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3 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朱利亚尼的两名合作者因违反竞选资金法被捕


亚历山德里亚治安官办公室2019年10月9日提供的帕尔纳斯(左)与弗鲁曼被捕登记照片的合成。

特朗普总统私人律师鲁迪·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的两位合作者被捕,他们被美国联邦当局指控非法向共和党竞选阵营捐赠了几十万美元,受益者包括一个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两人被捕之际,众议院的弹劾调查人员正在试图对他们进行取证。

乌克兰出生的美国公民列夫·帕尔纳斯(Lev Parnas)和白俄罗斯出生的美国公民伊戈尔·弗鲁曼(Igor Fruman)星期三晚间在杜勒斯国际机场被捕,当时他们正试图离开美国。

他们星期四下午在亚历山德里亚的联邦法庭首次出庭。法官批准了1百万美元的保释金,并设立了其它保释条件,包括强制在家禁闭和GPS监视。

法庭素描显示帕尔纳斯和弗鲁曼在律师陪同下出庭面对联邦法官纳赫马诺夫。(2019年10月10日)
法庭素描显示帕尔纳斯和弗鲁曼在律师陪同下出庭面对联邦法官纳赫马诺夫。(2019年10月10日)

针对两人的指控源自去年一家独立监督组织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出的投诉。投诉声称,这两名男子建立了一个空壳公司,以便匿名向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优先行动”(America First Action)输送资金。

22页的起诉书证实了那家监督组织“竞选法律中心”(Campaign Legal Center)发现的问题。根据起诉书,帕尔纳斯和弗鲁曼利用据称是从事液化天然气的公司“全球能源生产商”(GEP)向那家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献了23万5千美元,还向另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1万5千美元。帕尔纳斯向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捐赠了5万美元。

根据起诉书,帕尔纳斯和弗鲁曼“试图推动他们的个人经济利益和至少一名与他们共事的乌克兰政府官员的政治利益”。起诉书没有点出这位乌克兰官员的姓名。

另外两名被告---乌克兰出生的安德雷·库库什金(Andrey Kukushkin)和美国出生的戴维·科雷亚(David Correia)也被起诉书提及,他们与另一个违反竞选资金法的欺骗行动有关。执法官员说,库库什金已在加利福尼亚州被捕,但科雷亚仍然在逃。

资料照片:朱利亚尼与乌克兰出生的美国商人帕尔纳斯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内。(2019年9月20日)
资料照片:朱利亚尼与乌克兰出生的美国商人帕尔纳斯在华盛顿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内。(2019年9月20日)

帕尔纳斯和弗鲁曼有与朱利亚尼共事的历史。前纽约市长朱利亚尼去年开始挖掘特朗普政治对手的黑材料,向乌克兰当局施压,要他们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他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据报道他们俩人把朱利亚尼介绍给两位前乌克兰检察官,他们声称乔·拜登在2016年让乌克兰前总检察长丢了官,因为那名总检察长当时在调查一家天然气公司,而亨特·拜登在那家公司担任董事,报酬不菲。那两位前检察官后来又收回了大部分说法。

在两人被起诉之际,众议院对特朗普进行弹劾调查的调查人员正准备在星期四和星期五两天对他们取证。星期四,领导弹劾调查的三个众议院委员会向帕尔纳斯和弗鲁曼发出传票,索取与调查相关的文件。

起诉书没有提到朱利亚尼或上个月触发弹劾调查的向乌克兰施加压力的争议。不过,起诉书指称,帕尔纳斯显然是在一位或更多未点名的乌克兰官员的要求下,争取某位未点名的国会众议员的帮助,赶走当时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与此同时,他承诺向那位众议员的竞选捐款。

特朗普在5月20日把约万诺维奇从乌克兰召回。在7月25日给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的电话中,特朗普称约万诺维奇是“坏消息”。泽连斯基也对她持批评态度,并在电话中抱怨说,她“对我这位新总统的接受程度不够好”。这通电话是目前弹劾调查的核心。

约万诺维奇定于星期五接受众议院弹劾调查人员的取证。

在起诉书中所列的涉及所有四名被告的另一起欺骗行动中,这四人与一名俄罗斯人合伙,在美国设立了一家休闲型大麻公司,然后串谋向美国政界人士提供竞选捐款,以帮助他们获取州营业执照。

那名未点名的外国人据称进行了两笔50万美元电汇,资助游说努力,但是起诉书说,他在其中的角色被隐瞒,这是因为“他的俄罗斯根和当前对此的政治恐惧症”。

起诉书说,四名被告利用这些资金,"试图获得对政界人士和候选人的影响力以及有影响力的表象。”例如,2018年11月,弗鲁曼利用这些资金向内华达州内政治候选人捐献了1万美元。与此同时,他们错过了申请营业执照的最后期限,他们的生意从来也没有做起来。

评论 (23)

XS
SM
MD
LG