亿美元的直接建筑经费。而开发商应在大约7年期间完成,开工时间不得晚于2019年1月1号。

根据威斯康辛州马凯尔法学院(Marquette Law School)在10月10号发表的民调显示,富士康案是威州选民中期选举投票的指标之一。48%的登记选民认为州政府付给富士康太多钱,“买贵了”。有61%的登记选民认为长久下来将能改善密尔瓦基周遭的经济情况。不过当被问到自己的生意是否将因富士康而受益,35%的人说会,57%的登记选民说不会。

根据跨党派的州议会预算办公室统计,就算富士康真的雇用了1万3000人,工厂全面运作,也至少要到2043年,威州的投资才会开支打平。如果这1万3000人当中有10%来自其他州或其他国家,则至少要2045年之后才有可能打平。

家里土地跟房子面临征收跟拆迁的金伯丽马洪尼说, 富士康案将会影响中期大选的选情:“我想我们将会在11月的选举当中看到一点。在全州的选举当中,我想斯科特沃克难以再度当选,而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富士康项目,以及他给一家外国企业这么多优惠。所以我想他将会面临问题。而这样的情况也将波及其它的共和党候选人。”

当地居民凯丽盖勒何也说,当地民众对于政府与富士康做事不透明的反感,将在选举时以选票展现出来。

评论 (12)

评论期已过。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访熊焱: 从亲历战争到亲历民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1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