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3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德国在默克尔之后的全球地位 最紧迫的挑战是中国的崛起


资料照片:停泊在德国汉堡港的中国集装箱货轮。

德国计划在9月26日的选举中选出一位新总理,新总理将马上面临一系列的地缘政治挑战。最紧迫的挑战是中国的崛起。

北京“一带一路”倡议计划包括向欧洲的经济扩张,中国国有企业因此在欧洲港口、铁路和高速公路等重要的基础设施中进行了投资。

汉堡港是德国最大的港口,每年处理超过850万个运输集装箱,也是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和出口国家的重要运输动脉。如果目前的计划得到批准,汉堡港很大一部分股份将很快卖给北京。

汉堡港处理的集装箱30%多是发向中国或发自中国,数量是第二位美国的四倍多。中国国有运输公司中国远洋集团(Cosco)希望购买汉堡港“福地”(Tollerort)集装箱码头的三分之一的股份。

目前拥有“福地”集装箱码头的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Hamburger Hafen and Logistik AG)表示,这项协议是一个正在发展的关系中的自然步骤。公司负责人提兹拉(Angela Titzrah)最近对记者说,“我们希望与中国远洋集团联合,后者与我们合作36年了,与我们更近。”汉堡市长也支持这个协议,表示在面临荷兰鹿特丹和比利时安特卫普的竞争时这是发展的关键。

批评人士说,德国应该对这项协议更加谨慎。哈尔特(Jürgen Hardt)是默克尔总理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的议员。他对美国之音说,“商业计划在中国不完全是经商的原因,而是中共的政治决定,”“因此,我们应该对此类协议非常小心。我宁愿用汉堡港的股份换取可能是上海港的股份。”

哈尔特说,中国不允许外国公司拥有其基础设施,所以这不太可能。

中国:敌人或是朋友?

德国地缘政治困境与汉堡相同。中国是朋友还是敌人?

欧盟形容中国是一个“谈判伙伴,经济竞争者和系统对手。”由于北京近年来对待穆斯林维吾尔人口、镇压香港民主权利并在南中国海进行军事扩张,加深了关系紧张。柏林科尔伯国际事务基金会(Körber-Stiftung Foundation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分析师菲克斯(Liana Fix)说,这让德国进退维谷。

菲克斯对美国之音说,“欧洲与欧盟都没有决定走哪条路。他们一方面受到美国的压力。另一方面,也存在经济利益,尤其是高度依赖中国的成员国。”

科尔伯国际事务基金会一项近期民调显示,德国领导人可能与大众的立场不一致。

菲克斯说,“我们问德国公众,他们在多大程度上会支持制裁中国对人权的侵犯,即使这会伤害国家经济。多数德国人说他们支持制裁中国。”

俄罗斯

德国在对俄罗斯的关系上也被夹在东西方之间。尽管俄罗斯2014年侵犯了乌克兰,德国总理默克尔依然推动“北溪2号”管道的建设,让俄罗斯的天然气绕过乌克兰直接进入德国。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默克尔上月访问基辅后于8月22日对记者明确警告说,“我认为(北溪2号)是个武器。我认为没有注意到这不但对乌克兰而是对整个欧洲来说都是个危险的武器是错误的。”

美国也反对这条管道,并对俄罗斯的有关公司实施了制裁。菲克斯说,这在德国引发了一些不满。菲克斯说,“美国强烈反对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德国的反应,后者认为‘美国为什么参与我们的能源政策?’”

德国东部萨克森-安哈尔特(Saxony-Anhalt)州社会民主党成员爱尔本(Rüdiger Erben)认为,德国未来几年将淘汰煤与核能,可靠的天然气供应就十分重要。他对美国之音说,“德国很多年来的经历是,俄罗斯在能源问题上其实是个非常可靠的伙伴。”

欧洲战略自主

欧盟同时正在寻求更大的“战略自主”,降低欧洲对美国的安全依赖。法国非常支持这个步骤,但德国并没有批准成立一支“欧盟军队”。

美国上星期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签署了一项协议,帮助澳大利亚政府建造一个核动力潜艇舰队,并在这个过程中取消了一项与法国签署的建造柴电潜艇的协议。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9月16日对记者说,“这是提醒我们自己的一个好机会,以考虑让欧洲战略自主议题成为优先要务的需要。”

默克尔继承人

柏林自由大学(Freie University)分析员诺伊格鲍尔(Gero Neugebauer)说,德国下任领导人的全球事务道路不会一帆风顺。

“多数德国民众认为德国目前面临危机形势。全球化并不确定。阿富汗战争。欧洲冲突。全球化会对就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还有移民问题。气候变化问题。”

诺伊格鲍尔并指出,选举中的主要候选人在德国以外都缺乏知名度。“默克尔的继任者不是国际经验有限,就是根本没有经验。”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